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花事,爱在天堂

2015-05-13 10:07 | 作者:雪影 | 散文吧首发

(一场花事)

下花影,自古多情,看不清的风景,看不懂的花心。

女人是花,绕有矫情,仿佛天生就带有径自绽放的灵性。时而寒梅傲,时而幽静婉约,你若看懂,她便不再美丽,自顾保留一份赏花的心情,或许女人身上有赏不完的风景。

“一树瞳胧照画梁,莲衣相映斗红妆”,季仿佛是女人的季节,那衣妆神秀,姹紫嫣红,袅娜娇影,燕舞惊鸿,仿佛要将情尽数侵占,在一场花季里矜持而活泼。

思伊暗暗,偶有鸣,闭目聆听,繁华落尽。浅夏的夜里挂着懂我的宁静,那个单纯,唯愿着我此生如此,唯愿着一场擦肩而过的花事。

你是我的一场花事,事叙着一段委婉的爱情,淬炼的纯度,可比丹青。我在这场花事里忽略了大多景色,只是在一直聆听你为我心动的声音。

风中仿佛有一朵做的云,在风中飘啊飘,不知要飘到哪儿去。

风中那朵雨做的云,像是一朵雨做的你,腼腆着含蓄,在风中飘啊飘,飘成一首缱绻的诗。

你是我诗里的爱情,细嗅着我过慢的韵律,慢得你有点想逃离,却又不舍得离去

你是我笔下的墨迹,吻着我多情的笺笔。你又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夜深了还在抖动着一肩的情丝,将你缠绕得太紧。

都说是为了爱情,又有谁真正相信,这只是杨坤无所谓的专辑,却让我听得那么专心。我若不是为了爱情,又何必在夜里自作多情的,想你。

都说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你走了却让我独自伤心,原来分开不一定就是两个人的事,总得有个人将爱情的墨迹清理,才能写进另一种相思。

一场花事,一段爱情,一指流年,一消沉醉。

(爱在天堂

浮生若的年轮,辗转间碾衍了多少悲欢离合,轮下的印痕,镶嵌成多少记忆的黄昏。

落花临水,温存一瞬,纷飞落尘,似雪般飘落,若泥般碾碎,香成乱冢,应了花坟。

恍惚执手凝望,是谁在夜里虔诚祈祷,祈祷一场落花临水的未泱,流引你盟约而来的方向。祈祷你思落凡尘的眼泪,能落进我的心房。隔夜的天堂,依稀着你顾盼瑶池的模样,若光阴流转一世,你还会记得我如初梦郎。

夕阳淡世,黄昏微凉,揣一袖云,转头抹进须臾的风,飘向最近的远方。我兹游在半世纤上,目送一季晚疏影在翠微旅途的梦遥;我犹凉着淡淡诗香,漫无目的的任荷雨洒落在我的衣角;我诉一笺风过无痕,将万里天风留痕在迟暮春归,闲云也伴碧食露,被留画在烟雨的尘香。

初夏的季节,喧嚣而凛冽,如漫长的紫薇含情,烂漫十旬,美成一种长长的相思病。我穿着薄衣在夜里淋着潇湘细雨,把自己丢在一个流着泪的暖季,浪漫成性情的荷色,我病又何嗟。

初夏的季节,与晚春没什么区别,荷花还没有开,杏花还没有谢,黄昏也依旧单纯,容易破碎,缘分也依旧叵测,应了现实而妥协。

我是一种容易被当真的幻觉,如一片落花也会把她当成一场拖着影子的雪,只是少了犹如与谁分别的感觉,一旦识破便灰飞烟灭。

我是一朵容易被在意的浮云,蓦然在烟消远去的天空下依旧沉醉在芳苔独立 ,只是少了一道弧线游戈的留恋,一旦落入天际便彻底无音。

独依着窗台赏着孤单的漫夜,谁会陪我在夜下看那阴晴圆缺,纵然你在天堂的瑶畔索眉,我也能与你赴一场爱的穿越。

独享着情薄听着情深的音乐,谁会在乎我此时薄情抑或多情的诗阕,百转千回的心事,在一曲半壶青纱里缱绻,唱不尽繁花似雪。

风吹浮世,吹的只是我流连在陌上遥望天堂的心情,越吹越寂寞,吹得我妥然安静。我一直爱着被风吹的任荡,了落一身尘,从头到脚,心如秋千,荡来荡去荡进下一个浮世,然后 被风吹进一张素纸,惬意游戈,没有终始。

一场花事,爱在天堂,爱在梦里水乡;一片孤夜,银碗盛雪,片片寒香。

文/雪影 QQ:28310979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