腊月的雪

2015-02-06 11:20 | 作者:一棵开花的树 | 散文吧首发

又是一个暖,腊月,天空不飘一片花,不下雪的冬天总觉得遗憾。就像没有斑斓的色彩,天还能称得上勃勃生机吗?而没有白雪的覆盖,冬天也就失去属于它的韵味了。

随着全球气候的变暖,位于江南家乡很少能看到雪了,偶尔一场薄薄的小雪,电视台能滚动播出一整天,表面上报道雪天带来的交通不便,可抑制不住的兴奋明明写在每个人的脸上。洁白,轻盈的雪曾是我们儿时美好记忆啊!儿子总抱怨还来不及堆个小小的雪人雪的消失了。看着儿子郁郁不快的表情,我就会想起儿时的冬天,腊月的雪。

儿时的冬天刺骨的寒冷,特别到了腊月,一的严寒能使门前欢快流动的小河静止,河埠头传来的“哐哐”砸冰声就是我记忆中起床的铃声。腊月的天总是阴沉沉的,雪就会在这个时候不约而来了。雪来的随意,来的轻悄,往往在我们专心课堂听讲时,不经意的窗外一瞥,洋洋洒洒的从天空中飘落下来,开始是零零落落的小飞絮,一会儿就变成大朵大朵,黑压压的,漫天飞舞。教室里有了小小的躁动,在老师的呵斥声中,等待铃声响起,鱼贯而出的我们摊着双手去迎接这天上的精灵。雪有时也下在寂静的冬夜,早晨,拉开窗帘,通过布满霜花的玻璃,外面的世界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田野,屋檐,竹林、、、、、、已是银装素裹。腊月的雪总是一场接一场的下,前一场还来不及融掉,后一场又来报到。在一场场的飞雪中我们迎来了放假,迎来了年末,迎来了一连串快乐的日子。物质匮乏的年代里人们反而更注重过年,忙完了农活的人们早早的做起了过年的准备,捣年糕、包粽子、炒年货、、、、、、雪天清冷的空气里满是浓浓的年味。我最难忘的是烧粽子的冬夜,天气很冷,雪静静的在外面躺着,屋檐下挂着长长的冰凌。屋内土灶的炉膛吐着的红红火舌,粽叶的清香弥漫了整个屋子,而我和妹妹围坐在父亲的身边,听他讲山海经的故事。老家还有一个传统,就是家里的老人在大年三十的晚上要在每个子女家吃到团圆饭,所以那时我和堂弟经常为了奶奶在谁家吃饭而争吵,奶奶总是慈的笑着,说在每家都吃一点,于是一顿饭就成了我们小孩轮流就接送奶奶了,雪地里我们搀着奶奶的胳膊,在几家中穿梭,自己的年夜饭往往变成在大伯家吃一点,二伯吃一点。可惜奶奶早已离我们而去,那种温馨的场面也只停留在记忆中了。

儿时的腊月雪天虽冷,然而留在我记忆里却都是暖暖的回忆,盼着腊月能下场雪,让我在雪中重新体味浓浓的年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