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角,遇见虚伪的自己

2015-04-04 18:34 | 作者:第328格 | 散文吧首发

文:第328格 2015/4/2 20:53

(一)提拉米苏,带我走

“人的一生会遭遇无数次相逢,有些人是你看过便忘了的风景,有些人则在你的心里生根抽芽。那些无法诠释的感觉都是没来由的缘分,缘深或缘浅,早有分晓。之后任你我如何修行,也无法更改初识的模样。”

Tiramisu 今晚果然没有“骚扰”我了,这几天每晚都打跨省电话过来,要我陪她煲电话粥,我早已吃不消了。原来我已经习惯了安静,习惯了听着音乐玩文字

昨晚我在电话上说,“有什么事你就快说吧,星期五晚不许给我打电话,既然答应了写你的故事,就得马上落实,但是我写东西的时候不喜欢做其他事。”通过电话,我依然感觉到Tiramisu 在那边嬉皮笑脸,“你写你的,我不打扰你,只要别关着手机就行了,我不会发出声音的,真的,我很乖的。”

此刻的她,应该还在开往湖南的火车上吧。昨晚,她跟我说,她今天要跟包子舅妈坐火车过湘乡。包子奶奶去世了,他们一家大小都已经回湘乡了,把她留下来收拾杯盘狼藉的屋子。

有时候想到Tiramisu,我会很无奈地笑,不知道是笑她还是笑自己。一个前几晚还在电话里疯狂唱着伤感情歌的傻丫头,一个才对我说“你无法抗拒改变,它终究会发生,因为你的位置早已不适合你站立”的情痴。下一秒,她就打电话过来说,“下班了没?我在包子家,在收拾房子呢。好乱啊,你过来吧,过来帮我收拾……你那边潮不潮湿,包子家好潮湿啊,到处湿淋淋的……”

我在电话这边,额、哦、啊地随声附和。没办法,姑娘我虽然下班了,但是还要下厨伺候自己的肚子。

昨天早上,一起来打开手机,就跳出两条信息。Tiramisu 说,一个人导了三个人的戏,自导自演。入戏太深。

她又哭了吧。

我知道当天是愚人节,但我也知道她说的是实话。我已经把结局想到最坏最坏了,我说,你们是没有结果的,还是分了吧。长痛不如痛。

可是,她哭她笑,还是没舍得。“我三年前做了别人的替身,三年后做的还是别人的替身?”

我只能默默地说了句,那你打算怎么选择?你自己看着办吧,毕竟只有你自己知道舍不舍得,值不值得。

她说,“当初是一年后知道真相,还是无悔又跟了两年。现在是三年后才得知。”

她说,“我是个可怜女人,却又不承认,不愿意接受别人的怜悯。”

她说,“我受不了他跟我在一起,心里想着另一个女人。”

她说,“他不我尽管如此,他还是赢走了我的心,我看透了他的心,还有别人逗留的背影,他的回忆清除得不够干净,我看到了他的心,演的全是他和她的电影。”

这是一首歌,她五音不全地唱着。我知道,这句歌词代表了所有她想跟我倾诉的心情,这是她的心声。

(二)有种罪恶,叫悄悄话

“尘埃,是谁说过,人生过客皆是尘埃。其实不然,你爱的人,自是心中赏心悦目的风景。不爱的人,便是即刻想要删去的记忆。”

有个朋友给我发了句悄悄话,三个月前的事了。“猪,你的鼻子有两个孔。”

我不知道原来手机有这种功能,不知道匿名者是她还是他。当时还在学校准备着期末考,这么无聊的匿名聊天,我扔到了一边去。在不知道对方是谁时,我会提防着,虽然我知道是我认识的人,但是我不喜欢这种人在暗处,我在明处的处境。

我说,你谁啊,这么无聊,隐藏着身份有什么意思。

我说,等我有空了再猜你是谁吧。便关了对话框。

后来,考完试了。我出来工作了。

闲时无聊的我,打开了手机,好奇心激发着我,我想查出ta是谁。未果,因为ta不我。然后,刚好Tiramisu 给我发了信息,她又在打发时间了。我便用悄悄话发了几个表情给她。本来是想研究悄悄话这个功能,我想知道我给她发信息,她那边有没有显示发送者,我这边又会不会显示出什么的。结果证明了,这是个很任性的功能。我还没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无聊的Tiramisu 却对悄悄话感兴趣了。

Tiramisu硬要我教她,然后还给我发了悄悄话,但是,就她这智商,从她习惯用的表情,她习惯说的话,不用半秒钟,我就能猜出是她了。我说,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无聊,你发给谁都行,不许发给我。瞎子都知道是你。

后来,Tiramisu 跟我说,她给包子发了悄悄话。貌似他很喜欢玩。她说给包子发了QQ信息,他N久都不会回复;但是同时发出的悄悄话,却被秒回了。

于是,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摘柳柳成荫。Tiramisu 挖了个沙坑,本是打算玩玩泥沙的,结果有人很配合地跳了进去。

一个无意的开头,揭开了一个青葱岁月里错过的爱情故事。一个没有开头没有结局的故事。男主的一往情深,导致了我至今也不知道这个女主角是否存在过。我只知道,男主的女主应该是Tiramisu,不管之前是否发生过了多少惋惜的过去,但是,Tiramisu 走进了他的生活后,他不该再把以前的事情拿出太阳底下晾,故事就是故事,只能烂在他的内心深处,一个人想一个人念也罢。

如果,曾经错过或放弃了的人,后来觉得可惜了;再后来,又出现了,以为这是上天恩赐的机会,就妄想抓住,应该吗?包子有没有想过,你们彼时的身份还是曾经的那样吗?如果包子什么都不顾,只想着填补多年来内心的那份空缺,那么这些年一直陪伴在身边的 Tiramisu 算什么?不再存在的她是你的公主,一直在你身边的 Tiramisu 是女仆吗?

包子在悄悄话里,重新展现了初次跟 Tiramisu 相识的脾性。贴心、温柔、搞笑、傻逼……Tiramisu跟我说,他从来没对她这么好过,却对一个过去了这么久的人如此呵护,而且这明明就是假的另一个她,包子却这样信以为真。可见,她在他心里是多么的重要。即使是虚拟的她,他也心甘情愿地选择相信

包子说,什么时候有空,出来吃个饭吧。我怕你又会像飞机失联一样,再也找不到。

包子说,你怎么不回复我,很忙吗?

包子说,早安。

包子说,你去哪里了,着急死我了,不会有什么事吧?都不回复我。

包子说,我跟现在的女朋友是2013年认识的。什么叫拐骗小妹妹呀。

包子说……

Tiramisu 跟我说这些时,又哭又笑。

她说,“包子怎么可以傻得这么天真,怎么可以对虚拟的她念念不忘,对一个连前女友都不是的她念念不忘。重要的是,我是2012年认识包子的,包子却跟别人说是2013年……是忘了还是故意的。”

Tiramisu 说,“我不介意他过去存在过多少个她,因为我不喜欢过去一片空白的男生,但是我很介意包子身边带着一个,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他以前的生活真的很乱很乱,我以为我会不介意的,可是现在心里真的很难受。”

曾经看过一句话:专一,不是说你一辈子只爱一个人,而是当你跟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就只是一心一意爱着那个人。

我看不懂他们的故事。虽然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当我跟 Tiramisu 说,你们分手吧。她却跟我说了一大堆包子曾经怎么地对她好。

当我跟 Tiramisu 说,先冷静冷静,给他一些时间,他会醒悟过来的。她却跟我说包子怎么地对她不理不问,却对其他人非常好,让她很心痛

好吧,你只是需要人耐心地倾听而已。那我不发表意见,静静地做个第三者吧。

Tiramisu 说,“我三年前做了别人的替身,三年后做的还是别人的替身?”

我说,你把悄悄话关掉吧。别再接收包子发给她的信息了。你这样看着有什么意思?关了对话框,包子就不会再对不曾回来过的她抱有任何希望和幻想了。

(三)我一直是你的第三者

“被人相信始终是有幸福感的。人与人之间的亲与近,大约就是从某日黄昏她与你讲诉心事开始。”

说到Tiramisu,我跟她认识5年了。五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

五年,时间真的不短,有多少友情已在时间面前选择了低头。陌生的朋友继续陌生着,熟悉的朋友却没能继续熟悉着。一场考试,把所有人都拆散,东南西北,各走各的,谁也没有选择回顾一眼别人的背影。再一场考试,我们都选择了把过去装进记忆深处,孤单时才拿出来慰藉自身。

是不是,每一个离别,都可能是最后一次相见,每一个安然离去的背影,都可能是你我故事里最后的画面?

是不是,有些人适合陪伴在身边,一起厮守年华;有些人适合活在心里,时刻回想,让其温暖时光、惊艳回忆?

是不是,再理智,决定权都不在我们手里?

其实,人不应该活得太理智。

五年前的Tiramisu是我们羡慕的众多美术生之一。在我们眼里,他们很酷,背着个画板,抱着一摞宣纸,慢慢地走在校园里。其实他们也很苦,在艺考路上,他们付出的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很多。

我还记得,Tiramisu当初跟我说过,他们上省城参加艺考时,经常吃不起饭,没钱交房租,买画具、宣纸、颜料等花去大部分的钱。天冷时,水很冰冻,但是他们还得不断地练习绘画,一遍遍地清洗画具,双手都冻得发抖……为了上绘画课,每天冒着寒风冷在外面东奔西跑,重要的是还吃不上饭……

我想想,那时的我们应该在教室里,关着门锁着窗,或是听着老师讲课,或是课间嬉戏打闹,或是奋战于题海,或是按老师要求背着书吧。下课了,就休息;放学了,就吃饭,熄灯了,就睡觉。我们也在付出,但是没有艺考路上的他们艰辛。

她跟我说那些事时还是会笑。在省城考完美术后,她继续回来跟我们一起上课。她把她没用完的画纸、笔记本、画笔都给了我。给我讲了很多省城的事,但是我忘得七七八八了。我只知道,她送给我的东西,我现在还带在身边。我还记得她那本没用完的笔记本上有一句话:

你必须毫无畏惧地成长,痛并快乐着。

——提拉米苏

我知道,整个艺考之路,这句话一直陪伴着她。

我认识Tiramisu时,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我一直是他们故事的第三者。说来也觉得搞笑,其实我跟Tiramisu根本不熟。虽然,很多次傍晚,我们三个都会在教室同时出现。那时,我很早就会去教室写字,他们也在教室一起吃东西。其实我有想过,我这样理所当然地坐在他们前面,不尴尬吗?毕竟整个教室就我们三个。

不过,我还是理所当然地坐着没动。因为我想到教室钥匙是我带的,我开的教室门,我在这里坐着很应该。人家小两口都不嫌我碍眼,我为什么要嫌自己碍别人的眼。于是,我很心安理得地坐在他们面前写字。整个教室就我们三个,不知道第四个、第五个人是什么时候来的。

那时,我还不认识Tiramisu叫什么名字,更加不认识那个其他班的男生是谁。

后来,渐渐熟了,毕竟一回生二回熟。

再后来,调位置了。我们从中间的位置,调到了挨着走廊的那个位置。远离了老师的视野, 再安分的心,也会有骚动的一天。

在靠边位置坐着,Tiramisu经常会给我扔字条。那个时候,她坐我前面,我坐她后面。她很不乖,她扔给我的字条上面写着她骚动的心思。饿了、困了、烦恼了、小欢喜了……她都会给我扔字条,很小很小的字条。每一条我都会看,因为我喜欢她写的字,但是我基本不会回复。因为我怕我的回复会导致她无休止地扔字条,我不敢在老师的眼皮底下耍把戏。

那时候,Tiramisu在课堂会看课外书,经常看。看到美好的或触动她内心的句子,就会抄下来,继续给我扔字条。

坐在窗边的日子,也是我们文字上交流的开始。我始终相信,文字有种很神器的力量,能不知不觉地拉近人与人之间心灵的距离。我写了的文章,喜欢先给她看;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给我扔字条。

那时候,Tiramisu已经是美术生了,但是还没有走在艺考的路上。那时候的她,很悠闲,上课、扔字条、画画、谈恋爱。

(四)数着眼泪忘记你

“岁月原本不会相欺,是我们支付了太多的美好,又不愿平和对待,所以才有了诸多的不如意。人其实不必和时光争夺,因为有一天,时光依旧锋利如初,而我们已经清淡如水,从容似风。”

Tiramisu 没能跟他走到最后。刚来读大学的时候,Tiramisu经常会给我打电话,聊心事。她说,她以为他们能走到最后的,可是根本没办法走下去。

他在别人眼里很好,可是却把所有的不好表现在了她一个人面前。经常撒野、发脾气,对他关心不是,不关心也不是。很多时候,对她比对一个路人还要生分。骂起人来,多么难听的话都能说出口。但是在别人面前,他从没表现过这一面。

本来,他们以为能一起走到最后的。他的家人也都已经默认她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发野蛮,越发莫名其妙。前一秒对你还算正常,下一秒就不知道抽什么疯了。再者上了大学后,他们就是异地恋了,保持着这么恶劣的异地恋情,对谁都不好。和好、争吵、和好、争吵……

很久之后,Tiramisu跟我说,他们分手了。她受不了他对她说的话,受不了他的行为。

Tiramisu还会经常哭,想起他们以前的事,那些青涩的故事,那么美好,那么开心……有了不错的开始,却没有好好经营过程,导致了这个悲剧的结果。

Tiramisu说,他家里的人都恨她,所有人都恨她,都认为是她背叛了他。

他最初会跟她在一起,是因为她的背影很像他以前喜欢的一个女孩。Tiramisu曾经跟我说过这件事。但是很少人知道这件事。

后来,分了手之后,他有让她重新开始,但她还是放弃了。在所有人面前他依旧是好人,但是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尊严,怎么回得去。

Tiramisu一个人在外省读书。上课之余,就到外面兼职。

她会想起很多事,想多了就会哭。

她会给我打电话,闲聊。

她还是画画,学动画。

后来,Tiramisu认识了包子。一个发型师,在发型屋认识的,就在学校不远处。她打电话告诉我,还让包子在电话那边跟我打招呼。

我说,Tiramisu你那边什么时候下?下雪的时候可以告诉我吗?

(五)导演,戏什么时候落幕

“希望我们的心智能和年龄一样成熟,承担得起每一次决定后付出的代价。”

前天,Tiramisu给我打电话,一边说一边笑。她说,“你知道么,我问包子关于她的事了。”

我说,“包子跟你坦白了?”

Tiramisu说,“哪有。他什么都没说。我刚想开口问他,还没开口,我自己就委屈地先哭了。他以为我哭是因为我之前跟他说了,老师建议我提前出去实习。”

我说,“那就是说,他以为你舍不得他,所以才哭的咯!”

Tiramisu说,“对啊,超傻的。然后我一直哭,他一直不敢说话,就拍着我的背安慰我。然后,哭完之后就舒服多了。你知道吗,我以为我会很介意的,没想到还是放下了。”

今天我给Tiramisu发了信息。她在湖南,无聊得发霉。

我说,Tiramisu我已经把你的故事写了一半了,两千多。整片文章的构造都排好了,今晚,再把后半部分写上就ok了,大概四千字。

Tiramisu说,活了20多年,认识你也有五六年了,你才写4000字,够意思吗?5年就值这么少的文字?

我说,5年全部写出来的话,就是流水账了。废话连篇,有什么意思?我还得考虑文章的效果吧?

Tiramisu说,一篇文章一般八百字,满分六十,你可以得到一百多分了。

其实,不是4000字,有5628个字。然而我们之间的故事,根本不止这个数。

尾记: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想象着没我的日子/你是怎样的孤独/拿着你给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条街/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你会不会忽然地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我会带着笑脸/挥手寒暄/和你坐着聊聊天/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不再说从前/只是寒暄/对你说一句/只是说一句/好久不见

第328格

2015/4/3 21:47

评论

  • 陈川:人生最过瘾的就是有很多的转角,有的转角很惊喜,有的很惊险,但是不会有紧张的配乐提醒你已经身入险境,不转过去,当然就不知道下个转角会遇见什么.   遇见像是一种命中注定.你注定要留下一样东西,证明曾经来过他的世界.你是否在一瞬间喜欢上一个人?在某时某刻,或者在蓦然回首的一瞬间,你注视着他,你喜欢他,在人生的转角,遇到了一瞬间爱上一个人,应该是一件浪漫的事.此刻,你的心里想起谁.   遇见,如果可以是灯火阑珊,那么也无妨百转千徊.遇到爱,是在哪一个转角?人生,充斥着无数转角,下个转角会遇见谁,是否还残留上个转角的眼泪,是否还记得回首前的笑靥,是否还有一双肩膀收容你的疲惫,是否还有一双手抚平你的心碎.   待到人悴心倦时,是否还有机会重复前世的轮回.如果,一个转角会遇到爱,那下个转角,你会遇到谁呢?希望每一个人都能在转角遇见属于自己的幸福.…
    回复2015-04-18 0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