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记忆中走过

2015-05-30 07:46 | 作者:粟毒° | 散文吧首发

子轩已经昏迷了二十天了,我以为子轩再也不会醒来了,当他醒来那一刻,我哭了。

他醒来时,我却趴在他床头睡着了,恍惚中感觉到我手心痒痒的,像有只小虫在掌心轻轻的蠕动。我睁开双眼,子轩半睁着眼睛柔弱的问我:“你是谁呀?”

“我是儿呀!是你的女朋友雪儿!”我兴奋的说。是的,那刻我几乎是哭着对子轩说的。在这二十天的日子里,我分分秒秒都在祈求上天的保佑,保佑子轩能睁开双眼。

现在正值天,窗外柳树的枝丫已经发出了嫩绿的叶子,在阳光下透出点点白色的光芒。

子轩看着窗外嫩嫩绿绿的世界,但却忘了多看我一眼。

“子轩,我是雪儿啊!”我怕他没听清楚,流出了眼泪又说了一遍。

“那我是谁?”子轩扭过头问,“你为什么要哭呢?”

是啊,我为什么要哭呢?我应该高兴啊!虽然他失忆了,把我在他的记忆抹得干干净净,他的世界也成了一片空白,就像此刻的天空,除了一片蔚蓝,什么都没有。但他醒了,即使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我可以听见他的声音了。

我擦了擦眼泪,握住子轩的手,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手挣扎的缩了一下,但最后还是被我紧紧的握住了,他眼神的充满着迷茫。迷茫得让我慌乱,慌乱得让我颤栗,我的心很痛很痛!像窗外舞动的柳枝把空气撕裂般的疼痛

“你是子轩,肖子轩。”我重复的说,想唤回他的记忆。

“肖子轩是谁?”

那一刻,我彻底哭了。这是为什么?是上帝的捉弄还是上天的注定,我真的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那个熟悉的子轩已经消失了,他的世界变成了一片空白。

我和子轩认识也是在春天里。

春天有暖暖的阳光,柔柔的风,碧绿的小草。春天是很美的季节,也是谈恋的季节。子轩携着我的手,我们漫步于青石河畔,聆听那清风细的喃喃。就像子轩当初在我耳边轻声的对我说“我爱你”一样。那时的心儿,就像那石拱下掀起缕缕涟漪般的温馨,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是的,爱上自己喜欢的人,并依偎在他宽阔的胸膛里,看那夕阳西下醉美的云彩,凝听他嘹亮的歌声,吃他做的蛋炒饭,闻他淡淡的烟草味。这该是怎样的幸福!是蜂蜜般的甜蜜,栀子花般的温馨,百合花般的幸福!

而这一切,都仿佛是在里了。一个暂恍惚的梦,像一缕青烟般的消失得无踪无影。

子轩是出车祸摔破了头丧失记忆的。当我赶到医院时,他手里还紧紧的握着一枚沾满鲜血的戒指,鲜血顺着他的头发滴下,滴到他白皙的脖子里,染红了他漂亮的白寸衣。那天是我的生日,也是子轩第一次陪我过生。他早早就给我打电话,说给我准备了礼物。后来才知道,他是为了去买我最爱吃的那份老婆饼才出事的。“陈记”老婆饼是这个城市最出名的,它甜而不腻,每一口咬下去都能触摸到幸福的滋味!为了在打样之前能给我买到那份热乎乎的老婆饼,子轩就这样躺在医院二十天没睁开眼睛。

我恨我自己,为什么偏偏喜欢吃“陈记”的老婆饼,而不喜欢吃“李记”的呢?是我害了他。在医院里,我天天轻声的在他耳边呼叫他的名字,祈求上帝能让他的手指动一动。那时我好怕,怕他不再醒来,不再给我做蛋炒饭了。

而眼前的子轩,我又能听到他磁性般的声音了,虽然声音还很虚弱,但这真真切切是子轩的声音。曾无数次在梦里出现的声音。窗外柔和的春风把子轩身上固有的男人味吹散,这的的确确是他的味道!但我为什么要哭呢,你不是向上天祈求,只要子轩能醒来,你什么都愿意吗?

虽然子轩的头上伤口已经痊愈,但他的情绪却很反常。他常常用手拍打他的头,扯自己的头发。我知道,他是在努力的回忆,回忆他是谁。那种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的人,那种心情是何等的痛苦

我虽然告诉了他他是谁,但这是出自他记忆里没有的人之口。我问他还记得什么?他说他只记得他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里。

我掏出戒指放在他手里问:“这是什么?”

子轩捏在手里反复的看,反复的想,最后才说:“像妈妈那时缝衣服用的顶针。”

子轩连戒指都不认识了,还能认识我吗?

我没有放弃子轩,就像当初他没有放弃我一样。有一次,我们去爬山,我滑落在山崖,悬在半空中,子轩抓住我的手,叫我不要放弃,他咬着牙把我拉了上去。那刻,我扑在他怀里哭了。

我拿出曾经我们的相片给他看,放他以前爱听的歌,带他去小河边,陪他看夕阳,这一切,还是没能换回他的记忆。我不死心,有天我笨拙的学着他做了份蛋炒饭,端到他面前,他问我:“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你是我的妈妈吗?”

我当时忍不住笑了,说:“你妈妈有这么年轻吗?”

子轩端详了我半天:“要不你就是我姐姐。”

子轩什么都忘了,忘记了他的雪儿,忘记了他是孤儿。

子轩,你为何不说我是你的恋人呢,哪怕是妹妹也好呀!我等待着子轩继续问下去,但子轩却端起了碗,扒了两口饭,把筷子一扔说:“真难吃!”那一刻,我的眼泪簌簌而下。

是的,只要子轩愿意,我宁愿做他的妈妈,做他的姐姐,在他身边照顾他。失去记忆也好,虽然失去了我们在一起那段美好时光的追忆,但至少他可以忘记他曾经的痛苦,忘记他不幸的童年!以前,子轩一直在寻找他的母亲,他的亲人。他给我说,他想亲自问她妈妈,为什么要生下他,又丢下他。让他孤寂的在孤儿院度过他的童年。

于是我转过身擦干眼泪,对子轩点点头说:“对,我就是你的姐姐!”

子轩张大了嘴巴,也许,他更本没想到,这世界上他还有亲人。我看得出,他眼里闪烁着泪花。

我成了子轩的姐姐,虽然我自己知道,我比他小两个月。但他却真真实实的叫了我一声:“姐姐!”

不知不觉,春天就悄悄的走了,当树枝上的知了清脆的鸣声划过天际时,我知道天就快来了。

那天我有事,没陪他去复查,他回来告诉我,他彻底康复了。虽然他失去了记忆,但他就像以前的子轩一样,一样拥有英俊的面容,灿烂的微笑,幽幽的清香。我还是和他在一起,只是,我变成了他的姐姐。这个夏天,已经不同于去年那个夏天了,我们再也没有去草从中捉萤火虫了,也没有躺在吊床上数星星了。

那天晚上,皎洁的月光洒满庭院。我拉住子轩的手跑出去,一只只萤火虫在草丛中飞来飞去,像天空中闪烁的星星。子轩虽然是男孩,但他以前很喜欢萤火虫。是的,萤火虫就像心灵的那盏灯一样,照亮着黑,总给人希望和勇气!

我捉了一只萤火虫,轻轻用指尖捏住,放在子轩的面前,没想到子轩却丢下了一句话:“幼稚!”然后,他独自回到了屋里。

我愣在了夏天炙热的空气中,松开我的手指,萤火虫飞走了!就像过去那段时光,飞得很远很远,再也找不回来了。

子轩说得没有错,我是幼稚,我还在幻想,希望子轩能想起我,想起他的雪儿。但这能怪子轩吗?他把他自己都埋在了他的记忆里,何况是我这个姐姐呢?况且,我知道,他一直没有找到他姐姐。但他渴望,姐姐就像母亲一样,照顾他,心疼他。他把他心中那份希望寄托在我身上。

因此我决定,放弃过去,好好的做他的姐姐。而不是做他记不起的恋人。

子轩这陈子心情很好,那天我推开门进屋,我听见他还在哼歌。接二连来的日子里,等我下班回家,都见不到他的身影。直到当我在沙发上打起了盹儿,他才回家。

放在桌上的菜已经凉了,我端起菜去厨房给他热,他却说他吃过了。我很生气的问:“我做好了你喜欢吃的菜等你,可你连电话都不打一个。”

他却说:“你又不是我的恋人,我什么事都要向你汇报吗?”

子轩脱掉外衣,仍在沙发上,我看见一枚戒指从他衣服的口袋里滑落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漂亮的戒指还在地上优美的划了个圆弧。那刻,我很高兴,看来子轩记得我了,记得给我买戒指了。

我高兴的弯腰想捡起来,但子轩却说:“放下,不是给你买的!”

我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你是姐姐,戒指是送给恋人的,如果你喜欢我给你买个手镯吧。”

是啊!我只是姐姐。我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泪水说:“姐姐帮你捡起来。”

我拾起了那枚金光灿灿的戒指,里面还精心的雕着一个“琴”字。我的眼泪滴在了那个字上。

子轩有了女朋友,他迈入了他新的人生,他的人生从此就没有痛苦了,只有快乐!这不是我一直期望的吗?

那天,子轩带他的女朋友回家,子轩的女朋友果真很漂亮,很成熟,很会做菜,比我做的蛋炒饭好吃多了。看着子轩吃得津津有味,吃得那么幸福,吃得那么快乐!我放心了。只要他快乐,快乐的生活着,我还有什么可求。

所以,我决定离开子轩,离开这座城市。

离开子轩的那天,是秋天了,树叶已经黄了。秋天是个浪漫的季节,童话般的色彩,梦幻一般的世界。然而一切都只是梦了,那个梦留在了我记忆深处的童话里。

离开子轩那天,我没有哭。看着他们幸福的依偎在秋天的阳光下绵绵细语。我的心就像枝头风吹的那片落叶,是留恋还是落寞,我也不知道。也许这就是缘分,是注定。就像秋天的树枝和落叶,他们终究会分离的。

离开子轩后,我努力的想忘记过去,拼命的工作,我不想留下更多的多余的时间来想子轩,因为想念是痛苦的,它会让我流泪。那天,我把所有的相片都烧掉了,但烧掉后我又在疯狂的寻找,我的眼泪再一次滴下,滴在了那些未燃尽的纸屑上。

秋天的风很凉,瑟瑟的扑打着我的泪流满面的脸庞。我仿佛已经听到教堂里的钟声,听到了《婚礼进行曲》,听到了牧师对他们的祝福。

是的,我也该祝福你,子轩,祝你幸福!

当留在枝头的最后一片树叶被凛冽的寒风吹落时,天也就来临了。

今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入冬后不久,天空就下起了一场雪。

那天我下班很早,走到传达室,保安给了我一封信。信上的地址是我熟悉的那座城市,那个快要忘记的城市。

我不想拆开,我不想那段回忆又重新涌上我的心头,把我的眼泪逼出。更不想萎缩在寒冷的角落里一个人偷偷的哭,那样会更加的冷。

我仔细一看,字迹不是子轩的,而却很娟秀。

我颤栗的拆开信封。

雪儿:

你好!我是子轩的姐姐,也就是他那个所谓的“女朋友”。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子轩他已经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对不起,雪儿,子轩和我都骗了你。子轩在临走前,叮嘱我,让我别告诉你。但我不想子轩抱着遗憾去天堂,天堂是个很美的地方,那里没有遗憾,只有快乐和幸福!子轩只是短暂的失去记忆而已,其实在夏天他就恢复了记忆,但当他去复查后,才知只能活几个月了。他真的不想离开你,但你还年轻,他不想拖累你,他想要你一辈子幸福!于是就恳求我假装做他的女朋友,好让你离开他。你知道吗?你走那天,子轩好痛苦好痛苦!他对我说,每当看见你流泪时,他的心就像刀割一般。我是有那种经历的,眼睁睁看着自己身边的人离去,就像当初我和妈妈失去子轩一样,子轩很小被人贩子拐跑了,直到妈妈去世,我们一直没有找到他。但我们一直没有放弃他,就像你心里一直有他,他心里一直有你一样。都在互相祈愿,让上天彼此保佑对方幸福!最后,是那场车祸的新闻才让我找到了他。谢谢你,雪儿!谢谢你让子轩的生命不再有遗憾,因为他曾经爱过,爱过他喜欢的人。谢谢你在他身边照顾他,在他有生之年给他快和幸福!谢谢你!——子琴。

我边看信边哭,我的眼泪随着雪花落在纸上,湿透的信纸在凛冽的寒风中飘摇,像我颤栗哆嗦的身体,冬天摇曳的树丫像一把刀搅着我的心,像撕裂了般的痛苦。

我去看子轩那天,雪已经停了。子轩的墓碑上还留着一层洁白的积雪,像他以前挂在脖子上那条围巾一样的柔美。我买了一束“勿忘我”放在子轩的墓碑下,我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遗像。这个我深爱的男人,他陪我度过了那个永生难忘的季节,他给了我爱,给我了快乐,给了我甜蜜!是的,姐姐说得对,即使分别,也没有了遗憾,因为我们彼此爱过!

墓前那束“勿忘我”紫色的花瓣随着微风吹散在子轩的墓碑上,我知道,他在远方想我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