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园

2015-05-16 09:34 | 作者:清晨一缕阳光 | 散文吧首发

小学先后换过两个校址。第一个是在一座破庙的大殿里;第二个是在五孔破窑洞里。

在庙里上课的时候,几个砖头墩上面 架起几块长木板就是课桌,后墙上面用墨汁刷出一片便是黑板。教室的四周是庙里固有的壁画,有菩萨低眉,有金刚怒目,形态逼真。也有覆盖了壁画的毛主席语录:“把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学校门口的长长的墙上是红底白字“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文化大革命已经结束,但革命的痕迹还历历在目。教我们课程的只有一个老师,是社请教师(生产队聘请)。半工半农,农忙时回家种地,农闲时到学校教书。

在这座破庙里,我上了小学一年级、二年级。其实是美美的玩了两年。庙院里有一个同样是砖头支起来的乒乓球台,球网是中间隔几块砖头,只要老师不在,我们便用自己制造的木板球拍打个昏天地黑,不亦乐乎!我们的老师是生产队最有文化的人,大概也只有小学毕业或者初中文化程度,他交给我们的汉语拼音发音基本不准,尤其是前后鼻音不分,到现在儿子还笑话我。老师上课不用普通话,用地到的方言授课,这也是后来好多字的发音我永远不准确。但我还是非常感谢我的这位老师,他憨厚老实,朴实大方。他的一句口头禅便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后来才知道语出宋皇帝赵恒:

“富家不用买良田,

书中自有千锺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

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

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

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若遂平生志。

六经勤向窗前读。”

表示的意思是:读书考取功名是当时人生的一条绝佳出路,考取功名后,才能得到财富和美女。 用现代理念去解释,读书就是接受教育,教育是社会的一个功能,让 学生掌握知识学能,以投身社会,服务人群。大道至简!

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玩耍中度过。天,我们光着屁股在小河里嬉水、抓蝌蚪,在山洪冲出的漩涡中游泳;做泥娃娃,过家家,腿子上沾满了泥巴,有时候连脸蛋上也糊 满了泥巴。我们也去生产队的的果园里偷还未成熟的杏子,苹果,西瓜,免不了让老师发现,接着就是顶着炎炎烈日“罚站”,老师似乎忘记了,只到放学了,自己背着书包悻悻回家。无怨无悔

最难忘的是小庙过庙会,唱社戏了。这时候学校会放假,我们便穿好母亲准备好的新衣服,在戏台前打耍嬉闹。白天的戏是木偶戏,老把式会唱秦腔,唱戏的人在大幕的下面,木偶被举过头顶,只见木偶不见真人,有点双簧的味道,或唱胡子生或唱小生;或唱花旦或唱青衣,都是传统的折子戏,有《周仁回府》、《苏三起解》、《放饭》.......等等。唱腔或苍凉古朴,或婉转动听。

" 见嫂嫂她直哭的悲哀伤

冷凄凄荒郊外哭妻几声

怒冲冲骂严年贼太暴横

偏偏的奉承东买主求荣

.........

哭贤妻哭的我悲哀伤痛

盼哥哥大功成衣锦回京

......."

听着,听着,也为戏里的主角悲哀,眼里含着泪花。 戏是陇东皮影戏,唱腔则由秦腔换为陇东道情,是一种古老的地方戏,用方言说就是“牛皮娃娃纸亮子,过去过来放趟子".。年轻人和小孩大多都看不懂,戏台下面就只有老头老太在热情的观看,窃窃的讨论着剧情。陇东道情的悦耳动听,这也许才是真正的乡音,年龄越大越听,有一种文化感,厚重感,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图片

小学三年级到五年级,教育局给我们置换了新校址。也不过是从庙殿搬迁到几孔破窑洞,距离家大概两公里路程。新学校有一片一亩地见方的操场,没有球类器具和场地,我们便在这块地上踢毽子、丢沙包、拔河....... 这片地也是后来的露天电影公认场地,我们在这里看过当时很多的时髦电影。《神秘的大佛》、《少林寺》》....后来的《救世主》。反反复复看李连杰的电影,可谓百看不厌,当时革命题材的影片还是主流,什么《地道战》、《地雷战》、《渡江侦察记》......从某种意义上说,影片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心灵悸动的感觉,只是喜欢当时的环境罢了。

好在新学校的老师不错,除了两名社请教师意外,还有一名公派的老牌师范生,这位周姓老师科班出身,全科,语文数学都好,他教学严谨,一丝不苟,写的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小学的正规教育大概就是从这时开始。周老师教书基本不按照课本进行,最初的语文他给我们讲了几首小诗: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晖。”

他精致漂亮的粉笔字现在记忆犹新。这首唐代诗人孟郊脍炙人口的诗作。全诗共六句三十字,通过回忆一个看似平常的临行前缝衣的场景,凸显并歌颂了母爱的伟大与无私,表达了诗人对母爱的感激以及对母亲深深的爱与尊敬。全诗无华丽的词藻,亦无巧琢雕饰,于清新流畅,淳朴素淡的语言中,饱含着浓郁醇美的诗味,情真意切,千百年来拨动多少读者的心弦,引起万千游子的共鸣。老师给一个小学生透彻的讲解这首诗可谓用意深厚,教我们做人而不忘感恩。有着人生观的教育意义。

煮豆燃豆萁,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曹植的这首《七步诗》,是老师最为欣赏的,他告诉我们,不论将来你做什么工作,农民也好,当官也罢,首先要做一个好人,这种做人的道理贯穿老师授课的始终,也让人终生受益。

周老师的严厉也让人终生难忘,他每天总会让我们写一篇大楷毛笔字和一篇小楷毛笔字,雷打不动,这也是我最头痛的 ,往往是其他人都放学回家了,我还留在学校继续写,写毛笔字急不得,越急写出来的字越难看,或者越容易出错,一出错我就撕掉一页,手工装订的毛边大小楷本用不了几天就让我撕完了,常常会得到老师严厉的批评和惩罚。天手冻的发肿,小馒头似的,老师偶尔会在写不好子的手上敲打一下,呢个疼啊,很钻心........

在校一天,我们个个脸上手上都让墨汁糊的花里胡哨,脏兮兮的,一个个背起破烂的书包,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当时流行的歌曲: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

都是我的歌 我的歌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

都是我的歌 我的歌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

日头从坡上走过.............

人生,永远不可复制,岁月,在无憾中微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