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环球时报》评论“视频风波”的荒诞逻辑

2015-04-19 12:49 | 作者:夕阳红 | 散文吧首发

毕福剑借唱评《智取威虎山》污毛反共辱军的视频在网上曝光后,迅即遭到敬毛党拥军的广大网民和社会舆论的强烈谴责。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人跳出来为毕福剑严重渎职乱纪的错误言行开脱辩护,甚至还有一小部分人力赞毕敢说敢为,说出了他们的心里话。诸如此类对于同一个人所为的同一件事,往往会出现两种或多种不同观点的现象,如用阶级分析的方法予以深究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在阶级社会中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人们不同的思想观念归根结底是由不同的阶级立场所决定的。

究竟应该站在什么人的立场上,以什么样的标准来判别毕福剑言行的是非曲直?对毕福剑事件的性质究竟该如何论定?对于这两个问题,人们特别关注的并非网上众说纷纭的不同观点,而是本应以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为正确舆论导向为己任的,国家级权威媒体对毕福剑事件究竟是怎么看的?然而令人匪夷所思和大失所望的是,毕的唱评视频曝光后,作为党中央喉舌的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先后发表的《毕福剑“不雅视频”流出谁之过》和《毕福剑风波再接着炒就变味了》这两篇针对毕福剑事件的社评,却避重就轻、颠倒是非、丧失党性立场、不讲政治原则的荒诞逻辑,实在令人难以苟同!

首先,我们仅从《时报》两篇社评的标题就能清楚地看出,作者对毕福剑事件所持的违背党心民意的基本立场和核心观点。社评把毕肆意污毛反共辱军犯有严重政治错误的视频,轻描淡写地说成是一般低俗猥琐的“不雅视频”。尤其令人费解的是,《时报》社评避而不谈毕的出格言行,反而舍本求末、混淆黑白地追究谴责曝光视频者的“过失”说,“在不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把一个名人私下有争议的言论发到网上,这一做法不应受到鼓励”。甚至还有人谴责毕言论视频曝光者之举是突破道德底线的“告密揭发”行为。这显然是在蓄意避重就轻地转移人们的视线,以掩盖毕福剑事件非同寻常的政治性质,是对广大受众的严重误导。特别荒唐的是,《时报》竟然认为“视频风波”不是因为当事人毕福剑的反动言论激发众怒引起的,而是由于广大民众和社会舆论对事件无限上纲上线的人为“炒作”所造成的,甚至认为“再接着炒就变味了”。殊不知,毕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和央视著名主持人严重渎职违纪的所作所为,是谁也变味否定不了的客观事实。不知《时报》极力为毕开脱辩护,究竟出于何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试问,究竟是广大民众和社会主流舆论把毕的普通“不雅视频”变味成严重的政治事件,还是《时报》社评将一起严重的政治事件变味成不值得大惊小怪的普通“不雅视频”?!这是一个不能不分辨清楚的大是大非的问题。

在究竟如何看待毕福剑事件性质的问题上,《时报》两篇社评的种种奇谈怪论及其荒诞的逻辑,更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社评认为,毕唱评《智取威虎山》是其在“私人场合”的言行,而“私人场合的东西不适合做政治定性的依据”。作者信口雌黄地把事发饭局有外宾在场的公开场合,说成是搞笑逗乐的“私人场合”。可见社评为毕开脱辩护,已经到了罔顾事实的地步!退而言之,即便人们在私人场合的言行也不能肆意妄为,无法无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殊不知,言论自由不等于不受任何底线制约的自由言论。试想,如果有人在私人场合阴谋策划反革命活动,难道也“不适合做政治定性的依据”吗?再说,大凡见不得阳光的反毛反共反社会主义的阴谋活动,都是在封闭的私人场合策划的。

社评认为,“只根据这段视频对毕福剑的政治倾向和立场下结论,显然不够严谨。这不是改革开放已经几十年后还值得鼓励的做法。”在社评作者看来,毕福剑在涉外文化交流活动的公开场合恶毒咒骂新中国的开国领袖、肆意抹黑人民军队的光辉形象、公然为在我党领导下的土地革命中被打倒的地主阶级鸣冤叫屈,这一切还不足以表明他的政治倾向和立场。试问《环球时报》:你们究竟要毕福剑怎么做,才能算是“政治倾向和立场”问题?难道一定要等到毕福剑之流污毛反共辱军的言论付诸行动,再论定毕福剑事件的政治倾向和立场才算是“严谨”的举措?!社评还直言不讳地说,“互联网时代的舆论有其自身规律和特点,它可以截取名人言行的一个片段,对其意义做难以置信的放大,导致不可思议的后果。毕福剑风波可谓最新殷鉴”。言下之意,当前广大网民和社会舆论对毕福剑视频的口诛笔伐是无限上纲的政治陷害,是改革开放前“值得鼓励的做法”。这才是不折不扣的《时报》公然以改开后三十年否定改开前三十年的错误立场和政治倾向。

社评认为,“毕福剑‘不雅视频’风波按说发酵得差不多了”,因为“央视宣布对事件开展调查,并有‘严肃处理’的表态。毕本人发表一份简、但态度明确的致歉声明,他没有另做其他公开说明或辩护。”《时报》始终固执己见地认为“视频风波”兴起的根源不在于视频主人公毕福剑言论出格的内因,而在于公众舆论对“视频风波”无休止发酵的外因,这是典型的颠倒主次、倒果为因的无知妄说。《时报》一面确认“毕福剑风波当然很深地触及了政治及道德问题”,一面又把央视有名无实的“严肃处理”的表态以及毕本人敷衍塞责的所谓“致歉声明”,作为力保毕福剑蒙混过关的“依据”,以达到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目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此外,毕在涉外公开场合肆意污毛反共辱军的言论性质严重、证据确凿,他还有什么可“说明辩护”的?!

社评最后不无弦外之音地声称:对于毕福剑视频风波“大家出于各种原因感兴趣的内容基本都知道了,再要把轰动性拉起来,就与‘毕福剑’没多少关系了。那样的炒作究竟有什么其他目的,将愈加明显。”显然,此言锋芒直指愤怒谴责毕福剑的广大民众,且语气中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警示。作者无非想说,广大民众出于好奇心对毕福剑视频小题大做的“炒作”应该叫停了,否则就有企图达到“其他目的”之嫌,或许还要承担与毕福剑无关的蓄意制造事端影响社会稳定的责任。这是何等蛮横霸道、是非不分、以势压人的倒行逆施!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党媒对毕福剑事件的“舆论导向”?!

为此,我们有必要正告《环球时报》:靠简单粗暴的打压警示,靠强词夺理的荒诞逻辑,不但不能平息“视频风波”,而且很有可能会进一步激怒民众导致“视频风波”迅猛升级,不利于社会稳定。我们认为,要想有效平息“视频风波”,只有顺乎党心民意、依法依规追究毕福剑本应承担的责任,并对其给予应有的党纪政纪处分。除此之外,别无选择。我想,《环球时报》不会不知道“人心不可侮、民意不可违”的古训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