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月抒怀

2015-04-10 09:32 | 作者:贝玛 | 散文吧首发

月儿啊!月儿,你为画家所描绘,你为作家所吟咏,你的阴晴是谁的哀乐?你的圆缺又是谁奏响的骊歌?

——题记

入了,小村子里一片黑灯瞎火,只有几只不乏的小虫在草间欢畅地鸣叫:“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月儿明,风儿清,树叶儿遮窗棂啊……”伴随着邻居家小孩子渐低的哭声,低低地响起了她妈妈不大但悦耳的歌声。我抬头看看窗外,是一片漆黑,密密的老槐树间,露出几点疏淡的光来,来了一丝兴致,我披上一件外衣,来到屋外。

坐在天井旁的台阶上,我抬起头望着天,在一片星光的映衬下,云渐渐散去,水样宁静的天上,漾起半圆的月亮,金黄金黄的,周边晕着圈柔和的、鹅黄色的光,就像滴入水中的颜料,漫漫向外散开去,也像香甜的月饼,勾起无限的幼时回忆

“很久没有这样看过了……”喃喃地吐出这几个字,没了下文,我哑然——距上次观月,应该也过去很久了吧?是啊,最近的几次赏月,都是太爷爷还在的时候吧?小时候,每到夜晚,我就会拉着太爷爷的手——那双老年斑遍布的手——一颗一颗地数星星;或是坐在他的身边,听起永远讲不完的月亮的故事;又或是一人一个月饼,一口一口地啃。于是夜晚就在听故事的快乐里,悠悠地度过……

而现在呢?

太爷爷早已在五年前——那个暖暖的日午后——永远地离开,再也没有眷顾过依赖于他的重孙女们。

时光竟如此匆匆!令我愕然!我的亲人们都去哪儿了?他们都随着我的成长,消失了……

我又能做什么呢?我能做的,不过是白衣素手悲悲切切地低唱骊歌目送他们被埋入地下罢了——仅此而已。

就在那时,一位长者告诉我,人死后会变成星星,照亮远方挂念的亲人。我信了,从此再没看过星星。一是没人陪我看星星的夜晚着实寂寞,二是不愿再由此去触动自己那敏感的神经。

似乎嗅到了我的悲戚,月光更亮了,,就像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我,也抚摸着静默而淳朴的小村庄。

天有些阴了,我又想起了数月前村里那场令人啼笑皆非的“祈”——如果这种方法有效,还留气象局何用?

果不其然,云一会儿就消散了。

东方的月儿移至中天,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了。我打开手电筒,走出家门。也许关门时弄出的声音惊动了邻人家的狗,在一阵犬吠过后,伴着孩子的哭声,低低地传出歌声:“月儿明,风儿清,树叶儿遮窗棂啊……”

寂静之夜,为天边那一轮玲珑的月,我无比动容...... ——后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