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如夏花

2015-06-02 22:01 | 作者:贝玛 | 散文吧首发

不愿像水,不屑做秋风,不想似,我只求生如花。 ——序

初夏,见过鲁北平原的石榴花,一个个泼辣小姑娘似的,伶伶俐俐就吐出火样的一团灿烂,织出一树红绸,兴高采烈地在村口,在山腰,在天井奏响农民对夏最质朴的热。等热闹够了,它们就悄悄地褪去红绸,在心中孕育出一颗颗酸甜晶莹的。梦醒了,也就乐了,打眼一瞧,梦成了真。玛瑙珠子样的醉人,这才发现,夏已经让秋替了班啦……

生如石榴花,舞出生命的热忱,绽放出不驯的阳光

石榴花的到来,驱走了暮春残余的槐香,润色了初夏姹紫嫣红的牡丹园。

雍容华贵却不失清雅,牡丹用事实向世界述说着中国十大名花之首的骄傲与从容,公历到农历五月,正是牡丹吐露姿容的好时节,花骨朵儿一之间就能生成碟子大小,不几天便“头重欲人扶”。若论极品,曹州“赵粉”定是当仁不让。娇嫩得很,如新生儿最纯净的笑脸,吐露出从容不迫的芬芳,阳光下真如娃儿粉红的面皮,令人心生怜爱,莫名地在心里就漫上一股暖意。

生如牡丹花,即使无人欣赏,也要孤独地为自己盛开出最美的华裳,活出自己的风采。

比起牡丹的丰姿,牵牛花也许更能令人动容——

夏日清晨,乡间小路旁,总能看到它们伏在地上,倚在草木上,用灿烂高昂的笑脸迎接第一缕阳光,用喇叭似的脸儿向着天、向着地、向着阳光、向着微风细演奏着属于自己的歌——一种从心底迸发出的最朴实的敬畏与感激,由血液中根深蒂固、无所谓环境优劣的快乐

生如牵牛花,即使环境再恶劣,也要将快乐留给自己,将生命之歌谱成最美。

也见过能热闹好一阵子的金银花,它没有精致纤巧的模样儿,却簌簌地释放着最迷人的香气,绿色的枝叶上,满满的都是团团簇簇的烂熳,以及娉娉袅袅醉人的香气,老远就能知道是它,和它的馥郁清新。

生如金银花,努力释放自己的美——外在或内在,人格或精神。

也知道花中君子——莲。

它初春扎根,暮夏绽放,内心深处埋藏着正直与廉明;它扎根淤泥,却清丽无染,将无限奥秘深埋心底;它濯净污垢,留露于身,独在天地间升华自己的心灵

生如荷花,学会隐忍,学会绽放,学会正直,学会廉洁,哪怕旁人再不解,再鄙夷,也要经营好自己,做真正的无憾君子。

种种此类,我却钟爱着最朴素的花——麦穗。

隐居一秋一冬,却只在春天拔节,夏天绽放。为了人们不惜放弃自己唯一的花朵,代之以尖利的芒刺。抽穗、拔节、灌浆,麦子忍受着积雪覆盖的沉重、阳光炙烤的痛苦暴雨冲刷的压抑,却将自己努力半年的成果——麦穗献给人类。用自己的种子,养活了成千上万的人,自己的剩余——麦秸、麦皮、麦秆却被塞进火炉,化作一缕青烟、一堆灰土,用自己的唯一,将温暖奉送。

生如麦穗,不言不语,默默无闻,却将自己最好的一面做的淋漓尽致。不求改变世界,却让世界因它,更美。

走过生着石榴树的小村庄,掠过色彩摇曳的牡丹园,经过牵牛伏遍的羊肠道,看过灿烂送芳的金银藤,品过亭亭玉立的莲花池,我回到了金浪粼粼的麦地,收获的香味钻进鼻孔,一切仿佛在此刻大白于天下——

生如夏花,成若君子。人生,臻矣。 ——后记

雪亭于2015/05/2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