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和她的儿女们

2015-05-05 20:34 | 作者:鸿 | 散文吧首发

母亲的一生很辛苦,因为她生养了五个儿女。

母亲生养了五个儿女,前四个是女儿,最小的是儿子。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劳动是她最大的事业。父亲是一名教师,工作地离家很远,往往一个月回家一次,是母亲撑起了抚养子女的重担。白天,她如男人般在地里劳作着,晚上,她又在昏暗的灯光下,规划着子女们的衣食住行。母亲的五个子女,最大的和最小的年龄仅仅差七岁,试想,在一九七几年的艰苦岁月里,母亲过得是多么的不容易!

然而,母亲却能把她的五个儿女拉扯得健健康康、快快乐乐。记得在那个灰色的岁月里,同村的孩子们穿的都是肥肥大大的便衣,而我们姐弟几个却能穿上合体的制服衣。记忆中最深的,是每次穿上新衣上学,同伴都会用羡慕的眼神望着我,高年级的学生则大声地喊我“小演员”。从此,“小演员”则成了我的绰号。当时的我,是多么的神气!现在想想,这些,都归功于母亲那双灵巧的手啊!

母亲制好了鞋样儿,又该为我们做鞋了。我们呢,便围坐在母亲的身旁,一边听母亲轻轻地哼唱,一边看着母亲一针针地纳鞋底,母亲那双灵巧的手象变了戏法似的,穿针引线。平日里,那极为普通的针线,竟然在母亲的手里变得如此的神奇,一会功夫,一只漂亮的鞋底儿呈现在眼前了。该轮到给我做了,我兴奋极了,眼巴巴地趴在母亲身旁。奇怪,母亲的手似乎迟钝起来,于是,我叫着嚷着求母亲快些做,母亲却给我讲起了“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困倦还是袭击了我,我昏昏地睡着了。第二天早醒时,一双粉红压白边儿的新鞋摆放在我的头顶……

每到年关时,母亲就更忙了,由于她的灵巧,村里的大人们都求母亲为家里的小孩子裁剪制服衣。每每有人来,母亲则先停下手里的活计,笑盈盈地询问孩子的身高和胖瘦,然后,把布料叠好,几剪下去,剪好了,就细细的告诉人家该如何使用缝纫机来制作。奇怪的是,母亲裁衣服从来不用尺子,现在想想,是母亲的心里有把最精确的尺子啊。

母亲年轻时很漂亮,十里八村的,没有谁能比母亲长得俊。在母亲的五个儿女中,只有我长得更像母亲些,我是家里的老三,经常有人指着我说“三丫头长相更像她妈呢。”每每这时,我便象吃了蜜似的,心里美美的,暗地里就学着母亲做事的样子。在母亲的影响下,我们姐弟几个,都很勤快、懂事。

母亲没有上过学,却能在一九七几年生产队的习字班里学得了大量的方块字,不但会读,还会写。又在父亲的影响下,学得了算数的“加减乘除”法。在闲暇之余,母亲也能教我们一些书本知识。

第一个对我进行启迪教育的人,是母亲!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人,也是母亲!

在母亲的五个子女中,大姐最能干,为我们这个家作出了很大的贡献,没有念完初中,就辍学在家,帮助母亲料理家务。为此,母亲内疚了一辈子,经常在我们面前说些歉疚大姐大话语。在她的心目中,大姐的地位,其余四姐弟,无人能比!二姐呢,在众姐弟中,最有思想,最睿智。母亲最为得意的孩子,是二姐,面子上的事情,都交给二姐去做。我呢,从小怯懦,但是听话,母亲最信任的孩子是我,往往把掏心窝子的话讲给我听。为此,遭到了四妹的嫉妒,常常说母亲偏于我。母亲却说,五个指头,连着心脏,哪一个不疼啊。记得那年的天,四妹神情蔫蔫的,脸色蜡黄,还常常流鼻血。为此,母亲请了一个又一个医生,讨了一个又一个偏方,一向不信神灵的她居然亲自为四妹祈福。终于,四妹脸上有了血色,母亲的脸上也才有了喜悦之情。长大后,四妹常常是心高命不隧,也因此抑郁。母亲则常常为四妹操心,私下里暗自伤怀。小弟呢,最小,又是母亲的独子,应该说,是计划生育之外的孩子了,相比于四个女儿来说,母亲更是偏爱小弟。小弟从小就贪玩,常常是一玩就管束不了自己,也因此忘了正事。对于母亲来说,临终前,她心里最割舍不下的人,是小弟!

岁月,无情地退却了母亲脸上的红晕,母亲那双灵巧的手也变得粗糙起来。母亲的五个儿女却在她精心的爱护下相继长大成人了,相继成家立业了。母亲肩上的担子似乎轻了几许,心里也似乎宽慰了几许。九十年代末,父亲退休了,母亲又似乎有了依靠,心里的温暖又多了几许。母亲始终劳作着,她是把劳动看成了一种乐趣。

然而,母亲却徒然的老了,致使她衰老的原因是父亲的去世。二零零六年,父亲撒手人寰,离她而去。一向开朗、一向坚强的母亲被击倒了,一下子竟老了十几岁!母亲变得沉默起来,在沉默中,皱纹爬满了额头;在沉默中,步履蹒跚起来了;在沉默中,那双灵巧的手也迟钝了…

每次回家探望母亲,她总是不停地给我做吃的,往往满桌子的菜,自己不吃却不停地给我往碗里夹。每次回家探望母亲,她总是絮絮的说着那永远也讲不完的过去。那日,我听得厌了,就装着困倦的样子,母亲呢,则赶紧为我找枕头,催我休息。在闭目间,我偷望着母亲,却见她正在发呆,空空的眼神,似乎失去了什么…这还是我那美丽的母亲么?这还是我那坚强的母亲么?这还是我那不服输的母亲么?哎!年老的母亲完全失去了往日的风采,内心藏了太多太多的孤独啊!

这几年,一直惦记着母亲,急着回去探望,却又担心儿子的学业,往往是刚回来,又急着回去。母亲呢,一边舍不得我走,一遍又催着我走。往往是满心欢喜的迎着我回来,又无限失落地送我离去。哎,年老的母亲,内心又藏了多少对儿女的依恋之情啊!年老的母亲,爱子女是爱到了无力啊!

母亲老了,年轻时的劳累致使她年老的多病。在她过完了她六十九岁的生日之后,在父亲离开她七年整之后,便安详地离去了,临终时,母亲的五个儿女都守护在她的身旁。母亲却说,她的一生很幸福,因为她生养了五个好儿女。

———2015年5月3日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