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永远的白桦树

2015-02-11 15:46 | 作者:莺歌燕舞 | 散文吧首发

心中永远的白桦树

在北大荒部队农场待了大约半年时间,便由初来时的陌生、恐惧,转而渐生情愫,慢慢上了这片白山黑水、尤其恋上了那善解人意且又风情万种的白桦树。

在北大荒广袤的山峦草原上,静谧的湖泊小河旁,到处是茂密成片的白桦树,它们扶疏挺拔而独立,坚强优美自信,给人以深刻的印象。它既不像青松那样耸立在山巅而炫耀,也不像垂柳那样偎依在河畔而弄情,它和百姓平民挨在一起,和田间地头连在一起,它以最贴身、最亲和的方式诠释着人与自然的和谐韵律。

每每劳作倦乏或政治学习压力过大,更或是感情失落的时候,我们便悄悄来到桦树林,这里是我们心灵上的栖息之地,能意外地收获许多慰藉。林中亭亭玉立的白桦树,在微风的吹拂下,技叶轻摇,絮语亲呢,躺在它的身边,感受它的气息,你的身心顿时会舒展轻松许多。

白桦树是有感情的树,树干修直,洁白雅致,叶儿碧绿中透着淡淡的红晕,俨然是一位林中少女。你走近它,它能与你倾吐心语,那枝叶摇曳的声音,是在撫慰你受伤的心灵,它如同爱人一般承载着你心中的忧伤,化解人的苦难,给人以能量,于是诗人赞美它,画家描摹它,歌手纵情它,平民亲近它。

白桦树是有眼睛的树,树干上无数“明眸”闪动,间沧桑,洞悉人的心灵。人们试图读懂它眼睛里深邃的内涵。于是戴望舒“巷”里的姑娘,在沉寂了半个多世纪以后,终于走出了江南那条雨巷,来到了北大荒的桦树林,寻找诗人曾经的浪漫,画家过往的轻狂,那打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成了桦树林中最靓丽的风景线。

白桦树又是宽容无私的,在人们需要的时候,它会无怨无悔地把自己奉献出来,变成炉膛里的火焰,房屋上的栋梁,新房的装饰材料,甚至成为药物和天然森林饮料。它的树皮成为爱情友谊的象征,分解开来可以薄如纸张,在上面写诗填词,一吐心声,在哪个时代不失为一种鸿雁传书两情相悦的浪漫方式。

拭去历史的浮尘,往事如烟,大多飘散了,但北大荒的白桦树仍屡屡呈现在眼前,与它相隔千山万水,但却是我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记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