又逢端午

2015-06-07 09:18 | 作者:故乡的少年 | 散文吧首发

当我在键盘上敲完这四个字,一时间脑子里全是记忆中过端午节的情景,支离破碎记忆的,远的,近的……

少年,端午节的那种特有的味道没有变,粽香和香料的交融,光阴和情感的纠缠。

端午节是一个让人心情欢喜的节日,我喜欢端午节,胜过任何一个节日。

端午节里总是充满了期待。

看到母亲手里一线一线缝制的香囊,却想不到会是个什么样子,迫切想知道。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丝线就让我不由的心潮涌动,会不小心打翻母亲的针线盒,一时间花花绿绿的会散落一地,喜欢那红的惹眼,紫的妩媚,掉在地上也是一副好看的图画,在母亲的埋怨声中跑出了家门,心情却是无比的高兴。

站在这街角,远远的看到那些精致的手工香囊还有空气中弥散着的香料的味道,不由的思绪就会回到不知道是哪年的那个端午节前夕的午后,母亲端坐在院子中央,一针一线,还有我跑出家门时的身影。

时光远了,脚步也远了,可唯有这份情感没有远,一年一年却愈发的那么浓烈。

就这么远远的看着,轻轻的闻着。

在这色彩斑斓,琳琅满目中思绪再回到旧宅的庭院里,在这弥散的香味中再帮母亲穿一次针线。

突然明白再回不去的时候也只是恍惚间,嗟叹这光阴的斑驳,岁月的流长。

晨间,艾叶的清香越发的凝重。

中,母亲用荀煌酒在我的手掌心和脚心擦拭着,还有耳朵和额头。我被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呛醒。

母亲说用荀煌酒擦擦身体不容易生病,荀煌酒还可以驱蚊虫,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不会被蛇咬到,这也是一个美丽的传说。

一时间也没了睡意,母亲一边擦着,我嘟囔着用手掏着耳朵里的荀煌粉末凑到鼻子前认真的闻了闻,也没什么特别之处,还是一股酒的味道,但的确是荀煌酒。

再看一眼枕头旁,是一串漂亮的香包,最大的是一个红色桃心的,有做成红辣椒样的,还有做成大蒜的,有大有小,小的是用花绳串起在手腕和脚腕上带的。这就是让我觉得端午节最有味道的地方了。

小的时候会把香包戴在胸前去上学,在学校会相互攀比着,看谁的大谁的香谁的样式多,要是看上别人的,借着午睡时间会去偷别人的香包,当然被偷的多半是女生的,也不知道惹的多少女生一觉醒来抹眼泪

后来长大些了,但还会戴着香包去上学,再不是戴在胸前,而是含蓄的戴在衣服里面,也不会再去偷女生的香包。相反有的男生还会将自己的香包送给喜欢的女生,换来一对睫毛长长的眼睛对自己扑闪扑闪的,心里是噗通噗通的。用当下时髦的话说,那也是醉了。

时光远了,脚步也远了,可唯有这份情感依旧是那么的执着,年年月月不曾有些许的减少。

时光远了,脚步也远了,记忆却永远也不会远,沉淀的往事里却又掘不完的情愫。

我闻到了油菜熟了的味道,我熟悉那股味道,又逢端午;

我看到了泛黄的麦田,我熟悉那田里的身影,又逢端午;

粽叶飘香,香包忆情。

又逢端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