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到好处

2015-05-31 10:47 | 作者:浅浅 | 散文吧首发

清晨,睁开眼眸感受睫毛托起的那一缕逆光,美好且温婉。不消说,今日必定是旭日暖阳。最喜这样的天气,阳光暖而不燥,西风缓而不急。如同秋日里的天高云淡,几抹白云镶嵌在蓝天中,美得恰到好处,真是令人喜欢得无以言表、无以复加。

若在往日,早就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约上三两好友出去骑行了。无奈今日既无激情也无心情。索性就窝在寝室里睡吧,往万事皆休了睡,过屌丝一样的日子。睡够了就躲被窝里啃书,用精神食粮充实自己,顺便填满我饿得咕咕叫的肚子。

《当时只道是寻常》看了一遍又一遍,书中所记载的都是纳兰词背后的故事,读完这本书,对容若有理解,有同情,有悲叹。对安意如则心生敬仰。用才女来形容她未免显得有点俗,但也找不出更好的溢美之词来表达对她的敬意与喜欢,她是一个古诗词熏染出来的水边伊人。读诗词,应了一句话“你理解多少就得到多少”,是她让我得到更多。书中最不缺乏的就是悲情,总能让人触绪添悲切。一般人读诗词,或者听歌看电影,能为之动容,往往是因为找到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现实感慨。一开始读容若,给我的直接感受就是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但看到安意如的解读,我却感受到江南女子的沉静恬柔,以及这温婉之中的洒脱恣意。如果想要通过纳兰词来纵容自己的伤感情绪,沉迷不自救,那干脆就不要读。到后来,看着这俩人截然相反的文风相融,我亦不再拘泥于原词的悲切,而是因此看到由此而来的忧愤,以及对于人世际遇的沉思。

此书主笔容若与谢娘的情以及容若与卢氏的婚姻,对此我不禁心生疑问:爱情与婚姻到底什么关系?

身边很多朋友都不相信爱情,不相信缘分,甚至把自己对爱情的希望寄托在别人的故事里,如果别人的结局不尽如人意,就扬言自己再也不相信爱情。简直可笑!且这类想法已经充斥在网络与生活当中,何其哀哉!

晚上与母亲通了电话,一来向她老人家解释一下大嫂戒指上那颗小石头是由什么组成的,二来祝家人元旦快乐。不料家乡今日有女出嫁,又平添了些许唠嗑。从她的描述里总结出来就一句话:此女嫁得很好。而依据就是那些说起来俗不可耐却又无法抵挡的房子车子票子。的确,这是一个现实的社会,有了这些物质基础,生活可以高枕无忧,可以享受盛大浮华带来的物质乐趣,或许这就是婚姻。但所谓嫁得好与不好,我认为事关爱情,只要身边陪伴的人是自己内心想要的,也便拥有了感情的奢华,又何必太过在意表面的浮华,也许浮华背后没有期待中的幸福呢,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在他们看来,好与不好都体现在华丽的外衣以及世俗的眼光中,至少有那么一刹那是这样的。所以世间存在很多悲叹皆来自于攀比。其实,爱情也好,婚姻也罢,终究都是过日子,平淡简单才最真实可靠。只要自己觉得其乐无穷幸福不已就好,才不屑与那些纯物质享乐主义者相提并论!当然,世间也不乏物质精神皆充实的婚姻,但属凤毛麟角。试问有多少富贵人家的公子是一个内心足够丰富细腻的人,更别谈有思想有见解了。所以,于我而言,富贵不可高攀,一则不属物质享乐主义者,相比车子房子票子,我倒更中意于赌书消得泼茶香的恬淡,以及接文赋词相对临帖的安然。二则不算门当户对,每每说到门当户对,总有人会反驳说那都属古代的拘谨。其实不然,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若不能门当户对,平常日子也会滋生太多繁琐的矛盾,所以,建立在深厚情感之上的门当户对才恰到好处。

莫里哀说过,婚姻是一桩重大的事,关系着一辈子的幸福与痛苦;一种到死才能解除的契约,非经过缜密的考虑是不能随便答应下来的。这位法国学者把爱情推上了至高的荣誉,并把婚姻带进这个定义里。没有爱情的人生,不是真正的人生。而寻得一份有爱情的婚姻,无疑是一场多大的运气。

所以,在追寻爱情之前,弄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试图在某一刻放下一切现实因素,听听自己心底最真切的声音,它会告诉你,什么叫恰到好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