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让阳光驻进心底

2015-03-09 17:40 | 作者:璞 ッ夏 | 散文吧首发

清晨的空气,带着海棠花的香甜,阳光冲破雾气洒落在树林中。一切都是那样轻柔,那样安逸。

喜鹊叽叽喳喳在枝头搭窝,我站在小院里把这一幕温馨刻进相机。小院,宁静的小院,到处都是童年的欢声笑语,一不小心就会触及到儿时的秘密。闭上眼,浮现出仿佛昨日的孩子们的纯真的笑脸。伸手去够,却离我越来越远。“啪”的一声,那是泪珠破碎的声音。

是我错了吗?从一出生就是个错?

那时我还小,但不代表我什么都不记得。我知道他们从一开始就不看好父母这桩婚事,我从小跟父母生活,不吵不闹不多话,被扣上“懂事的乖孩子”的帽子。我不知道为什么,即使这样乖的我,也会让那些人不喜欢,当然,这是后话。

外婆疼她的每一个孩子,当然包括我。只是我常年不在她身边,就算她再疼我,也带着数日不见的惊喜,不过那几天比较明显罢了——我回到小院的时候。我从来不争,本本分分,拿到自己应得的就好。摩挲着墙上的照片,看着那熟悉的幼时的笑脸,心渐渐变凉。彼时我们三个多好啊,笑容纯净的不掺杂任何虚假。胖乎乎扎着羊角辫的善良大姐,穿着开裆裤满院乱跑的顽皮小弟,记忆模糊了我的样子,只知道我笑,咧着嘴吧笑个没完。我们在厢房扮家家酒,大姐是妈妈。多好,多好!呵呵,真不知道你们时不时会记起那时,会不会觉得其实我没你们讲的那样不堪。

时光荏苒,只是因为我们都长大了吗?大了,便不再亲密无间,大了,心里便有了隔阂?可是,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为什么,你们要那样排斥我?为什么,你们两家要那样排斥我?仅仅是我....

两只喜鹊勤劳地飞来飞去,你来我往,有时为了找到一根满意的树枝不惜飞很远。然后回来又叽叽喳喳一番,仿佛在告诉对方哪里有坚固的枝条。

站在外屋,只有一条门帘相隔,我的腿却有千斤重,胳膊无论如何都掀不开眼前的阻碍,胸口一阵抽搐,眼眶却着实没有含泪。屋子里,老人正小声跟母亲耳语 “她二姨说她,那小丫头,哼,有主意,以后指不定啥时候得把她妈卖了。” 哦,是吗?原来在你眼中我是个这样的坏丫头。二姨,你可是我亲姨。“程昊说了,你家闺女没二儿她家闺女实诚,别看你家闺女成天不言不语的,跟你一样,心眼多。所以还得跟那个大姐亲,以后....” 我听不下去了,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

这样,一切变化都有了理由。姐姐到我家来玩,一个不小心不知说了什么就惹她不理不睬;小弟也是尽量远离我,做做表面功夫,笑里含着疏离。我又是哪个地方做得不对,哪里做得让你们不满意,凭什么给我脸色看!?为什么,不能给我个拥抱?我又不是毒药,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明媚的笑脸?我只是个孩子啊!

算了,我知道从哪里开始的了。

从大姐学习开始不如我,从小弟开始得病变得厌学。我不过是考上了一所一本院校,真的至于么?羡慕嫉妒得只剩下恨了?我的成绩是我自己努力换来的,你们凭什么瞧不起?我知道上学不是唯一的出路,我也没说过自己以后一定比你们任何一个都强,我有我自己的路要走,仅此而已,只是路不同而已,却间隙了亲情,我不知道还有比这再可悲的吗。

记得那日大姐高考失利,填报志愿时哭成泪人,我随着她出小院散步,只是散步,并无多言。等她情绪稍稳定,她赶我回去。小弟随后来到,她对我说:“快回去,回去好好学习,别跟你大姐我似的。”然后当我独自一人回到小院时,就知道,有些东西,变了。最伤人的便是,我们再也回不去。

开学前我打算从小院走,陪两位老人多些时日。说起如何回校,我以为姨家舅家都有车,送我去车站还不简单?姨夫念叨上班,可能送不了我,舅舅随口答应送我到学校都没问题。只是临行前,他变了卦。我瞬间知晓了地位,心灰意冷不再挣扎。

舅,姨,只此一次,从今往后都不会再麻烦你们接送。我,说到做到。

我不是别人,是你们侄女,是你小妹,是你大姐。

请让阳光驻进心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