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打扰的幸福

2015-03-20 17:39 | 作者:赵子喻 | 散文吧首发

她孤零零的侧躺在床的一边,泪珠大滴大滴涌出眼,打湿了她美丽的长睫毛。久不做声的他,板过她的身子,不耐烦的嚷嚷道“又怎么了?好端端的就哭起来?”

她不是无缘无故的哭泣,这已经是两天以来的第三次了。自从那个30多岁的女人闯入他们的生活,她的泪水就没有断过,淋淋漓漓,像断了线的珍珠粒。她也知道,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会招来嫌弃。可是,她没办法控制自己,从小她就特别哭,就算没有伤心的事,她也总会莫名其妙的痛哭几场。也许上帝给了她一个玻璃般透明易碎的心的同时,又给了她缓解心碎的礼物——爱哭的眼。

他又问了几次之后,战争就爆发了。伴随着她的质问和他的争辩,她的呜呜哭声立刻变成了嗷嚎大哭,像一个撒泼的中年妇女。这样的形象是她最不屑的,现在她为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硬是生生将自己逼成了泼妇的模样。

等到哭声渐渐平息,他继续着他的手机游戏,她依旧侧躺着、背对着他。想到他会为了那个女人,对自己破口大骂,她的心隐隐作痛。她只知道那是个离了婚,自己带着孩子的单亲妈妈,是他以前的同事。她哪里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已经将她的生活搅得天翻地覆。那个女人的信每天出现在他的手机里,不暧昧,却总是借着打牌的名义约他见面。而他,总是借口出门去赴约。于是,压抑了很久的争吵不可避免的爆发了,他不停的否认,她就不停的找出证据,逼他承认。最后在他的妥协中他们又言归于好。反反复复几次后,连她都有点鄙视自己了。

摸着渐渐肿起来的双眼,她开始揣测那个女人的意图,也许真的只是约在一起玩玩牌而已,事情根本就没有她脑海里臆想的那般糟糕。又或者,他会因为她的无理取闹而渐渐远离她,投入那个女人的怀抱。想到这里,她又不甘心,她是知道的,他很爱她,从一开始就爱她,几年来一直小心呵护着她敏感而脆弱的心。就算吵架分手,他也没有放弃过她。只是这一次,她没有了安全感,她对自己失去信心,对他也没有了以往的信任。

想着想着,她开始恨那个女人,她恨她为什么要扰乱她的生活,为什么要打扰她原本唾手可及的幸福。她又感觉自己有点可笑,竟然会记恨一个未曾见面的女人。此刻的她正被某种仇恨缠绕,那种恨夹杂着嫉妒,将她的思绪搅得乱如麻。她很想找个人倾诉,将她心中因为没有安全感而产生的所有不确定,全部吐露出来。可是,哪里还能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人,虽然她也有一份为之努力的工作,可是,一直以来,她都没有真正的朋友,身在异乡,他就是她的整个世界。而此刻她的这个世界正发生着巨变,也许在瞬间就能分崩离析。

她想起了以前的一个朋友,他是最了解她的人。她高兴时,他陪她笑,她难过时,他默默不语,却从不离弃她。只是,这样一份难得的情谊,被她高傲的心默默拒绝了。最终他对她所有的宠爱,在他结婚后就戛然而止了。她还记得,他结婚的前一天,她风尘仆仆赶去,却未曾料到,她是那天最不应该到场的人。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存在,也知道她在他心中的分量,包括他的新娘。所以,当他喝的醉熏熏,当着新娘的面,笨拙的脱掉他的大衣,披在她身上时,她难堪的想哭泣。她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打扰他们的幸福。她只是觉得,他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却始终要不到一个拥抱。她如果不来,可能会抱憾终身。于是,她出现了,而他却失控了。隔壁房间里传来他们激烈的争吵声,她和他的朋友们尴尬的坐在客厅里不知所措。从那以后,她就刻意回避他的一切,不再像以前一样肆无忌惮地打扰他。他偶尔会打来电话,只是寒暄而已,其他的一切对他们而言都太重,已无法再有重启的勇气。

就在今晚,在她和他吵架的此刻,她想起那个朋友,并不只是想找人安慰。她只是突然觉得,她在某种程度上和那个离婚女人一样,打扰着别人的幸福。如果,在他的婚礼那天,她没有出现,他可能只是会失望、难过,却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而她出现了,她便成了他心口的朱砂痣,而变成了新娘手心里的尖刺,时时隐隐作痛,长久搁在他们的幸福之间。就像那个女人,此刻就是她心上刺着的一根绣花针,时时提醒着她,她想要的稳稳的幸福已经变得岌岌可危。

冷战过后,她的眼泪还是悄然无声,不断涌出。他气急败坏扔下手机,认真和她吵起来,字字句句都带着责备、不满和愤怒。直到她歇斯底里,因委屈和绝望不能自控时,他才停下来,怔怔的望着她。她迷迷糊糊走下床,嘴里一直喊着“我要离开你......”待她穿戴好,要出门时,他才反应过来,紧紧抱住了她。

他紧紧抱着瘦弱的她,闻着她淡淡的体香和头发的味道,如若没有那些无谓的猜忌和争吵,他们也是令所有朋友羡慕的一对。只是随着一次次争吵,她再也不敢笃信她会对他一往情深。而他,也没有了当初的温柔相待。

他开始吻她,深深浅浅的吻落到了她的唇边。她没有反抗,却也不像从前,会热情相迎。待他沉沉睡去,她静静看着身旁的这个男人,无数次的想要逃离他身边,最终还是留下来。好像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宿命,使她一直向他靠近,走进他的磁场,跌入不可预知的漩涡里。

她想,如若离开他,她就会四处流浪,从此再也不受羁绊。这样的想法让她在害怕不安中找到了一丝希望。

第二天醒来,她感觉她又可以认真的生活下去了,偶然流泪哭泣,却再也不会为了被别人觊觎的幸福而委曲求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