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马营沟,狼来了的真实故事

2015-03-17 09:30 | 作者:霓裳羽衣 | 散文吧首发

文/霓裳羽衣(尚登英)

我从午后的阳光里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居然是睡在半山腰的草地上的,我的周围空无一人,就连牛羊的影子和叫声都离我那么远。

而我睡着之前,其实是和一个朋友来探路的,用了整整半天的时光,走在这个据说有狼的山沟里。走半天的路,过了一山又一岭,都是一样的风景一样的河流,眼看着目的地藏在云深不知处的山沟看不到头,我却越来越疲累越来越垂头丧气。我疲累的原因不光是由于昨晚的失眠,也由于今早没吃早饭就出发了,更由于走了太多太长的路,感觉实在力不能支,就丧失了继续往前的信心和勇气。

其实细想,这个跟我在草地上睡着没有根本关系,我的睡眠几十年以来每天都不足五小时,而且半里醒来,我的思维反倒更灵敏更活跃,很多灵感就是产生在那个时间里的,要是我能更勤奋一点,将那些灵感及时地捕捉下来,也许我会成为一位伟人,或者至少某个方面的成功人士。但是,限于八点半按部就班的工作时间,我经常在午夜一点多入睡、凌晨三点多醒来、五点左右再睡着、又在六点多起床去叫醒上学的儿子,然后要么再睡一阵到八点起床,要么起来去锻炼一个小时上班... ...如此这般,我也就已经习惯了那么的睡眠时间;也跟我走路太多运动量过大没有关系,我已经坚持徒步一年多时间,几乎每周都要出去登山,几乎走遍了这个高原能走到的山川沟壑,今天才走了不过几公里的路,也不至于将我累成这样。

那么,我想我是陶醉在这个绿色安静的、开满黄牡丹、枇杷花和香柴花的山湾里了。这样的山湾我虽然也见过很多,但是每见一处,都忍不住陶醉于此,都忍不住深于此。

按说,任何的美景看多了都会麻木,都会产生审美疲劳。其实这里只是天祝高原比较美的山湾之一,但不是最美的,而且这里据说还来了狼,不是一只是很多狼,这就让马营沟美丽的风景打了折扣。

众所周知,狼是凶残的吃肉动物,不会因为这里天很蓝草很嫩,它就改变了自己的膳食结构去吃草。而且,据说这一批狼本来不属于这里,它们成群结队地从常年积的青藏高原位于青海的雪山、密林深处窜过来,放肆地扑进天祝高原,攻击了这里的牛群羊群,咬死了十几头长犄角的珍稀动物白牦牛,还闯进了牧民的羊圈,扯断了几只绵羊的肠子。

不过,我们出发的时候还没有听说狼来了的事,听说了以后却也没有怕。因为我们大概都知道狼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的,除非和人迎面相遇,除非它觉得无路可逃。所以,我们放心的继续走,往可能有狼的深山走,该停下来拍花就拍花,该拍水就拍水,完全不将狼来了的那事儿放在眼里。因为我们坚信,这个山里或许真的有狼,但是狼只要听见我们的声音,就会跑得比兔子还要快。所以,应该怕的是它们而不是我们。

但我们真的忽略了,这个“狼不吃人、见人就跑”的规则是人说的,狼却不一定知道,知道了也不一定遵守。人的自以为是,还真是了不得地助长了人类自己的勇气和胆略!因此我们一路走一路说笑一路拍照,一点没有被狼影响好心情,也没有因为狼而影响对马营沟的好印象。

坐在远离目的地的草滩上休息,感觉天那么蓝,草那么绿,漫山遍野一片生机勃勃,我却没有了一点力气。往目的地去的路那么远,沟那么深,我深信我要是继续往沟里走,是要倒在半路上了,就打起了退堂鼓。很努力地用从牧民处打听到的消息去说服以固执出名的同行驴友放弃起初的目的地而去较近处的下掌池也一样能看到天池的劝说失效后,不得已用我一旦走不回来就要他背回来的卑劣手段和强悍语言威胁他,甚至服软,坦然承认我是户外驴群里最弱最无能的驴子这样的低调手段,才使他终于放弃舍近求远探索上掌池那个神仙居所的固执倔强改弦易辙!

往回走了几公里后,往左侧山湾一拐,就走进了可以清楚看到马牙雪山的下马营沟。据说进入沟深处在往上翻一座山就是下掌池,比上掌池的天池更大更圆,路却少了几乎一半。

走在相隔不远就有牧民帐篷的沟里,我心里踏实了很多,加上吃了些东西,脚下也有了力气,就一鼓作气走上了通往天池的山巅。这一回,我似乎足底生风,一点没有掉队,也许只是队友看出我实在走不了太快,有意放慢了脚步吧。

按照本地坐圈的牧民的指点,我们没有走沟里,而是上了半山腰的小路,这里似乎可以欣赏到更多的野花野,往远处看,视野也更开阔,似乎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直通山顶的天池了,我的心情再次松懈下来,坐在一块平整的高坡上休息,终于有机会放松了心情,去欣赏马营沟的风景。

六月的马营沟,像正怀的妙龄女子,头顶绣了云团的蓝头巾,身穿绣满杜鹃花、香柴花的包拉,柔软的腰肢上挂着山那边才郎仁钦送给她的腰刀。她步履轻轻的走着,笑容含蓄优雅,散漫悠闲地放牧着几百只牛羊。我们眼里的马营沟山美水美,花美草美,晴空万里的蓝天美,洁白无瑕的白云美,开满香柴花、枇杷花和鞭麻花的草滩美,跑到山顶吃草的牛羊更美!铺满草原、走进我们镜头的小小的“水晶晶花”尤其美!

一群群雪白的羊儿结伴登上了最高的山巅,一边啃食碧绿的青草和香甜的野花,一边撕下白云擦拭嘴角流下的汁液。母羊们都在这个春季节当了母亲,眼神里流淌着浓浓的幸福

刚刚断奶的小羊羔嘴里喊着妈妈妈妈,眼神却盯向一朵新开的黄牡丹花,它小小的心里一定在想,是不是该把它采下,送给邻家羊圈里那个黑眼窝的小羊羔卓玛?

高大的头羊始终走在羊群前头,它颈下的铃铛叮咚叮咚地响着,提醒它的家人不要掉队,也警告草原上的不速客不要觊觎它的家人族群。白牦牛成群结队走的更远,洁白的皮毛就像披上了雪白的长袍。

说真的马营沟的天真的很美,天蓝、风轻、水甜,草嫩、花美,人勤,憨厚乖顺的牛羊们已经好几年也没有听到过狼群的嚎叫,猎狗的狂吠。

但是今年有点反常,几头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野狼,偷袭了这个沟里的牛羊,好几匹温顺的白牦牛倒在了吃草的山上。好几头还在喂奶的母羊被半夜冲进羊圈的狼咬断了喉咙,将它们还在吃奶的羊羔生生地扔下!

以往大胆的羊儿们不敢再钻进草美花更香的沟垴里,平时乖顺发火时却火气万丈的白牦牛,也不敢再走到草绿水更甜的河湾边。牧民家的牧羊犬本来拴在帐篷边看门,现在也放开了跟着牛羊上山帮牧羊的阿卡、阿奶挡狼去。待嫁的姑娘本来可以呆在家里绣花描朵打酥油,高兴了就到山上唱个花儿,哼个情歌,心烦时去和另一座圈棚的阿代阿切说说话儿,现在却不得不天天出门看护山上的牛羊,盯着山上的沟洼,看着羊群的动静。

这个夏天本来很美,空气中飘满了香柴花浓郁的花香。大批的羊羔刚刚隔奶,大羊的厚毛等着剪掉;传说中那个喜欢撒谎喊狼来了的男孩,早就用生命为自己的调皮付出了代价。可是现在狼真的来了,而且好多狼一起来,凶残的狼群打破了草原的安静吉祥,一夜间将草原的空气弄得血腥浑浊,受惊的羊儿都听说了这个消息,每天出去胆战心惊地环顾左右不能安心吃草,被咬过兄弟的牛儿们恨透了那些凶残的暴徒,也许都商量好了对付饿狼的主意吧。它们端稳了头上长长的犄角,貌似平静的眼神里充满戒备的光。

幽静的山谷自此变成了备战的战场,但是草原的夏天依旧在,草原的鲜花依旧绚丽绽放。来吧,草原的朋友,满山的甜风、遍野的格桑杜鹃欢迎你,只要你不要污染我的草原,不要践踏我的鲜花;来吧,草原的敌人,既然你破坏了我的草原我的家,牧人的猎枪、藏獒的钢牙、牦牛的犄角等待你,血腥的杀戮换来的必将是强硬的报复!

远远近近的风景没有在狼来了的故事中变的暗淡,反而更有了些许神秘,让我更有滋有味地欣赏起这些有可能躲着几只、几十只狼的山沟来。在眼光细细的过滤中,我发现了一般情况下根本不去注意的一些沟壑和山坡处更为幽美的景致,一些远远看去像牛像羊又像狼的动物的影子,但因为都看不清楚而变得模糊迷离。

看着看着,一阵浓重的倦意袭来,我的眼皮打起了架,尽管我极力用狼的狰狞面目来警醒自己也无济于事。我挣扎着对不远处拍花草拍野鸟的同伴说了句“你先拍花我丢个盹”,就在自己用衣服和背包垫起来的简易睡榻上迷糊过去,再也不知身外世界。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从好一顿香甜的酣睡中醒来,突然发现自己居然身处半山腰的草地上,周围没有一点动静,就连在山湾里拍花的同伴也不见了踪影。想看时间,可是掏出装在兜里那个广告称“为发生而生”的小米手机,却发现它已经开不了机,而且浑身火烫,似乎是刚从火堆里扒出来的,可能就是因为一直出于搜网状态还是其他什么狂热的工作状态,最后发烧而亡了吧。

看看天空,太阳西斜,似乎离西边那座高耸入云的雪山不多的一点距离,而周围的云彩有了些黄昏时的无精打采。估计时间也到了午后四点了吧!可是,拍花的伙伴呢?或许他是看我睡的正香,不忍心打扰而独自登顶找天池去了吧。可是估计也该回来了啊!我举起照相机,将焦距调到最大,漫山遍野地搜寻,就是不见一点踪影,心里不免着急,站起来手握喇叭状,对着空无人影的大山连着喊了十几声,别说能听到他的回应,就连大山都不给我一个回声,只好作罢。

背了包继续往上走了一段路,到了一处比较醒目的平缓的高坡草地,再也不想走了,就干脆卸下所有行装,在草地上又躺了半小时左右。心里越来越不踏实,坐起来放眼四望,见离我几米远处有一只土黄色的旱獭立起来看我一眼,立马像人类的田径运动员般地飞速冲向了不远处耸立的那一整块岩石,大约那里有一个洞穴就是它的家吧。我想它是不是将我当做了一匹狼,一匹彩色的变异的吃肉也吃草的狼,才会跑的那样匆忙?

想到这里,我才意识到,我现在居然独自一人在有狼的马营沟!而且是毫无防备的在草地上睡着了!我睡着的时间里,不知道附近有没有狼经过?远处有没有狼觊觎过我?我滴神!这里的狼可不是动画片《喜羊羊与灰太狼》中那只捉不到羊只能吃青蛙蛇而动辄被老婆用平底锅砸得哇哇叫的那只笨狼!更不是童话故事中那只骗了小红帽、吃了她外婆又被猎人一枪打穿肚子救出外婆的那只歪狼!更不是傻乎乎被七只小羊复仇的妈妈用计骗进陷阱送了命的那只呆狼!这里的狼,是能一口咬穿几十斤大绵羊的喉咙、剖开长着尖尖犄角的白牦牛肚子的凶神恶煞!我后怕起来,赶快有所动作,在身边找来许多石头,以防不测,用我的肢体语言和简单武器警告可能在不远处隐秘潜伏的狼,我有和它拼命的准备!

我内心胆怯,却又无法可想无人依赖,只有假装坚强,冷静面对,暗暗用别人告诉我的关于狼不吃人的知识安慰自己。也希望那只或者那批狼是讲原则的,是懂事明理、遵守社会公德、严守人狼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狼,是脱离了低级趣味和原始野性、自觉提高自己品德修养的狼!是只吃肥美生鲜的牛或羊、而不吃咸腥酸腐的人的狼!

但是,无论如何,狼要是真向我扑过来了,估计我也没时间做好准备给它讲明道理,它也顾不上念古兰经或者圣经或者道德经、大悲咒就会先大快朵颐然后一边消化闲着没事才想去人肉搜索我的性别、年龄、体重身高、社会职务或者什么爱好、电话qq什么的!

所以,与其杞人忧天自寻烦恼,还不如处之泰然安之若素吧!这么着,就用刚刚找来的石头拼字玩,石头太少,脑海里又不知该拼什么,就找来一些干牛粪掺和进去,好歹拼成了我的姓氏。又拿了帽子、背包、外衣、手套和登山杖,以及摄影包一起,拼起了一个行走中的人形,用照相机拍下来,一边拍一边变换造型,自己也哑然失笑。

这样折腾半天,还是看不见同伴回来的身影。眼看着天空那轮不再炎炎生热的太阳越来越接近西面的马牙雪山,我的心里不免嘀咕起来。是不是他返回的时候走了其他的路,没看到我醒后移到了这里?也罢,干脆我先下山到有牧民的帐篷的地方去,那里有人的踪迹,狼总不敢来,也是他回去的必经之地,要是他经过没见过,总该做个记号什么的吧?

我也不确定他一定回去了,就将我用牛粪和石块拼成的名字前面直着的一竖改成了向前的一撇,指明着下山的方向,我想他要是从山上下来,看不见我,就该用望远镜瞭望我先前睡觉的地方,也就会很容易发现更鲜明的这个字的,也能看出这个明显的标志的!

我毅然决然走下了山坡,下斜着走到了山沟里,见了在沟里捆柴禾的母女俩,问她们有没有见过一个人下去,她们异口同声说没有下过人,她们一直在这里干活,下去的话会见的。我和她们搭讪着一起从沟里走下来,在水流过的光滑有泥的河道里,划了一个长长的箭头,一直延伸到下面的那个帐篷处,然后就坐在了帐篷外的一块草地上一边吃点心喝水,一边翻看我的照片,心里安然了很多。

又过了十多分钟吧,已经忘记害怕和焦急的我,偶然的抬头,才看到山腰处一个人慢慢走下来,慢慢接近我坐着的地方,逐渐看清就是风尘仆仆显然走到了山顶看到了天池的同伴。

他果然是看我睡着了就没有打扰我独自走了,也果然是下山时用望远镜在老地方找不到我,又在山坡上发现了我用牛粪拼写的字就知道我已经在返回的路上的。哈哈,我们都笑了,马营沟的狼,你果然是遵守规则和秩序的文明狼!你让一个经常出门、见多识广的男人放心大胆地丢下弱小的同伴去登山,你让一个不怎么有能力和你斗争的女人放心大胆的在露天的草地上睡了一觉还做了!你让我们都如此放心,真是没有辜负人类对你的信任啊!

人的脚步不论走多远,返回的路总是非常短暂的。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到了停放座驾的地方,同伴已经换好了鞋,我还在傻乎乎地站在河边等着,猜他到那个地方干嘛去了。直到他招呼我,才发现他身边可不就是我们停放车的账房和盖起来的摩托车?

回来的路上,我们都有点心满意足,尤其是我,丝毫没有为自己因为睡眠而错失了看到天池的机会而遗憾,更没有为他只顾着自己登山而丢下我一个人喂狼而恼火,反倒有些惊险中寻求刺激的兴奋和好玩,更品尝到一种自参加户外活动以来没有过的意外体验。

途中,天色阴沉昏暗,我坐在车后仍然恹恹欲睡,同行的同伴怕我睡着了掉下车去,不时提醒我一声,我梦醒来假装清醒答应一声,努力睁着眼看两边的风景。

天下起了小,我们的肩头一阵湿一阵干,幸亏了这防风防雨的户外服啊,让我们安然无恙的回到了城里,才发现县城里其实并没有下雨,原来我们一直和山雨并驾齐驱,而终于,它没有追上我们,或者是它本来就是为我们送行,并没有要进城的意思。

这个美丽的夏天,美丽的马营沟啊,我虽然没有走近你的天池,享受你的甘霖,但是我居然在狼的眼皮下偷得浮世半日闲,居然还在草原的怀里做了梦!

2014年6月12日草拟诗稿

2014年7月28日改作散文

2014年12月18日再改

附: 做梦马营沟

马营沟,这个夏天我来到你的怀抱

我来之前狼来过我走时狼还没走

狼来了带走了你的宁静你的安谧

还在你的草原上和河谷里品尝了羊血的甘美

我来了享用了你的美景闻到了你的花香

还在你午后艳阳下的怀抱里美美地睡了一觉

我在睡着时忘记了狼的存在

狼在溜达时估计觊觎了我的睡态

我醒了听到大羊小羊遥相呼应喊成一片

也看到大羊们长长的绒毛在风中舞蹈

看到偏斜的太阳有点颤抖

跑到山巅吃草的牦牛走下了山岗

我的伙伴急于拜谒天池,便撂下睡着的我独自行走

我甜甜美美做着梦忘了狼就在马营沟的怀抱

是不是我和狼也有了一场近距离接触

有了一场我不知道实情的神秘会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