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苇的忧伤

2015-04-10 09:32 | 作者:罗毅祥 | 散文吧首发

芦苇在众多的兄弟姐妹中脱颖而出,静静的摇头晃脑的、在五光十色的、变幻多姿的美丽的江水边轻轻的摇曳,他可以思考很多问题在神识覆盖的这片区域内,一段江水,一片芦苇群内。

他欢快了很久却发现在众多的芦苇丛中自己竟然是最孤单的一棵,没有一棵芦苇能够与他搭讪,因为除他之外,其余的芦苇尽皆处在一片混沌中还未醒来。这种欢乐渐渐低靡最后变得无精打采闷闷不乐,只能靠幕中的数不尽的璀璨的星辰的光芒和阳光温暖的照耀来获得慰藉,或者静静的遥看着奔流不止的江水和偶尔跃出水面的调皮的鲈鱼和小虾,他突然觉得如果自己能动一动也是一件具有跨世纪意义的里程碑似的快乐。然而他不能,在他的意识觉醒之后,他发现自己除了思想能够随心所欲的行动之外,整个身躯都丝毫不能据为己有,他仍然会和千千万万的普通芦苇一样,被风吹得东倒西歪也无能为力。他知道,他应该继续修炼,向着一种未知的叫做的神的境界默默无闻的攀登以飞升到另一个天地。

然而,他却再也静不下来了。在一件永久无法释怀的催人泪下的故事中,芦苇发现,他的身躯在慢慢升腾……

这是一片很少有人驻足的地方,所以芳草萋萋,芦苇深深,能够淹没很多人,很多事,甚至在躺下的那一瞬间,半边天空都会在参差不齐长不一甚至无法挺直身姿随波逐流却又始终不离他们根基的圈定的范围内被杂乱无章的涂抹和改写,那是主观的意志在特定的区域内描摹的一种具有浪漫主义情调的渲染和自得其乐不可言喻的美妙的幻,能让人浮想联翩,不知疲倦。

那一天来了几个小孩,在他们嬉笑打闹声中,芦苇的注意力被吸引,他从修炼的冥想境界中醒转过来,饶有兴致地瞧着这几个不知从何处来的小孩子

他们在没过头顶的芦苇丛中奔跑,相互闹腾着、角逐着挥舞着小小的双手无所用心地拨开层层犬牙差互着的苇叶和秸秆,全副心思放在小小的、只有自己才会开怀大笑的世界中忘记了那锋利的苇叶割破了他们娇嫩的肌肤所导致的疼痛感,向前奔跑,似乎在寻找一个滉瀁的新世界。

他们很快奔到芦苇的尽头,被江水的浩淼和粼粼的波光还有升腾的仙气般的氤氲给深深迷住了,他们小小的眼睛里满是惊讶和歆羡,特别是再看到一条硕大的鲤鱼因为炎热或者调皮甚至是显摆所导致的无人能够揣摩的心思跃出水面溅起的点点珍珠般的水花中齐声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尖叫,他们的好奇心被勾起,如燃烧的野草般越燃越旺,不可抑制,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原来水里的世界竟会美丽到让人目眩神迷,忘乎一切,甚至生命

他们一步一步朝水里挪去,眼睛一瞬也不眨,因为激动和惊讶而张大的嘴迟迟未能合上。如中了魔咒,受了蛊惑,再也顾不得其它,只听“噗通”“哗啦”几声不分轩轾的响声,几个孩子怀揣着对水晶世界的梦想如老鹰捉小鸡般跃入了水中。芦苇想要阻止,才发现自己没有任何能力去阻止他们跃入水中。

当孩子们跃入水中后被呛得眉头紧皱、面部痉挛、咳嗽不止、手忙脚乱、痛苦不堪、岌岌可危的时刻,才恍然原来水里竟然是个要命的地方而非神话中水晶宫不可言喻的富丽堂皇和宏伟壮观。

孩子们在水里扑腾着,竭尽全力大喊大叫,在生命的本能的支撑下,他们虽然如落水的小鸡乱扑乱搅,毫无规章,但因为本身的重量占有轻巧的优势加之胡乱的乱拍乱打歪打正着顺应了浮力原理,使得水势虽已没过他们的胸膛,但在短时间内,他们还能勉力支撑不至于立刻沉入脚底葬身鱼腹。

可是此处人烟稀少,他们竭力的呼叫越来越弱,又被不断涌来的阵阵浪花呛得头昏脑胀,咳嗽不止,加上水压毫不留情的从四面八方包围他们娇小而羸弱的身躯,压得他们呼吸困难,痛苦不堪,连挣扎也显得越来越勉强,越来越力不从心了。

芦苇感到灵魂深处有一种东西在破裂,自己的思维在淡化……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道白色的人影如脱离弓弦的流矢般“哗啦”一声跃入水中,在强烈的阳光的照射下,如窜入水中捕鱼的朱鹮,朝其中一个孩子游去。

当那个人抓着一个已经身体灌满水眼珠泛白像趵突泉似的有一搭没一搭喷着水花的孩子跃出水面浑身湿透狼狈不堪又被闲得百无聊奈的江风间或戏谑着浑身瑟瑟发抖的时候,芦苇才看清了这位在万分危急时刻从芦苇滩不顾一切跳进滚滚江流中救人的少年的相貌和他那一双清澈如水晶般的瞳仁中那闪耀着人世间最纯洁的光芒和因万分焦灼而纠结在一处如犬牙差互般的眉眼。

他还没来得及换一口气,又折回了水中去救助另外两个孩子。水流的冲击不断加大,少年避开一个猛烈的浪花,潜入水底,双臂如芭蕉扇般前后挥动,抓住一个孩子的衣襟,急转方向游向岸边。

第一个孩子腹中的水已然吐得差不多了,意识清醒了不少,看着这个陌生的少年,心里充满无尽的感激和祝福。待第二个孩子被救上岸后,他就在一旁看守他的同伴,并笨拙的伸出双手学着电视上的救人画面依样画葫芦地挤压第二个孩子的胸膛。然后瞧着他的嘴里不断喷射的小小的水柱而禁不住欢欣鼓舞劲头更足。

少年一句话没说,又朝第三个孩子落水的方向游去。因为江水毫不怜悯的推波助澜,第三个孩子被水花的冲击力推到了江心且已被完全覆盖在水底紧紧屏住呼吸,水下映射的小小的脸庞也因为极度痛苦开始变形而扭曲,几已丧失人样,与注水猪肉无异,存亡只在旦夕间,片刻也难以停留。

危机关头总能激发出平时难以估量的能量,一旦爆发出来,实力惊人,不可小觑。仿佛水中的梭鱼,少年在眨眼之间就窜到了孩子的身旁,抓住他的衣襟将他的头拖出水面。这一幕真是快得不可思议,连近似于神的芦苇也看得目瞪口呆,钦佩不已。

孩子的头重新获得陆地的光明和空气,积水如打破的水缸般从孩子小小的嘴里激烈的涌出,少年为了孩子能更加舒服一些,将孩子的身子托举得更高。

原以为一切只是有惊无险的感人肺腑并终以合家欢乐的结局作为闭幕的片尾曲令人啧啧称赞讴歌不已,然而就在少年即将游到岸边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游不动了。

因为芦苇清楚的看到在水下一条满是尖刺的藤蔓伴随着一道小小的漩涡已如蛆附骨般紧紧缠绕上少年的左腿,且随着漩涡越来越强,吸力也越来越大,少年无论用出多少力气挣扎不仅无济于事而且还越陷越深甚至连带着被救的孩子也终将一起葬身于江底成为鱼、鼍、虾、龟的腹中餐而永生永世不见天日!

“不!”一个声音在少年的心中呐喊。

“不!”一个声音在芦苇的心中呐喊。

“不!”一个声音在孩子的心中呐喊。

不分轩轾,同在心底响起,如惊雷般,电闪雷鸣后,孩子被少年抛向了岸边……

太阳的光芒越来越亮也越来越灼热,奔腾的江水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无比沉静无比温柔,只有 浅浅的波纹勾勒的小小的褶皱缓缓向着东方的归宿流去,在目之所及的地方化为一道白线,分开了天地,泛着慈和柔和的光……

然而,少年,却再也看不见了,如果不是那三个孩子泪如泉涌,声嘶力竭地呼号,如果不是大片大片的乌鸦在飞过芦苇群的上空莫名的凄厉的鸣叫,如果不是芦苇见证了这一刻,自己的灵魂在一点一点在分崩离析,那谁还会记得那个善良的、质朴的、英勇的少年曾在这里点亮了生命不朽不竭不死的光芒?谁还会记得泪水的滚烫?谁还会记得什么叫天堂

“伟大的造物主啊!如果你能听见,就让江心绽放出一朵莲花吧!我愿意用我微不足道的灵魂换取少年的重生!如果万物有灵,请让我的意识升腾!”芦苇仰望着金色的穹苍,在心底默默的呐喊着。

金光越来越亮,拨开层层叠叠的浮云,照射在芦苇的身上,仿佛亿万年前被温暖的时光,芦苇感到自己的身体在缓缓升腾,竟产生了一种说不出的圣洁和舒畅,包罗万象,天地似在心中又似在无穷无尽的远方。

孩子们看得呆了,不知何时,江心中升起一蓬金光,一朵白色的睡莲缓缓绽放,白得洁净无瑕,碧叶缀着水珠晶莹剔透映射着世间最纯美的光华,少年在花瓣中沉睡,全身上下没有一点水渍,仿佛只是陷入贪婪的梦中,不愿醒来。

芦苇化为一道白光摄入少年的体内,倏忽间,少年苏醒,缓缓站了起来,向着穹苍,顶礼膜拜,然后他听到了岸上三个孩子的欢呼声,微笑着,踏着浪花,走了过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