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不舍,所以不愿送别

2015-05-28 17:04 | 作者:卢卢 | 散文吧首发

去年年底,经过三个医院的检查,阿姨被诊断患上“肺癌”,我们那个地方,将癌症称为“脏东西”,“脏东西”指鬼魂,意思便是得了癌症就相当于一只脚踏入了棺材。也的确,阿姨被检出时已是肺癌晚期。这一年,是她的本命年,虚四十九岁。

过去那个年代,产子如养猪,人口便是劳动力。阿姨是七个姐妹中最小的女儿,外公去世得早,生活更是艰苦,所以外婆就早早地将她许给了同村比她小五岁的姑,并育有一男一女。女孩比我小一岁,男孩比女孩小六岁。生活平淡,仅仅是过得去。

或许二零一五年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幸运的年份。除夕爷爷也去世了,但带给我的触动却不如阿姨得病的消息来得惊心。他是在睡离开的,安安静静,带走的是一身病痛。而阿姨呢,半生勤俭持家,一心只系在家里,没有过几天舒舒服服的日子。好不容易儿女慢慢长大,却生了重病,百般折磨。他们这样说:阿姨是没有享福的命吶。

我和阿姨的感情不同寻常。在我小学毕业的那个暑假,妈妈去上海看病,将我交给阿姨,她这一去就是五六年,我便一直暂居在阿姨家。实话说,这么长时间,我的内心深处始终是区别对待阿姨和妈妈。不是阿姨不如妈妈好,而是妈妈是我的妈妈,阿姨却是别人的妈妈。

我想,我现在是后悔了,我不该这样想,我不该没有把她当作妈妈看待,哪怕是只有一刻。她待我是那么的好。

阿姨错失了手术治疗的时机,没法直接动手术,得先化疗。起初的化疗反应比较轻,第二次的时候,化疗的副反应爆发了。呕吐,头痛,咳嗽,因为说不出的难受,她变得不想与人说话。第二个疗程的化疗,我陪在她身边,她说的最多的,也是我听的最多的,就是那句:“还不如死了舒服。”

这个时候我什么办法都没有,只能轻轻拍着阿姨的背劝她:“别这样想,会好的。”可谁都知道,希望是有,但很渺茫。而且为实现这个希望,她会受多少的苦痛,再怎么亲近,我们都只是旁观者,无法代替她去承受,只能使了劲去骗她,往往连自己都无法相信,她更是一清二楚了。

阿姨最不喜欢的就是离别,她说得通俗,是因为离别要掉眼泪。可是,我分明记得,在我上高中的第一天,阿姨却是大老远地送我到学校,替我安顿好一切。在走前,我送她到学校门口的车站,她嘱咐我好多话,我唯一记得的只有她那双发红的眼睛。

第二年,她女儿上高中,她选择不送她,因为舍不得。

可是,这一回,选择权都不在我们身上了。

阿姨是一个事事都操心的人,七个姐妹中她最小,却白发最多。现在她倒是什么都不用管了,因为身体不容许,不过身体却始终管不住她的心。北京离婚案件咨询www.beijlhjflaw.com她住院治疗那段时间,打电话过去,总会牵挂着家里人。女儿要回家住两天了,要给她买切片牛肉,她最喜欢吃的,天气冷了,让儿子衣服多穿天点,别着凉。在医院陪着她的人劝她少管些,现在只要顾好自己就行了。

她说:“现在不管,还不知道将来管不管得了了。”

听见这样的话,我的眼泪就会忍不住,但又不可以在她面前哭,任凭酸涩在心头,只能拼命往下咽。

幸好,儿子女儿也慢慢懂事,女儿会顾好整个家的琐事,儿子也不会整天往外跑,但孩子们的一夜长大却让人心疼,因为我们都知道,他们的懂事,其实是在努力适应将会失去妈妈的生活。

阿姨是她家的主心骨,我无法想象,阿姨家如果没了她会是怎样,孩子失去了疼他的母亲,男人失去了他的妻子。我不敢想却越是想,因为这一天终将到来。

人生总要有离别,不管我们舍不舍得。

现在,我仅能盼望的是阿姨能够少受些苦。她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我始终坚信好人会有好报,唯愿平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