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天

2015-04-19 22:18 | 作者:朝如青丝暮成雪 | 散文吧首发

缘分是首,无言的诗】

我们相距很远,远到,根本不可能遇见,

在我,遇见你以前

你本是一个单身贵族,于我,无关。

你说你鬼使神差,忽然决定一生的改变。

而我,幸运地,悲催地,入了你的眼。

难以想象的艰辛,磨灭了青初恋

我删了,费尽心思写下的诺言

相信缘分的人,

偏偏,

被缘分订签。

世间没有如果,如果可以,

我会选择,

离开你的视线,

让你的名字,成为,别人的经典

【遗失】

可是我依然,还在你身边。

春花烂漫,

至,绵绵。

始才知道,缘分,

是首,无言的诗。

在风中看流云,在中看风景,

想起,说过的话,

今生,不再回忆,你可,

知道风中的泪滴

为什么在歌声里寻觅?

遗失的你。

灵魂的滋味】

如果灵魂没有滋味,该到何处去漂流。

曾经拥有,已经成了宿醉的理由。

总是在清醒后更加的煎熬,

冷冷的,赐我一个,挥不去的忧愁

萨克斯的旋律,回家的节奏,疲惫,心累。

铃声不知响了多久,你的声音就是个魔咒。

懒懒的绝情承受了多少的忍耐,

我不停的提醒我保持沉默。

请你不要回头来找我,

的旅程太过漫长,我只想,忘了你。

如果可以,让我的记忆空白,

在轮回的路上等待风吹,

直到灵魂染上被爱的滋味,

听着故事,再也没有泪滴。

【无论晴雨】

晴天总会有夕阳,晒干一天的湿润。

巷子口那个隐蔽熟悉的字迹,

已经被白色覆盖。

所有的往事都苍白的,

嵌入了心底。

你从夕阳下走来,

说晴天你在,

雨天,你也在。

【我恨你】

我说,我恨你,连声音都颤栗。

幸福似抓住了心里话,

控制不住,想掐死你的冲动。

你拂过我额头的发,

笑容阴险,说,

原来,炸了毛的猫,也是可爱的。

可惜我没留指甲,

不然,扎进你的手臂。

陷阱也有温柔,只是太爱,

总是没有注意。

【生与死】

如何纪念与丈量,生与死的距离。

隔着一个卑微的影子,

理智是生,情感是死,糊涂的无能为力。

几乎找不出任何一句心里话,

我们,都在敷衍自己

彼时的纯真遭到鄙视,心与心之间,

一层纱的距离。

可是就只有一层纱,而已,

却牢不可破。

时间似强弩之末,刺不穿缟。

我们就在风清云淡的颜色里,

越行越远。

谁写下活着的理由,

引导世人怀念

生如春花灿烂,死寂秋叶静美。

似懂非懂的字段,

垒成一个叫诗歌的惨淡。

忘了去尝试,阴晴圆缺的悲欢。

【夜静】

夜,

静得都能捧起心,

隔着窗户透出的灯光,

迷蒙而且恬静,

夜里没有情绪,

风被迫停止在门外,

屋子里的温馨

锁住了疲乏的人。

你不是一个诗人,

你不管不顾人间的憧憬,

径直走向了天堂

那是通往境,

路,

浮云般轻盈。

【暗恋】

我假装很坚强,看你的视线,

落在了远方。

不知你是否和我一样,我将你深深埋藏。

只是情绪泄露了私心,在你和她,

切切交谈的时候

我瞥见了自己的伤感,无人了解的自作多情。

转过身的天空,只有云,飞过。

你不知我的心事,

都说与花草的荒唐。

【我,祭奠了我】

风起云涌后,你可还在我左右?

等候,半个人的觉醒。

教我该怎样的任性善良

在这荒芜贫瘠的心上,

掬捧一季的雨水,

掩埋苍凉的灰尘。

扫墓前的夕阳,

坠入无与伦比的黑暗。

碑前的字迹却清晰,

我,祭奠了我,

亲手,烧了三柱香。

沉思的你在墓穴里安详,

我嘲笑着背负你的名字,在活着游荡。

原谅我无法给你写出,

你,这一生的礼记,

毕竟,我还未死去,

灵魂皈依你的时候,

我会把名字,

刻在你的碑上,

重叠,永生。

【蝴蝶与花】

心中没有了爱,才能笑着面对未来。

蝴蝶,已经飞过了沧海,翅膀,

断在彼岸,用尽了最后一次的力气,

微笑,羽化。

彼岸是鲜艳的花,一片红,耀眼的。

蝴蝶葬在了花海,影子,掠过,

那是幸福,在召唤。

冥界有一种花,不坠入轮回,

守护往生的蝴蝶,

痛苦,留在花蕊。

此生不待。

来世不来。

每一只蝴蝶,都送给花,

一段曾经,瞬间的精彩。

【浮视】

任由寂寞成灾的开始泛滥,

将雨伞丢在了清澈云水间,

不想唱那梅花幽香来自于何方,

只想将炉火煨一段花影小时光

他们都在唐诗宋词里怅惘,

她们都在天长地久里彷徨,

我又开始了恶作剧的呼唤,

呼叫恶魔与天使同时上场,

让世界开始疯狂,

打开文字的殿堂,

喜欢什么都会成为痴心绝对,

不论写窗棱还是写窗边的大尾巴狼,

准备好心脏,

准备好去流浪,

准备好帅帅的把头发甩过额梁。

这世界本来就很迷惘,

想要怎样就是怎样,

一网打尽文字游戏的虚度,

我要这时间停止幻想。

浮夸,浮夸的节奏像哈哈镜,

每个人都看不清方向,

如果诗歌不能畅想时代的节拍,

这世界定是一片荒唐。

只有情感没有艺术,

追求风雅忘了土壤。

我在黑夜里成了哑巴,

写下这无聊的希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