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幻化成诗篇

2011-09-16 13:44 | 作者:核二二 | 散文吧首发

云中谁寄锦书来,深秋的落叶如蝴蝶翻飞,雁字回时,落三更。手中一片黄叶,两滴水珠,秋雨潇潇,涂抹诗情画意翩跹。遥见很久以前,远古的钟音涤荡千年,在耳际萦绕徘徊。于是,雨打芭蕉的诗情,雨水低落屋檐的画意,雨声缅怀的音律里,千年前的你,蓦然出现在眼前。秋水双眸,敛着怜;秀眉深锁,贴着愁绪。一袭青色罗裙换了当年彩裙招招。时过境迁,故人已去。你徘徊留恋的不舍,不过是他人笔下寥寥数笔的记载。宣墨笔豪,才名卓著,不是你要的彼岸。秋雨潇潇,芭蕉雨,红烛蜡泪相思无限。曾几何时,素手纤纤剪一段烛光,经书卷卷,卷帙浩繁,又是谁红袖添香,望一眼话意深长。彼此意会,无声胜有声。

然而,铁蹄金戈,皇城破,帝王降。独留遗恨,望江南。一路潜逃,挚爱赵明诚,不幸病故;一路漂泊无依,孤灯苦旅。国破家亡,遗恨年年,望珠泪残妆,心内渺茫,皆是一腔愤慨无处怨。“生当做人杰”,是你对现世望风而降的讥讽;“死亦为鬼雄”,是你对那些不战而逃的将士的不屑。“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是你对项羽的仰慕,与今人事全非的无奈与气氛。借项羽的宁死不屈反讽徽宗父子的丧权辱国,来表达对宋王朝的愤恨。“十四万人齐卸甲,竟无一个是男儿。”今时今日,才方明了高门子弟无良将,一闻沙场怯如鸡。心神念转,眼前唯见得秋雨萧飒梧桐叶,夜雨滴滴到天明。

情到深处人孤独,幸好,有金石书画相伴平身。处忧患穷困而志不屈,萦绕于心中的悲伤愁结,于诗词曲律中寻得自己的归结。“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你随口吐出的心思,吐露多少人心声,战乱离别,亲人天各一方,那难以启口的内心隐秘,刺人衷肠,却宁可自我承受,也不愿再增加他人负担。“故乡何处是,忘了除非醉”,醉生死,醉中何须醉,醒来未必醒。浊酒清醒,物是人非,思乡情徘徊萦绕。“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对于北方深切的怀恋,对于王朝衰败的无可奈何,可惜身事女儿身,如何痛心疾首,只换得个“物是人非事事休”,落得个“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的生活境遇。然而,这磨灭不了你在词工韵律上的才就。烟雨多情的江南,烟柳画,十里歌舞,溶解不了的深愁浅恨;画舫雨声,十万人家,断不绝你对故乡的思念。然而,彼时彼年的境地,却让你对人生通透许多。在柔情的江南,写出一阕阙千古绝唱。

明朝杨慎在其《词品》中说:“宋人中填词,易安亦称冠绝,使在衣冠,当于秦七、黄九争,不独争雄于闺阁也。”清人陈景云在谈到你的《金石录后序》时说:“其文淋漓曲折,笔墨不减乃翁。‘中郎有女堪传业’,文叔之谓耶。”千古奇才,不减其辉。

时光千屡,白驹过隙,你一生多舛命途,一世才情,便生了诗情画意翩翩。花自飘零水自流,辗转千年,落花流水飘过多少人心海,又有多少花瓣陨落,多少流水东去。唯有你,一抹心中清泉,伴着落花,在人们心中流淌出一道明月光霞。纵使时光荏苒,乱世成殇,依然闪闪耀眼于群星之中。苒苒才情,潇潇横溢,历久弥新,馥郁芬芳。

大江东去浪淘过,乱世成灰转眼没。一壶浊酒,一抹浅愁,一阕词篇,便在这浩浩汤汤的史册里,占了一席之地。在浩如烟海的词海中独树一帜。奢华浮梦,抵不过回眸一笑弃尽千古。前半生的浮名幸福,后半生的世态炎凉,人生几何,浮生一叹,恩仇皆忘。

千年风光,百代光阴。你的词,你的才,当大浪淘沙,当铅华洗尽,便在世人的传说中,幻化成迷人的诗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