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开

2015-03-15 15:04 | 作者:梦里花开 | 散文吧首发

文/里花开【十里潇湘文学社】 qq:2905545741 社团qq群:234586876

或许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承载着一片天空,或蔚蓝,或暗淡。

——题记

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子,行走在江南的每一寸土地,尝尽百味,品尽百悲。相逢数人,邂逅数人。抚过那深宫庭院的黛瓦白墙,靠过那油漆斑驳的殷红石柱,朦胧中的点点都会化作前朝那不可搜寻的历史。阡陌红尘,清欢人间。总要经历很多事,才能学会放下,听禅诉音。南宫有月,彼岸有鹊。总要接受很多痛,才能变得麻木,心如顽石。都说女儿如水,怎知也有肝胆!纵不能披甲出战,却也傲骨铮铮,不谈七尺,也四五分之像。

今生,很想做那样的一类女子:不管在何种境遇里,都不会有后悔念头,做了就是做了,即使能回头却也不回头。生命里,何苦求得大喜,转眼一看,竟是大悲!悲悲喜喜,喜喜悲悲,怎么就不会有一种心情,不悲不喜,淡然处世?静候佛前,静待花开。三生信念,三世痴缠。不管你现在是童稚幼面,还是白发苍颜,总要到了孟婆那里才吐露奈何。

十几载光阴,我依然没有按照人生的固定轨迹奔波。一条流光溢彩,一条荆棘遍布,还是欣然的接受了荆棘的这个名字,凤凰,终究是自己配不得的。

明净心处,秋水伊人,归归红尘路,遥遥不知归处。累了的时候,放下包袱倚石而歇,渴了,身边自有清泉。

清风明月,万家宫阙。华灯初上,唯有几个无家归人如我一般四处飘荡。我不知道流年到底稀释了多少被忽略了的时光,茫茫长廊,然后不留声息的走进轮回里的沧桑老巷。岸边的古琴悠扬,在一个混乱间散成找不到的过往。岁岁年年的痴狂,年年岁岁的悲伤

故事仿佛只写了一半,而人生没有人能说清是长是,或许天边,或许眼前。不是圣人,又怎能预料?妄自揣度真会伪了天意。

如果堤柳真的像发絮,那么,我可否如你所说,在某个清晨,或晚,招来雅致的风,为它梳妆?

如果人真的有来世,那么,我可否一如既往的相信你,在某个没有记载的朝代,与你共享山河锦绣?

故人微叹,薄夜已晚,枯酒断肠,各自飞扬。匆匆忙忙的一场,只落在了笔锋处的微凉。思念也许会发烫,一声挽歌的奏响,死又何妨?

福兮祸兮,都是上天安排的话剧,每一场都是精彩的,可结局却不一定和你心意。转念,又有什么关系呢?淡然一笑,不过烟云过眼,不值一提。如若水墨画般,看似暗淡,不知其精髓在笔墨深处,莞尔一笑,迷惑众生。

繁华三千的过往,几人能挣脱尘世负累?几人能看破山河?心有千结,泪流千行,结结依连,行行悲伤。

有时候,看不清云淡,有时候,分不清酒浓。纵是一生,也不知是淡好,还是浓好。无数个风交加的夜晚,一盏枯油灯,陪我暗暗思量,无始无终。想到头都痛了,出门走走,孰料又受了风寒,究竟是天意弄人啊。他们说月老和孟婆前世或许是一对情人,一个牵线,一个断念。而我,竟可悲到无线牵无念断。

五更灯火,隐约几家的闪烁。隔川不朽,执子之手。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忘何妨,无情伤,一年之瞬也断肠。竹之彷,莲之徨。世人皆其雅韵,愁容其实隐于竹节之悲,两色之错。

红豆自古被寄予为相思之物,可那触目惊心的红色,总在不经意的某个时辰,使我不忍去看。时代变迁的太快,更替之间,却也找不到你了。生命里,蕴含了太多玄机,过不去的就说造化弄人。我们之间的每一个或许都是周公的黑白棋,有的尘埃落定,有的犹豫不决,还有的无处安家。漫步海角天涯,你还能分清那落花流水,到底孰有情,孰无意,亦或者,二者都无相遇之心呢?

人生,本就是一场自导自演的戏,里面的强者不是你, 而是,看戏的人,可我们搜寻了那么久,那么久,它依然无衷的观望。直到故事终结,直到生命枯萎,他才会在你的剧本上打下对错的勾勒。而你原以为生命中重要的人,其实都是擦肩一眼的过客。

也许,面对眼前的尔虞我诈,你厌倦了,但当你行走江南,我确信,无论多么复杂的思绪,再也找不到令你头痛的话。青石路的小巷,只住着几户人家,茫茫的青天,只飘着袅袅炊烟,不经意的几只大雁,便让心情静如秋水长天。

昙花一现,只在深夜,而人生,时刻都是花期之愿。或许你是上天的恩宠,亦或许是地狱的罪人,转世,就都是一如既往的新开始。这一切,我说我信命,信他有来世,有轮回。这一切,我又说我不信命,不信上天可以随便描摹人生。

当夜阑人静,你又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天与天到底相隔多远?三季,接邻?

人生在世,便要学会如何为自己的人生下注。不要畏惧,输,土,赢,亦是土。当结果知晓,是否便应了一句话:我若离去,后会无期?聚散无常,就像穿山过海而来的风,不知何时来与去留。半生荏苒,风尘几度。也许过后,我不再是我,你不再是你,留不下任何,带不走任何。一切都是一如当初的赤裸裸。没有流芳百世,没有名垂千古,平淡一生,安然一生。

素韵黯雅,笔墨处消逝了一指流沙 。晚风总会令人感到彷徨,想把自己融入夜色无奈没有丝毫一致的轻柔。思想总束缚在尘世金钱之中,我多想抛开一切,相忘于江湖,观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丹青雁,何怨?青玉案,怎安?生如花,死若秋叶,屈指几人?寥寥无几,才下眉头,又上心头。时光不会为任何而停留,潇潇数载,只长了不经意的相守、我曾许诺,来世化作深宫里的一砖一瓦,伫立天下,只接纳无根落叶,只支撑休憩归鸟,无悲无念,无心无情。

笔落至此,我不知道究竟几人会看懂我,我只想要一方天空,一方属于自己的天空,对着太阳,星辰,朗月诉说想念,在所有喧嚣都停止了的时刻 ,如落梅姐姐所说:安宁如水,慈悲简静。

我有一片天空,蔚蓝,悠然。——尾记【梦里花开止笔于此】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