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燃那只烟

2015-03-23 13:44 | 作者:故乡的少年 | 散文吧首发

再次点燃那根烟,不是钟情与那半截烟草,有的是再一次徘徊于荧屏与键盘间,也是在这样的晚,在这个时侯,喜欢独自踌躇的呆着,很久没有这样了,是很久了,恍惚中我似乎一味的忘却了曾经今夜的这种感觉和情怀,不是不愿意,现在回想起来我宁可不需要泪滴滑落的像这样的夜晚,我已经有些不喜欢了,回想起来,过去和曾经的是一种美好,可如今这样的美好我已经奢求不起,有的只是痛苦,我并不是一个一味的说自己有多么忧郁和痛苦的人,我也有过自己的幸福和愉悦的时候,那个时刻我也同样和你一样只知道什么是好,可以说是忘乎所以的样子,从不会顾虑什么,想不到的是还有这样让自己高兴和舒畅的时候,是的,人都一样,看不到伤疤忘记了痛,痛的时候就知道会留下丝丝伤痕,再次依然是再次。

遇到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心情,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遇到不该遇到的人,不是为了给谁说才这么说,知道了什么是世事难料是什么情景,很久以来总想给你讲一个故事,其实是可以成真的,知道你变了,梦里的你也变了,那天起来其实我就对此耿耿于怀,在很想梦里有你的时候,我临睡前会刻意的去想,希望能梦到,可总是事与愿违,再让自己安静下来不去想你的时候你却悄然走来,这又是拿什么可以去解释的呢?

想起曾听朋友说过的话,人倒霉的时候喝口凉水也会噎着,电视上的台词也有时这么说,想想也的确是这个样子,不幸的是我也荣幸的成为噎着的一个,那就只能自认倒霉了,不然还能怎么样呢。

其实不光是你让我觉得开始陌生,就连我自己也同样是,我不敢说我有多么的有原则和有计划性,但事先想好的事情我会不打任何折扣的去做,即便有什么支叉,昨天我一连喝了三次酒,我知道我不会再收到你让我别再喝酒的信息。刚坐下的时候我就在心里想就是来吃顿饭,胃也不舒服就不要喝酒了,可以少喝点,就当是当作水一样,少许的酒精就可以释放能量,就会不得已控制不住自己,当我最后一次要落坐在那把椅子上的时候,就突然间在心里问了自己一句,这还是我吗,那一刻我真的潜意识中觉得我已经不再是我了,我对从我身体中发出的声音我已经有些觉得疏远和陌生,总觉得那声音不是我自己,可坐下了就什么也不想了,随意的一句男人和酒是有缘的,只知道这样就不用想别的事情了。可是不是这样的,在我的记忆当中我喝酒似乎从没把自己喝的什么也不知道,往往是喝酒后思想越是活跃,看着是深一脚浅一脚的但心里还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应该想些什么,当然这个时候你就是不请自来的一个,突然想起朋友说我多情的那一句话,你是否在我酒后的脑海里也多情了一会,其实不是你多情,多情的依然是我自己,就像我也那么多嘴一样。

什么事情都不会怪你的,不能否认的是人是会变的,其实不是你要把自己变成什么样的,是你由不得自己就哪么不经意的变了,是很多事情和时间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迹,可能你自己还没觉得,但发生在你身上的感受会让你觉得我怎末会这样呢,和你起初想的不是一样的,记得你也这么说过,其实变就变了,是没什么好与坏的,只是变了而已,说不定我那天也会变,可能是我功力尚浅,总变不出来个别的什么样,这次我明显的觉察到这一点,人变了会很可怕的,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可怕,只是你无法让自己相信是这样的,知道什么是判若两人吗,就是那个样子,明显的就是两个个性凸显的e人,分身不乏数。

对于自己做过的事情,想想不对的地方,事后总是多少有些愧疚和歉意,这么说不是为我开脱什么,也不要说我有怎么样的虚伪,在这里说这样的话,没有别人,我无须哪么虚伪和自惭,我要说的这也是我的一个习惯,习惯时候有机会总想给你致以我的歉意,不要说已经没有意义。其实很想对你说声对不起,别管有意义还是没意义,但想说的那一刻我还是希望你能像神仙一样把自己变回你可以接受我说对不起的那个状态,我说的是我的心里话,谁都一样,可是我知道你不能,搁谁身上都一样,包括我自己,因为我们都不是神仙,这就是你和我终究不是一个心的缘故,不要说什么心心相通,不分你我,现在想想那是被一种所谓的致使的一种心灵、理智和情感上的昏迷状态,这样能一直昏迷下去也不是说不是一件好事,不然人都说爱的魔力是很大的,爱能让一个人忘了自己,想得却是爱着的人,可以说无时无刻,分秒不会落下,明明自己饿着肚子却想的是所爱的人是否按时吃饭,明明是自己在翻越栏杆却对她说路上注意安全,可这一切总有清醒的那一刻,不然为什么海誓山盟到了山崩海枯的时候会冒出一句“你怎末这么自私?”回过头来,才明白爱真的这么自私,自私的不是限于不让别人关心你,而是彼此间。

近多半年来,我没有那晚睡的那么早,可以说十一前从未入睡过,几乎都在零点以后或者更深,可能这也是一种习惯,明显的是一种习惯,就如很早的时候对香烟也有规定的时间点上然一根,中午十二点以前不吸烟,下午五点以后直到晚上休息不吸烟,也坚持过很长一段时间,一包烟能在身上装一个礼拜,刚开始的时候觉别人吸烟是一种神采和风度,到后来是为了应酬而吸烟,在最后直到现在是自己的一种需要,精神上的一种强烈需要和愿望,但我还是没有烟瘾,唯独庆幸的就是这一点,这似乎和我说的强烈需要和愿望是一种矛盾,既然是需要怎么会说是没瘾呢???想想是这样的,每当不值班的晚上回家走在路上第一件是就是想着解决温饱问题,第二件事就是给自己说今晚要睡早些,有过这样的时间,可每次都是翻来覆去,像是定了闹钟的阀条一样,也觉得自己有些时候挺累的,自己也甘愿这么累着,甘愿累着的时候那是一种幸福,可没有了甘愿的机会那就纯粹是一种累,精神和肉体的累,干什么都没心劲和情绪,工作马马虎虎,违背了自己的意愿,这一却到现在已经是根深蒂固,因为这也已经是一种习惯,好像不能更改了,事实上就没想着去更改,为什么要更改呢?这是一种后遗症,就是本该留下的残骸。

真是这样的,此刻自己没睡,想得却是你睡了没有,这不矛盾,我要睡了还怎末想你睡了没有,在什么事情上总的有个人要先走一步,总得有个人先退一步,这也是一种协调和应有的步调。看到那些情真意切的殷红的话语,看到那些一句一句的哀求和祈愿,听着那声声沁心的熟悉旋律,那也是现在的我,一切无意间哪么的突然和意外,我其实什么都明白,只是有时不让自己哪么清醒的太早,可能是晚睡的缘故,可这两者不着边呀,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让我清醒的这么早,我宁可有时揣着明白装糊涂,哪怕是自己欺骗自己,别人欺骗不了我,我就自己欺骗自己,可尝试的多少次,可经不起你一次的和盘托出,既然已经哪么做了,又为什么非得说出来呢,已经于事无补的事情为什么还得找个答案呢,其实我觉得我说的很对,你仔细想想真的是那样,先不要在意我以什么方式说了说了什么,在不成熟的时候你做欠妥的赌注这能说明什么呢,虽然我说的有些过于严词,可事实真的就是我说的那样,我不会妥协。

我不知道我要不要睡,睡了就什么也没有了,不睡似乎一切还在,希望也在,我不能控制自己这么独自言语下去,不知道自己该停在那里,到那才合适一些。说没了一下子都灰飞烟灭了,就像乞讨者走过一桌丰盛的酒宴,只有我痴痴的在那守望,我该怎末面对呢,不得不说我是失败的,失败的一塌糊涂,失败的我应接不暇,对你我没有任何准备,开始的那会就没这么想。明天依然是一个检查日,我为什么要突然说这句呢,我们之间关于死的这个话题说起过几次,每次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甚至是每一个字,不同的方式不同的情景,那会我没想着和意识到我会说出那么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来,可能是我情绪失控,我怎末会哪么说呢,说真的我有愧哪么说,只可惜说了在你那得到的只是已经没有任何意义,意义?意义是个什么东西,有意义的事情你没做,没意义的事情你却做了,回过头来谈意义,意义何在???

我感觉我现在有只是麻木的应对,感觉自己一直往后退,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我该怎末做,明天等待我的会是一个什么局面,是我人生的一次残缺,不说别的什么,对我自己而言是这个样子的,即便庆幸的也是一种解脱,可终究我是不幸的,想想我自己一站走到下一站,这一路上什么都遗散完了,也没人过多的问津过,你又理解过我这些天的心情吗,你又过问过几多回,我不是钢筋水泥,也不是历史遗留的神俑,我也需要一种慰籍和抚慰,你又做过些什么,一直以来我完全生活在你生活的阴影下,我的脑子像是洗过一次一样,格式化后有的全是你的,再也容不下自己的一点点东西,忘了那些是属于自己的了,天成我愿,这或许也是对我的一种报应吧,其实你一直在纠正我的一个想法,此刻我也还是想说,是我错了,我错在我把全部的希望给予到了你的身上,我集全身的力气跳出的时候,你却说你先跳吧,别等我了,而我已经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有的只是知道什么是苦苦下坠,等到尘埃落定的那一刻我也必将融入,连挣扎一下的机会也没有了,这样也好,不知道什么是痛是痕,来就来的干脆些,不要让我有弥留的喘息,也算得上是对我的恩赐。

那句话说的很对,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好事不成双,坏事结伴行,何出此言?我算是得到了此言何出。

突然想唱那首老掉牙的《心太软》!!!----夜深了就是不想睡,我是还在想着你,问自己这样到底累与不累呢?也的确是常常忘了那里是家,该怎么回?这就是男人再次点燃的那半截烟草!----男人的累(泪)!!!

二00八年七月三十日凌晨两点三十分落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