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野屠花

2015-03-02 19:23 | 作者:花晓诺 | 散文吧首发

百花国上方的天空由灰青色慢慢转变为鱼肚白。细碎的阳光透过窗户打在了依旧还未苏醒的琼花脸上,那张娇美的脸庞就像某个偷偷绽放的昙花一样湛洁而美好

过了一会,琼花从睡中醒来,揉了揉朦胧的睡眼,隐约看到了昨天晚上花少送来的莲花灯盏还未熄灭,那残留的余温坚强地维持着最后一丝生机,就像百花园里的花朵那样顽强。

侍女海棠走进来如往常一样将百花匣打开,一股月桂的清香氤氲在琼花木质的闺房里,闻香后的琼花突然留下了眼泪

琼花想起了自己母亲花娘,一个钟月桂的美丽女子,就连走路也会留下月桂的余香。在琼花的记忆里,母亲身上一直保留着独特的月桂香。而月桂,也是唯一一样,琼花可以用来怀念母亲的事物了。

有多久没见过母亲了呢?琼花回想起母亲,总有一些忧伤的情节在心中,无法驱散。从琼花三岁时,就离开了母亲,与父亲聂容和比自己大四岁的哥哥花少生活在一起。母亲原是天上的百花仙女,因爱上了父亲百花国的王聂容而变成了凡身肉体。在琼花三岁的时候因身体虚弱而被父亲放在百花园中最隐蔽的一个处所云池内调养,从未出来过。为了让花娘拥有一个安静的环境安心调养,聂容十多年来从来没有让琼花和花少去见过花娘,自己也就去了两次。

琼花一直想见母亲一面,可她知道,自己的出现只会让母亲更累。父亲曾说过,身在云池的母亲就像睡着了一样,不需要任何人的打扰,等到她真的自己苏醒了的那一天,也就可以和琼花他们团聚了。

琼花随便吃了一点茉莉花瓣粥就走到了百花园内,想看看昨天夜里有哪些花苞伴着月亮的清辉绽开。

走到玫瑰园里,琼花停下了脚步,这些昨天还是瘦弱的花骨朵今天已经绽放成了娇艳饱满的玫瑰,在阳光的照耀下如焰火一般热烈而明媚,好像想要把人的眼睛灼伤一样。琼花突然想起父亲的寿辰快要到了,不如让海棠教自己做玫瑰清露为父亲驱暑,琼花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感到快乐,于是高兴地随手摘了一朵玫瑰插在了自己的头上,蹦蹦跳跳地走了。

在百花园里走了许久,琼花也累了,本想回到自己的万香园中去,又想想已几日未曾见父亲,不如去父亲的御康园里向父亲问声好。于是,就迈着疲倦的身躯向御康园走去。

走到了御康园中,琼花一下子被盛开的繁荣的紫藤花给吸引住了,才几日不来,这些花已按耐不住急迫绽放的心,争先恐后地盛开了。

琼花快走进父亲房间的时候,隐约听到了父亲在和什么人说话,琼花恐怕惊扰了父亲,便在御康园中的长满花藤的凉亭里坐下小憩。

不知不觉,琼花在凉亭内睡着了,睡梦中隐约听到有一个少年的声音在呼唤她,她渐渐睁开了眼睛,看到了一个身穿蓝衣的少年就站在她的旁边,只见那少年面容清秀俊美,一双似刀锋般尖锐的眼睛却没有让人产生惧怕感,腰间还配了一把精致的剑,绿色的剑穗与蓝色的腰带的完美搭配,让人产生一种舒服的感觉,就像琼花在每个兰花盛开的日子里问到的那种微妙的香味,似对味蕾的一种洗礼。琼花一下子沉浸在这种感觉中,无法自拔。

“姑娘,醒来,姑娘,,,”那少年喊道。

琼花这才从中醒来。

“姑娘,不知你是哪园里的,还请你回屋休息,在外面容易着凉。”少年说完便要离开。

“且慢”,琼花起身对少年说。

“不知公子是何人,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少年转过身来,面带笑容恭敬地答道:“我是百花国新来的花医屠野,初次见面,望日后多多指教”。

琼花听后立即明白,此人就是前几日哥哥说的那个医术高明的花医。真是闻名不如一见,不过看他年纪也和自己不相上下,他真的像哥哥口中说的那样神奇吗?

琼花和那个叫屠野的少年又简短地聊了几句,才知道他是从深山里来的,因从小与植物花草生活在一起,再加上和医术精湛的爷爷的教导,所以对医术有所研究。

自从与那个叫做屠野的少年相遇之后,琼花的心底某个柔软的角落突然就温暖起来,好像洒了大片带露的蔷薇花瓣。这种心情纯粹而美好,琼花小心翼翼地将这份唯美的心情保存在心底,好好珍藏。

往后的日子里,琼花每天都会往父亲的御康园里跑,然后偷偷地躲在屠野背后看他悉心地照料每一朵花儿,有时候她会走上前去,与屠野说几句话,无非就是一些有关花花草草的话题,每次面对琼花的问题,屠野都会耐心地给她讲解。

在屠野的心中,琼花是他生命里美好的存在,自从他那次在凉亭里见到那个睡着时像婴儿一样纯净,头上还戴着一朵玫瑰的琼花时,就已经决定,他要永远保护她。

屠野如往常一样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他把腰间的短剑拿下来放在床头。夜已经很深了,他却没有一丝困意,于是走到檀木桌旁,为自己泡了一杯前两日琼花送来的茉莉花茶,晒干的花瓣在滚烫的开水的浸泡下很快地透出一股无法阻挡的香气,一下子冲击到了屠野的感觉器官里,那种美好的感觉就像是小时候爷爷每天带着自己去附近的深山为山里的花草看病,通常都是爷爷背着一个竹筐,里面放着一些爷爷自己研制的药物,还有一些屠野爱吃的果子,而屠野坐在一匹叫做绿驹的马儿的马背上,祖孙二人就这样踩着细密的阳光向山顶走去。

想到这里,屠野深藏的悲伤便涌上心头,他放下杯子,走向窗口,看到月光倾斜在静谧的百花园中,果真是一副绝美的景致。是时候动手了,他心想。千万不能被这份眼前的安逸蒙蔽了自己初心。

聂容的寿辰如期到来,这一日,百花国上下歌舞升平,处处洋溢着欢乐的气息。琼花带着亲手做的玫瑰花露来到御康园,准备亲手送给父亲。刚走到御康园便看到了在凉亭下等候许久的屠野,便高兴地走了过去。屠野从身上掏出了一封信和一块刻有猛虎的玉递给了琼花,说:“一定要等晚上回去之后再打开。”说罢便转身离开。

琼花的心里偷偷地绽开了一朵莲,脸上因喜悦留下的红晕迟迟未能驱散。她很是好奇信里面写的是什么,但是她会听屠野的话,晚上回去再打开来看。她一直没有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屠野,在他心中,一定是以为她是个普通的侍女吧。是不是该告诉她自己是百花国公主这个事实呢。这时,哥哥花少走来,用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琼花的脑袋,才让琼花从思绪中出来。:“傻妹妹,想什么呢?”说完,还没等琼花反击,便强制性地拉着琼花向父亲的屋内走去。

家宴结束后,已临近傍晚,琼花提前离开了父亲的宫殿。接下来父亲和哥哥还要招待一些有功的臣民,听说还有花医屠野。琼花还不想让屠野知道自己的身份,便很快地回到了自己的万香园。

琼花回到自己的房间,怀揣着一颗期待的心情将早上屠野给她的信封慢慢打开,就像小时候等着吃母亲为他们做的桂花糕一样焦急。她拆开信件,湛白的纸上赫然写着几个字,“明天早上带着猛虎玉在城外观音庙等我 ————屠野”。

琼花一边小心翼翼地将信重新折叠好,装入信封,一边想着屠野,初次见到他时的那袭蓝衫,还有腰间的那把配有绿色剑穗的短剑,还有那双明亮的眼,仿佛所有的光芒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倾刻间琼花有种恍惚的感觉,想着可能是太疲劳的缘故,便躺在了床上,很快便伴着百花匣里散发出的玫瑰清香进去了梦乡。

不知睡了几个时辰,琼花被一阵刺耳的响声给吵醒,刚想要起身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侍女海棠便急匆匆地闯了进来,脸上还有一些泪痕。海棠一下子跪在琼花身旁,哭着告诉琼花,“公主,聂容王被刺杀了!”琼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尽管她想起刚才吵醒她的钟声正是报丧钟,父亲以前告诉过自己,只有他们家里的人去世了的时候报丧钟才会被敲响。

琼花的心突然像被什么重物深深地撞击了一样,大脑也一片空白,她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努力让自己的身体不再颤抖,她的眼泪是无声的。她真的要失去父亲了吗?那个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百花国的具有至高无上威望的王,那个疼她,爱她,宠她,满足她任何愿望的父亲,真的离开了吗?她一下子冲出房门,直奔父亲的御康园走去。

此时,御康园的各种花朵也已黯然失色,有的已经凋零。百花园里的花是有灵性的,人去花亡,果真这就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宿命。

走进父亲的卧室,琼花看到平日里总爱和自己嬉闹的哥哥花少此刻就跪在父亲床边,低着头面无表情,旁边还站着几个父亲随身的侍从,除了微弱的抽泣声再没有其他的声音,死一般的寂静让琼花心中惶恐不安。只见父亲平静地躺在床上,表情安然,只是胸口插了一把短剑。琼花一下子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那把剑,对,就是那把剑,屠野别在腰间的那把,还有那个沾满父亲鲜血的绿色的剑穗,仿佛在露出可憎的笑脸来嘲笑自己的无知。

琼花一下子摊在在父亲床前,失去了所有的力气。那些五彩斑斓的记忆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只留下,刺骨的,切肤的疼痛,关于爱的,关于仇恨,一下子交织在一起。

琼花一整夜都和哥哥守在父亲的身边。百花国此时已陷入一片混乱,全城的人们都知道,一个叫屠野的花医刺杀了他们的王聂容,现在全城的人都在搜捕他,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可是搜寻了一夜也没有结果。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屠野的藏身之所。他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屠野成了一个全城上下的谜。

第二天早晨,琼花带上那块猛虎玉和御医从父亲身上拔掉的那把短剑向城门走去。

本是百花齐放的时节,此时却失去了所有的生机,变得惨淡,萧条。琼花记忆中的那个蓝衣少年已变成了一个吸血的恶魔,如果一切真的因为仇恨开始的,那就让自己用仇恨作为结束吧。

花开文学社十二锦瑟之-贝灵草

QQ54367962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