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东风一梦遥

2015-04-07 11:34 | 作者:书剑凌云 | 散文吧首发

燕子从水面轻轻略过,百花争相斗艳的时候,我坐在水塘边,蓦然发觉清明就要到了。屈指数来,在这里已是第五个年头,而清明的记忆竟变得那么模糊。

“清明时节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当年摇头晃脑背诵的场景虽已记不清楚,但牧童遥指的画面却依旧历历在目。孩童时代的眼睛里,看不到“行人欲断魂”的悲凉,有的只是和景明,花晴柳绿。

春天温暖的,且不说有天遣霓裳试羽衣的玉兰花开,也不说梨花带雨的诗情画意,单就是集市上那一串串的冰糖葫芦、那一团团肥大的棉花糖就已经让人心满意足。后来,庙会、戏曲、打闹渐渐消失在我们的春天里,迎面而来的是三月的春风江南烟雨。石板路、青石、乌篷船、清明雨开始走进我小小的心坎,也为了那一句“多少楼台烟雨中”而心驰神往了那么多的日日夜。

生活带给了我们童年纯真,带给了我们少年的痴情,那些欢乐与心思渐渐的又在生活中消逝而去。那一年,清明不再是风清月明,不再是江南烟雨。

成长的路上,慢慢就会忘记许多念念不忘的人和事。也总在密布的荆棘中,才感受的到遍体鳞伤的痛。那些纯真与烂漫,那些烟火与诗意,就像这池中的影子一样,风来时,灰飞烟灭。

再后来,柳树成了清明的标记,而那些俯拾皆是的文学柳树也成为了我心底挥之不去的伤痛。不管是每年清明跟随父辈手足一起,还是一人在坟前静坐,甚至是身在他乡“此夜曲中闻折柳”,那种潸然始终难以用语言或是文字来描述,有的只能是沉默与凝望。

多少回,那些踟蹰与彷徨,在清明的堤坝上,是那样的无助与神伤。多少回,那些思念和留恋,在清明的杨柳间,是那样的焦急和殷切。

毕业后的岁月里,我常常会想起在家的日子,也会想起曾经的凌云壮志。今天和朋友聊天,她说起人这一辈子除了赚钱,总该还有些什么事情要做。我深以为然。

只是,这千里东风,长路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