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贰号)

2015-03-23 13:45 | 作者:故乡的少年 | 散文吧首发

永远不会而且永远会记得她的味道。

在这一刻我绝望的意识到你这次是真的离意已决,从每一个字眼里我感受到了你坚硬如铁的决心,我在心里曾试着再去勉强你一次,可是我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只能在心里默默的说,你这次算是真的赢了。可你知道你赢的太容易了,真的是太容易了,不是我没有这个能力,是我不忍心再次破坏你的坚决,我知道你为此做出的努力。我怕真的伤着你,事实因为我的一时粗心已经伤到了你,为此那刻我在心里很愧疚。我的一再坚持我怕真的让你感到害怕和无奈,也怕因为我扰乱你所谓“幸福”的生活,我想得到这些。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也如你所说,我宁愿意伤到自己,不愿看到你痛苦的表情,所以我只能痛心的无声的默默选择离去。一直以来,我讨厌别人说“拜拜”,这个中洋合并的“玩意”我不喜欢,我也从来不曾对任何人说过,同样我也讨厌你这么说,可我从不会去讨厌你。

晨间,突然刮起了一阵肆虐的风,一下子吹乱了我的思绪,吹湿了我整未合的眼睑,吹冷了我苦涩的唇齿,昨夜我再次将自己驾驭那方向机上,任自己肆意的飘动着,也再次吹乱了我久未波动的心,也不知道自己迷失在哪里,我顿失方寸。

我没有你说的那么优秀和完美,没你说的那么高雅和所谓的绅士,如果你认为我真的具有这些特色而在你眼里是一个威胁你的缘故,我宁可不要,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可以撇弃掉这些使我曾后悔莫及的在你的眼里完美的东西,在你面前我不想需要这些,在我看来不存在的东西,是的,我承认,在有些地方我是放不开,我束缚着自己,但这绝不是你所谓的高雅,其他的我真的找不到一点存在的踪影。我明白现在说这些已经无济于事,我曾努力的去了解你,去洞悉你,可到最后这些最终使我窘迫,至于你说的处理掉的那次眼神的会意,我早已料想到了,但始料不及的是你驾驭他人之手,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自己欺骗自己,我只能想,是你不忍心,你怕自己会流下难过的泪水,若是我,我会的,真的会的。

“在你面前我好想流泪,我的心被你融碎”,我是真的在你面前好想流泪,我想抱着你痛快的哭出声来,在我觉着,那是多么的一件幸福的事情,可如今我不会再有这样奢侈的机会,让我更为遗憾的是,在节日的最后我都没了能向你道声节日的祝福机会,你永远的将我拒之这祝福之外,我好想对你说声,你真的好狠心,真的好狠心。

你是一个好女人,在我的眼里永远都是,从你那里我见识到真正的女人是什么样子,你具备一个真正女人的所有优点,对别人而言这是我自私的只对你一个人看法,是这样,自私也罢,我也很想这么为自己自私一回,希望不会受到女人们的谴责和唾弃。我不否认,你说的很有道理,你我彼此都很细腻,彼此都很清楚的知道对方的弱点,可我始终不能理解的是这难道也会构成你我的积怨,这也是造成你要决意离去的原因,你是说过,你怕因为我比你的“完美”有一天会将你遗忘,所以你早一步先离我而去,想想我不得不佩服你的睿智,可你也过于草率,你只是把我归咎到所有不可信任的男人的范畴里,在你的眼里,男人都是不可相信的,可你想过吗,这个世界除了你们女人还有其他能值得你们用情感去相信的物种吗,再说男人全都不是不可信的,这点我对自己充满自信,我愿意,事实我也是那不知道是多少个唯一中的一个,唯一是相对而言,我很愿意相信每个女人心里都有一个唯一的唯一。

你让我记住了这个节日,永远的记住了这个芬芳的节日,犹如你身上的那股芬芳如粉,让我拿什么将你忘却,告诉我,我该拿拿什么将你忘却,我后悔,我真的后悔,早知到这样我宁可不为当初所为。我想我以后都会惧怕这个节日里那些美好的东西,在我看来都将成为一次次刺伤我的侩具,难道我真的注定一次一次的受到这样的打击和煎熬,此起彼伏。

yu-erh,请你一定要记得我,你真的真的不能不要将我忘记,你要记得我走路的样子;你要记得我独自一人穿梭在人流中孤单的背影;你要记得我曾在你面前的承载笑容的那张脸;你要记得那曾经在城市这头传来的笑声;你要记得我那双曾紧攥着你的双手,你要记得残存着你的气息的我的衬衣;你要记得那半截渗透着我的余温的烟草;你要记得我曾坐过的那个位置和曾唱过的那首歌,你要记得我们共同举杯的曲线和高度;你要记得我一去再返的徘徊;你要记得在你的心里永远给我留着属于我的那个空座,我不想别人肆意的将它占有和位移;你要记得在这个节日你没能让我亲口对你说声节日快乐;你要记得每年这个时节还曾有一声你不曾感受到的祝福;你更要记得我“骂人、说脏话的”情景......

在这无声的离别中,你的心会碎吗,芬芳的节日里,我真的泪若纷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