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在诗三百行

2015-03-28 13:39 | 作者:蓝逸 | 散文吧首发

我的,在诗三百行

南子问:“在诗三百篇中,有很多篇都是关乎情爱啊。”

孔子答:“诗三百篇,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它,就是情思深深,却没有邪念。”

 _____电影孔子

一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诗经】

风起的日子,我的心为你而忧。

南国的末,清冷苍凉,剪剪的冬风吹在身上,沁骨般让人心寒。临风而望,街道两旁的古榕却一如往昔般郁郁葱葱,一泻而下的垂须在风中悠然飘荡着,时光怜惜它的风姿,没有让它染上太多风霜的颜色,偶有几片绿叶在风中打转,片刻的眷恋后跌落在脚下。思念就这样穿过时光的隧道,落在你穿行的街道或停驻的某个雅致的落地玻璃窗前。那个秋天你凝视的银杏在这个时候该是褪尽它枯黄的叶子了吧,如果有风恰好吹落一树的叶时,你会不会拾起那些前世未眠的相思,放在掌心,用你手心零乱的曲线印上它的纹路,沿着时光的路轨,再次踏上过往的列车呢?

路旁的木棉树落尽了衣又换上柔嫩的新装,再次落尽,一朵孤傲的花就要绽放在树的顶端了。让我再一次感受这冬末的凛冽吧,苍凉的意境总是能让人从浮燥中安静下来,树影低,叶无语,有爱成灰。既然爱已成灰,又何必在意曾经倾泻的情感呢?湿了的心境,就让这一树的暖阳晒干吧。

人生并不全是晦涩,当你步出狭谷的时候,这一片苍翠的盎然,会再一次染绿了你的心情,张开的心翼,嗅到叶子的露气,飞扑过去,舔着葱郁。十二月,以后的月份里,会有着怎样的故事?所谓意义,只要懂得便好。我勾勒着笑靥的明媚,勾勒着拥抱的温暖,只为这一点一点的美好再次摄入你的心魂,你要知道,一个微笑,一束阳光,碧海蓝天。这就是城市另一端我能够给的所有。

我总是拾着心迹行走,在臆想的世界中感受完美,在无意逃避的现实领域里,心不再累,听见的是自已微弱的回声,往昔的波波折折宛若潮汐的来来去去,只是如今那些风烟涂抹的记忆早已随潮水而去再不回头,想必你没有我这般忧愁,万家灯火的城市,你总能一眼认出哪一盏是你的守候。路人时隐时现的喜悦与忧愁,都没能挡住你回家的的脚步,那么还有什么能让你惶恐不安呢?

往事随风,拂去隐扰,把满怀的期许溶入这冬末的萧瑟里,转身,回望来时的路,隐隐之中,看见你,美目流苏,清丽笑颜向我走来。。。。。。

二 只缘感君一回顾 【古乐府.古相思曲】

认识你是在烟雨红尘的文学网站,从你的留评中,我对你产生了好奇,走进你的个人空间,我更好奇了:这是一个怎样的女子,竟是这样的清丽可人。读你的文,仿处在深山的幽谷中,那样清凉,那样恬静,淡淡的忧伤也是透明的,显然青春是醒着的,不然怎会这样安然于落花之下,行云于流水之中。能写出如此意境的女子可是将芳菲看尽,风起笑看落花,飘举杯赏月……

常在你的空间流连忘返,只因那里有我喜欢的歌与你淡淡的文字,我喜欢简单明了的爱与恨,太多的情感纠缠只会让人疲惫。听着歌,看着你指尖沁出的忧伤与快乐,心突然安静了下来,一股暗香袭来,微醉……

也许是从这篇摸襟见肘的堆词造句中,让你我的缘分有了细细揣摩的章节。记得对你说过,那怕再相惜的情缘,有一天也抵不住流年的侵袭,我们都会在时间的河流上渐行渐远。彼时说时,心酸酸的,纵然这般清醒地预知未来的方向,却也终究舍不得。

因为,转身,会是一辈子。纵然我们之间只是友情

有许多的怀念在心头晕洇,然后被我用浅浅的文字描摹成隐约的温软,妥贴安放在遇见你的地方,我只是尘世的一朵烟花,终有一天璀灿后便是一地的荒凉,只昐你有朝一日能够想起,远方有人青灯作赋,翰墨余香,那是我感君一回顾的念想。

三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诗经】

时光的册页,在轻翻回忆章节的人是我。两岸苍茫,风声摇落了往事,有人涉过迷蒙的烟雨,蹁跹而去。有人噙着泪水,怔忡目送她倩影远去的苍白。

前世,今生,要的也不过是一瞥之下的认得。

遇上她,我才知道,每个人都有着前尘的记忆,只是,藏着引信,等待醒来的目光如烛火,探到相认的火石。我的引信,便是她灿若莲花的微笑,只因多看了一眼,只因前生遗留在手中的记忆带着那样的笑,她走在第一片油菜花盛开的地方,形迹在檀烟百年的寺庙,纤手揽发是不叩星火的石,诵经梵书是她告知的心念,所以我的背负,只是一个人的苍老。

今生给不了她金冠凤簪的恢宏,许不了平淡似水的相携,离别一季,就此熄灭了前生的践约,她已然将青丝割断,戕牵挂于风中,决然毅然已前生的记忆告别,不再与命运百般纠葛,甘伏于宿命,这样不见不念也好,余下时光,不再有我,她还是可以坐在古朴年老的椅上品前生相似的茶,看前生相似的阳光,过与前生不一样的风景。

只要有人陪她细水长流,如此终是好的。

躲不过前生铺的网,放不下曾许的誓言,所以就让时光夺去我的生,再不需要一个陌生或者貌似熟悉的问候,亦不需要逃离苦海的救赎。爱无言,痛无声,岁月不曾怜惜我给予她的爱,如今她不知散落天涯何方,茫了心事终虚化,此生再无他求,只想把灵魂交与自然。只待所有的待护被我挥霍一空,我就不再与时光讨价还价,我将义无反顾地老去。不再等待,不再期许。想我终是人间孤独客,遗忘我的存在是你岁月安稳,不起惊涛的温暖。

我说的,你可懂呢?

一辈子的文字浸付与感情,却怎样也进入不了生活,她如是说,我把它溶入了那个下午思念在手臂燃烧留下的烙印里,点点长不依的痕迹拈接不了前世今生的情,突兀的苍白生生隔成了一江春水。

此岸,杨柳依依。

我却在恍若云间的行走中,陷入岁月的河流中。

,也许是一生。

醒不来,也不愿醒来。

四 岂不尔思,子不我即 【诗经.东门之墠】

四年的岁月中,记忆就像一个一倾而下的沙漏,沉淀着总是那些让人酸酸涩涩的过往,某个时刻记忆翻涌上来,总要折腾一番,扯扯心肝肺,针扎似的在心窝处捣腾着,不赚你几滴泪珠子也要换一些心间微痛的错觉,否则誓不罢休。

有些对话是有固定模式的,次次如此,却觉得温暖如初。一句天气好吗?一句你还好吗?把浓情化简,轻声的问候就足够。有些感情远了,有些感情依然在原地,没散去。在相见不如怀念的岁月里这些感情温暖坚定。

不敢惊扰你安静日子的美好,不想侵入情感独自的隐忧,沉默是彼此世界最好的沟通。可你突然对我说我们离得这么远,连抱都抱不到,那一刻,心酸涌上心头,之前从没有想过距离是这样的让人可恨,远离了好奇的少年时光,远离了与陌生或熟悉的侃侃而谈,我已然学会了安静在一个角落听自已微弱的呼吸声,距离这样的词已变得寡淡,此刻酸涩重上心头,百般不是滋味。

给你打了电话,告诉你,我想你了,只是想你,别无其它。我只想让你知道,在遥远的距离里,声音也许是最好的拥抱。

五 采之欲遗谁,所思在远道 【古诗十九首.涉江采芙蓉】

你写着:待你如初,辗转几年,不似当年。

你写着:想也是我不够争气,不能成为你心爱的女子。

我写着:他若是爱你,是不会舍得你难过,更别说是哭泣了。

我写着:你是要卑微到尘埃里去了。

我们沿着不同的轨迹蜷缩在不同城市的某个角落,每一个天亮与黄昏都在惶恐不安,在不安中沉睡,在梦魇中惊醒,在挣扎里执著自己想要的一些东西,明知那样的偏执会让自己万劫不复,也要紧紧跟随,借此掩饰内心的黯淡,借此证明这些年的记忆碎片总能拼凑起初遇的一个人。

手心的曲线,从左手到右手,丝丝路路的穿越,花纹绣出了前世今生的命中注定。爱的义无反顾,爱的飞蛾扑火也敌不过宿命一场。你是否轻声叹息,自此人淡如菊,浅笑安然。

只是,不得不承认,岁月是一把伤人的利器;不得不承认,当错过一个人以后,那个人的一切也的的确确就与你无关了。。。

终于晓得再相惜的缘分也会有时节,再深的爱恋也有一天会淡泊,我们都必须学会孤独,在孤独中爱惜自己,在孤独中学会生活。孤独在每座城市里早都已经成了一道风景,而你和我,明白得太迟,太迟学会这种必然。

我想,我们之间的记忆,会是时光不会湮没的火花,即使放心不下也最终能找到家的方向。

六 思君令人老,轩车何来迟 【汉乐府】

爱不可预知。

在不可预知里笑着煎熬。

你说真难熬。

我喝完了手中的酒。沾床而眠。凌晨五点醒来,灯依然亮着,习惯性关灯,然后摸手机在哪?忽然想起,那样的话会不会让你在清冷的哭得不知所措?

是不是所有值得纪念的值得珍惜的总是要被我们挥霍一空后才会让我们知道其高贵?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

说到底,是不是痴人永远说的梦?

以为你是我的故乡,却变成了我一个人的流浪,我这样不哭不笑不闹腾,又是怎样的狼狈?

佛说,求不得苦。爱恨之间,多情的人总是这样无奈,每一件事都有底色,每一个字句都深藏着某一刻的悲与喜,忘记相遇时的激动,忘记离别时的悲伤,谁能做得到?

谁唱着那些春暖花开的歌曲,期待着最美的重逢?

是你?是我?还是她?

离开了一段时光,你也会离开那时候的自已。

最后,镜子中的你不是你,她不是她,而我,早已随风而去。

寂寞当年萧鼓 【元问好.摸鱼儿】

门外的喧嚣声终于安静了下来,在这清寒几许的午夜里,不知远方的你是否如我这般,犹念岁月一如昨昔或单单留在那一刻定格成永恒的某个人?依稀间仿佛听到你的呼吸声与踟蹰的脚步声,还有你落寞的模样。原来你也这样,有着郁郁不得的困倦与慌张。

你在西安,我在广东。从数字的意义上我们之间存在遥远的距离,很遥远很遥远。但在我的记忆里却从未觉得那是距离,从来都没。

遥远有多远?

天涯咫尺亦或咫尺天涯,一如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你的均匀的呼吸声,你是否能看得见我今夜这一刹的沧桑?

陌上花未开,陌上雪未至,冬来得太早,而春却迟迟不到,奈何?不如舒袖,手捧三杯两盏淡酒,心里再装一个渐行渐远的人,临窗,夜景清和,眉尖字,当轩练净,今夜有君无君亦倾城。

城里月光官方美文空间号:180472287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