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不懂?黑夜洪荒

2015-03-10 21:39 | 作者:花落影人归去 | 散文吧首发

就好比白天不懂的黑,天不知的寒。久违的太阳,久违的温暖,一切的肃杀便被抹杀得无影无踪。爬山虎一层层落在落地窗上,在灯光及月光的照射下也疯长得异常顽强,所以才会有一年四季的郁郁葱葱,才会有这房屋的冬暖凉。

灯光反射在玻璃上,看不清窗外的夜空——到底是繁星点点,还是月色如水,又或是乌云重重。只能看到楼下明亮的灯光,夜里仍旧不停息的人们。这个城市是没有黑夜的,一天25个小时,都有人在以不同的方式不停歇着,但于个人,于自身,又是做不到。

原本好像很累,静到极致的深夜里,还是能延伸出那么久远,那么久远。偶尔传来阵阵音乐的浪花,瞬间覆盖宇宙洪荒,又瞬间消失在凄清黑暗中。黑夜,就是这样,能吞噬一切,能给与一切。此与彼的延伸,是银河的两端,星系的层出不穷,是捉摸不透的黑洞,是宁静的来源与归宿。

你在这端,我在那端,彼此相隔的,只有一个黑夜,一段银河。白天很暖,暖到花儿都开,暖到弥散在空气中沁人心脾的花香,都不知道是桃花梨花杏花,又或是罂粟?落在水里,还是继续飘向那未知的远方?

你不知,我亦不知。那散落银河的星光,杜绝了黑夜不黑亮,开启了美向往,也传染了深深寒凉。之前夕阳,把光芒传播在含泪的脸庞,却抵挡不住,滴落的泪水,走向埋葬。

侘寂之外,怅惘之上,可还有容身之所?墙壁微小的缝隙中,能不能留出一棵草长的力量?微米之外,便是纳米;缝隙之中,便是生长。微米不懂纳米,缝隙懂得生长。留白是为了填补的美,落泪是为了将来的笑,黑夜是为了黎明,黑夜是为了光芒。

你听,黑夜的前奏曲响起,小部分的主打曲又要奏响。凌晨的风光芒万丈,却不如清晨的风一分凄凉。没有暖阳的黑夜,终究是要步步寒凉。

霞光,曙光;银河,远方。

不懂,是一种奢求,是一种自然,是一种无奈。就好像杯中的水,露制空气中,怎能奢望它渐渐增长,渐渐升温?夜的薄凉一点点浸染,热量一点点消散,幻化在空气里,幻化在呼吸里,幻化在身边意识里。要热,重新,打一杯,可好?

细看,爬山虎也有枯黄,顽强,还是注定更新换代,才能获得永恒的生长。那灯光,亮了很久,不是永恒,只是对于见证者来说,见证不完,那段时间的限定词里,叫做永恒。走远,走远,向外看,终究会熄灭。你是谁的见证者?谁是你的见证者?谁是谁的永恒,谁注定在下一波摆渡里人走茶凉?走远,走远,这一切,又在下一个见证者的眼中。

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

你在,我在,此时,此刻,此地,此身,此次,便是足矣。

其后,哪怕是洪荒覆盖一切,管他谁不懂谁的黑,管它黎明黑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