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雀

2015-04-20 08:18 | 作者:唐雍 | 散文吧首发

凄风乱晨雾,枯夹娑娑摇。

纱暗遮日冷,残草木萧。

寒宿同枝,暖觅旧巢。

饥冷饮雪泥,惶惶不忍抛。

2013的春节刚过,窗外亦是满院的萧瑟。侵浸了湿气的风将成团的晨雾扯碎,抛向空中。雾丝丝缕缕天地间飞扬。最终成了天际间缥缈的暗纱。暗纱灰暗象意境凄冷的,笼罩大地,冷梦里的万物似也消极。

遗留枝间的残夹在冷风里摇曳。刺槐树下,褐色的寒雀,虚拃着枯草般的羽毛,啄着地上雪泥,团团缩缩,动作迟疑。去年多雪,使的那个天越发萧杀的难挨,那个冬天谁又知道它们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前天夜里突然爆声四起,同族被响声惊起慌乱的奔逃,处处充斥着怪味、火光、还有震天的爆响,哪里又有一处躲避的地方。有的雏甚至在惊飞中,突然就像一枚干瘪的坚果般坠落,掉在地上没了呼吸。

唉!坠地的没见过一次春天,逃生的又在饥寒里惶惶相依。

也许有人认为是生活成全了它们的忠贞。可在它们的世界里,是否有“患难与共”这样的词汇,我们又那里得知呢。

我们常常为人工制造的情节落泪,身边生命演绎的忠贞谁又会关注它呢!我们是否被我们的同类所欺骗?那些只会做样子给人看的人,不仅在欺骗我们的时间泪水,重要的时时误导我们的白纸一样的后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