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梦鱼书

2015-04-18 07:04 | 作者:唐雍 | 散文吧首发

鱼女士你好,今你在哪里,此时是否已安然入眠,我今夜不知怎么了,直到现在竟没一点睡意。看了一首忧伤的诗,使我又想起了你,那好,那笑,那美与笑充盈的时光深深印在我心,一直不能使我忘却。

时光匆匆,十几年一闪即逝,须臾已是中年。可我一直是自己。整日苦闷的消磨时光,麻木的早已不觉孤独寂寞,但你的心却从没改变过,你可知道。世上女人万千都与我无关,在这霓炫缤纷的尘世中只有你曾对我好过。我生的愚钝陈迟,不懂女人,也不懂情爱,但知道你好,我需要你。可这心里话怎能说与人听,倘若他人听到我想定会笑我,在这(?)世上曾有你爱我怜爱,是我对你不够好,让你伤心,可那时我又有什么办法那。我想过,不知道怎么说给你听才能让你理解我,如果我们的结合只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那该多好啊。哪怕没有祝福、哪怕没有一切,在这缤纷繁杂的尘世中,有你我结伴,我想我们将幸福的度过一生,不愧你痴情,可事实并非那样,你不了解那时我所处的境况,如傀儡般的我始终受人摆布。幸得是没心没肺的我不懂爱情,不晓孤独,但我知道对不起你,一生都将感到不安。

同在这彩炫缤纷的尘世间,也许有的人的出生就是错误,在他人眼里或许只是一头牲口,或牛或驴,一生受人劳役。

自你走后我并没因你的走而减去他人的担心,而是更变本加厉的压制、斥责、污蔑、诽谤、并至我身。我甚至不能从头至尾吃完一餐饭,人会随时闯进屋内,摔我碗碟,扣我饭菜,如训骂畜生一样的对我。

你走后的那年年三十,知道我吃的是什么吗?想知道吗?现在我告诉你,年夜饭是半碗剩粥、半块干裂的玉米饼子,同扣锅内加水煮。因天冷,干裂的玉米饼子冷的如铁,坚固的象石头,牙齿受不住。邻居见我用的饭,要我倒掉。母亲看到我的吃食,伤心的掩面而泣,当我抬头看到母亲苍老憔悴的那张脸因我而泣时,我的心痛如刀绞,可我并不曾有意使她心伤,只是折磨我自己。生性懦弱,遇事不会反抗,怕的是会给母亲带来的麻烦变本加厉。每当这些时候,我只能如犯过罪的人样低下头,任人发泄直至愤愤离去后我才能拾碗擦地,可我心内痛苦无比。想我父亲刚过中年即逝,母亲一生含辛茹苦也又以拖至老年,而她亦为了她的小儿子受尽责难与委屈。我不能与她排解愁苦,以感罪过的不能安然,怎又忍再与她增添烦忧!

(未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