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隐入春光

2011-09-15 21:04 | 作者:蒋熙哲 | 散文吧首发

那些血突然在涌流满山的杜鹃花被我喷射得如此灿烂

我的心已经不再感觉到痛

麻木血已经喷向天空

红光满天看不到了别的颜色

这心头致命的

时节为什么要开放得如此热烈

现在我开始怀念

冬天真好那些坚硬的冰

至少可以阻止我的血如此肆无忌惮喷涌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刻

这是一个怎样的季节

这是一个怎样的场景

这是一个怎样的结局

血液喷张我的天空

我的世界改变颜色

如同影子我的思维怎么可能须臾离开你呢

而你如一忽儿出现一忽儿隐匿

我的天空时阴时晴一些不三不四的云

和一些莫名其妙的风勾结让我惊慌失措

此刻你在何方为何我的声音不被你回应

一意孤行在那些空旷的荒芜人烟的山野

也许你能够遇到一只孤独的鹰或者

一只已经断了一条腿的掉队的狼

其实那就是我你不要以为那是蒲松龄的聊斋故事

不是的一些真实得有些虚假的故事

总是会以如此奇怪的方式出演

这不足为奇

听不到你的回音

什么都可能发生

你在东边我在西边我在南边你在北边

你在西边我在东边你在南边我在北边

才进入你的心里我的灵魂就成了你的俘虏

你是高傲的胜利者你挽起强劲的弓

用一种古典的方式用丘比特的箭

左右开弓如此准确地刺穿我的心脏

交叉的箭簇固定了我的爱

从此再也不能动弹不管东南西北

我的心居中可是已经不为我所拥有

你是它的主人它的上帝

这个殖民主义的奴隶啊

它已经没有属于自己的田园

那些山水那些风光即使那些带血的杜鹃

也都已经一并归于你的名下

砍杀或者火烧

随你只能随你

如果你真的购买了一把连心锁

如果你真的愿意把你自己和我一起锁住

如果你真的愿意从此把那一枚钥匙抛入万丈深渊

锁你琐我锁我们的来生

那我真的开心开心开心

最好在你把钥匙抛却的时候

对着天空大叫我的名字

纵使千里万里那些震撼的波纹

肯定如老唱片一样旋转得我的心不住地颤抖

啊我的爱人我要你这样我要你这样

我们留在这伤心人世的日子不会太多

那些如苔藓一样生长在我们内心绝壁上的忧愁

苦闷以及欢乐愉悦值得记住的点点滴滴

在这个大雾弥漫的早晨都会滴着水珠

这些我们都要珍惜不要让风轻松把它们吹落

即使吹落了我们也要一枚枚重新捡拾起来

用我们的爱好好包裹

至于那一把锁就让它在风里里锈饰好了

我们不要再去打开

感情的线路也许只有蚂蚁知道

那些痒酥酥的痛与爱

是在断边才有的感觉

你在桥的那头我在桥的这头

一只蚂蚁怎么才能渡过那汹涌的波浪

西湖的水是清澈的

断桥观月月明如璧

烛影摇红美丽与哀愁

诉说的是逝去的故事

大洋路上伦敦断桥

蓝色的大海起伏的梦幻

什么时候我和你牵手海边

如两只洁白的海鸥

逐浪大海

但此刻你在山中飞行

优美的弧线划过天宇

望着你飞翔的影子

我却只感到我像一只蚂蚁被你的影子所覆盖

抬头望天我眼泪横流

说不出的忧伤

顷刻间如海涛一样拍打我心的堤岸

一只蚂蚁

怎样才能渡过断桥

一只蚂蚁的痛与爱

只能在风雨来临之前的匆匆行走之中

慌慌张张表达

而那些表达

总是如此词不达意

桃花开了李花谢了

杜鹃如火残阳如血

天色向晚铁青色的山崖

给了我一种看不见的重

我矗立崖畔迎风而歌

为你为即将到来的

只有在夜色之中

只有在无边的黑暗里

我才能感觉你就来到了我的身边

触手可及

你的呼吸

在我耳边清晰可闻

温馨在黑暗之中荡漾

其实要我如此地歌唱夜色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在这个春风浩荡的夜晚

我的歌也许充满了忧伤

与那些婉转歌唱的夜莺相比

也许带给你的不仅仅是欢乐

怎么办怎么办

我该歌唱还是沉默

如果允许我歌唱

我就将用我有些苍凉的歌喉啼唱

一直唱到东方既白

你可以看到满天红霞

告诉你吧那些红色

就是我喉头喷射的血液

我为你啼唱用心用血

用所有能够表达或者不能够表达的语言

只要你知道我的存在就够了

在2008年的春天

一只泣血的杜鹃

挣扎着在如血的杜鹃花丛里

歌唱

百花深处春深如海

我看见你正在朝小鸟走了过来

春啊天啊我现在

醉卧花海看到你我所有的忧伤

突然间已经变得花一样可爱

所属专题:中秋节文章专题:中秋节散文,中秋诗歌祝福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