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哨与音乐

2015-04-13 11:20 | 作者:唐雍 | 散文吧首发

口哨小技也,小到不值一提,人人会。甚至少数女同胞也未能幸免,可见从者众。口哨起源无从考,我私臆揣测,或许与远古狩猎有关吧?课题好像不属于我辈涉足的领域。反正我们一直在传承,骑洋车子了、蹬脚蹬三轮的、耍酷的小年轻,不限于文化程度,亦不分职业阶层。至于是否都想发扬光大这门古老的技艺,那又是另一码子事。有人将口哨做成音乐,有人以此为业,此计虽小,亦有文章

在我周围“嘚瑟”形式数种,口哨好像也应纳入其中之一。比如某公,衣食无忧,又诸事如意,见芸芸众生如陷泥中,优越感顿生。走在街上胡同里,口唇奇痒不耐。须吹几口或唱句有腔无调的绝版玩意,穿街越巷,恶态百出,越是不在调儿上其效果好像愈佳。这“范”足够招摇了,但跟“拐骗”牵连不上,他没那么大罪过。其显露的是一种心理状态,只是和音乐不沾边,与艺术没关系。

车间里本来就是制造声音的地方。比如,说话声、叹息声、倒瓶扣碗声、打情骂俏声,再不行还有大嫂子喊吃饭声,从不缺少响动。更无须伴奏,也许某君嫌声度不够吧,吹起了口哨,与音乐无关的那种。我们只能被动的接受熏陶,不敢流露丝毫不悦,怕被察觉,怕变本加厉。只好默默待这远古遗韵声嘶力竭,或某君雅兴陨消,但大部分这样的境遇都会让我们落空。我们开始厌恶口哨,口哨又有什么过错呢。只是掌握这项技艺的师父们的目地不同罢了。

我听过有人用口哨模仿,沙拉.布莱曼的”斯卡布罗集市“,亦能沁人肺腑,荡人心魄,的确算的上音乐。我个人认为任何音乐,首先要有熟练的专业技巧,一个动人故事,再有一颗善良又善于表答的心足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