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栖竹径

2015-04-25 17:21 | 作者:冉冉 | 散文吧首发

我独钟于竹,不是因为它高风亮节的形态气韵,而是杭州五云山南麓山坳里的“云栖竹径 ”。

年少时,一股顽性穿梭于杭州群山坞里;年长点,徜徉于西湖景点,边上茶楼无不光顾;印象深刻却不钟情。然而,云栖竹径让我难以忘怀。如果说分享是的体现,那么云图片

栖便是我心中“分享”点。二十八岁那年天,恋爱了。女子小我八岁,在我眼里甚是清纯,又是初恋,于是想到了“云栖竹径”。那时候心气高,认为她可以和我分享我一直神往的地方。

清晨出发,先到龙翔,坐上公交晃荡晃荡来到云栖站。虽说是早晨,换车、走路几经折腾已是微汗一身,肌肤发粘;但对一对初恋者无妨大碍。不多时,进入幽幽山道,不见有风清凉却扑面而来。顿时,身子像沐浴过一般,微汗收起,肌肤顺滑。几多蝉鸣更显出了云栖的寂静安谧。因为来得早,幽幽山道不见人影;只有早晨得阳光像调皮孩子透过翠竹遮天的缝隙探了进来,像在窥探一对恋人的亲昵。然而我们什么行为都没有,完全沉浸在竹海碧波里。云雾在探进来的阳光下若现若隐。这时候,你闭上眼睛静下心来,有会感到有无数水的分子洒落下来,沁入你的肌肤,让你神清气爽。如隔世一般,脱离了尘世、脱离了喧嚣,心境就像浩淼的竹海充满绿色!

相信云栖有云雾栖息,只是云栖竹多叶密,祥云升不了天,氤氲在挺拔的竹梢下,在阳光和竹竿散发出来的竹沥作用下融化成无数分子滋润游客。这就是让我神往的地方。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又去过一次,当回来的路上,女友说:云栖真好,今天很开心。我很是得意,同时也为云栖竹径自豪。后来,忙于生计很少去了。

去年,我侄子在梅家坞请我们吃饭。饭后我向兄弟姐妹提议去云栖走一遭,那天好像是双休日,游客忒多,也因为要门票,没进去,在门口逗留了一回返回了。

今年又去了,挤着买了门票,景色依旧;也许是游客较多也可能是季节关系加上现代生活的陋习,全然没以前那种感觉。很失落也很沮丧,好像美好的事物被人践踏了。心里想,今年夏天是否有伴一定再来找回以前的感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