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

2015-02-16 10:58 | 作者:美丽人生 | 散文吧首发

有人说,相的人厮守在一起,连光阴都是美的。我想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爱过,唯有爱过才可以深刻地体会到,那种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每寸肌肤都可以在清风朗月下舒展。爱的时候,会发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粗衣素布也秀丽,淡饭清茶也温馨。——题记

年轻的时候,美丽且纯真,一头乌黑的秀发,额头一排小扇子般齐齐的留海,一笑两个深深的梨窝,一朵花明媚的开在脸上。

追求者数不胜数,富家公子,企业高管,豪门大亨,当然也不乏默默无闻的小流之辈,踏破了她家的门槛。可是,这些人没有动她半点芳心,她的意中人是一个厨子,谈不上帅,一脸的憨厚老实。父母大人是万般的不同意,可是她喜欢。最后,终是她赢了,锣鼓喧天,唢呐阵阵,洞房里,红烛摇曳,厨子迎娶了她。

婚后,她过的并不富裕,家里还有一个瘫痪的老娘,厨子在外拼搏,养家糊口,她在家里照顾老娘。俏丽秀美的面容渐渐的光泽不再,细腻白皙的双手也变得粗糙不堪。旁人眼里,她是不幸的,没嫁入豪门,还得给瘫痪的老娘当使唤丫头。人们见了总不免可怜她。可是,她的脸上永远笑呵呵的,见了人就亲切的打招呼,家里养着鸡鸭,还有三口人的庄稼地照料着,她走起路来风风火火的,看不到半点落魄人的滞气。她的微笑,是蓝天上挂着的一轮温暖太阳

有一次,和少时的好姐妹凑到一块,高雅大气的酒楼里,她坐在其中,粗陋的衣衫,素面朝天,是一簇簇繁花招展中的狗尾巴草。 三个女人一台戏,那十个女人就是一部电视连续剧了。比房子,比车子,比丈夫,好不热闹。闲暇之余,她们会用怜悯的眼光打量着她:娟,不要活的太累,有困难的话跟我们说哈!她微笑着不语,只静静的聆听。

曲终人散时,一个身影伫立在店门口的木槿树下,风一过,繁花簌簌落下,点点凉意,已是秋了。她笑着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干嘛不进去?他手里捧着一个毛巾裹着的搪瓷缸,瘢痕累累的,嘿嘿笑着:呵呵,没什么的,就来了一会儿!这是给你熬的山药糯米红枣粥,你的胃不好,天又凉,快趁热喝了吧。那一刻她笑的好美,如一朵绽放的蔷薇花!

没有人知晓,她胃不好,他就天天给她煲养胃粥。她身体寒,手脚冰凉,天里,他就提前给她暖好被窝,夜搂着她的脚睡。她怕黑,经常失眠,他就天天哄她睡着了,自己才会睡。她得眼疾,反反复复一年有余,他守在病床前呵护她如新生的婴孩,在她面前只是笑呵呵,背过身去偷偷抹泪。这些真的没有人知晓!可是他们活的很幸福!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爱情不是找来的,而是守来的。爱情是共得了患难,同得了甘苦,是你若不离不齐,我必生死相依。爱情啊,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有人说,相爱的人厮守在一起,连光阴都是美的。我想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爱过,唯有爱过才可以深刻地体会到,那种拥有以及被拥有的甜蜜。仿佛山川草木都有了情感,每寸肌肤都可以在清风朗月下舒展。爱的时候,会发觉自己是最幸福的人,粗衣素布也秀丽,淡饭清茶也温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