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年

2015-02-04 18:21 | 作者:水在冰 | 散文吧首发

再过几天就是我国传统的年了,闻到它的味道是在商场中刘德华《恭喜发财》的歌声里和琳琅满目的年货中。走出来又恢复到平常的日子,马路上来往的是按点上班的工薪族和忙于生活的奔波者。

或许是越来越安逸的生活,也或许是年龄越来越长的缘故,对于新年少了期盼,多了回忆,这种感觉且一年比一年浓烈。

记忆最深,回想最多的始终是童年的年。年前盼望,年里狂欢,年后眷恋。

此刻,静坐在午后零落的阳光里,看着撕剩几页的年历,满脑子是孩提时代那日、那月、那年。

年前大概一个月左右的时候,我便会牵着母亲的衣角穿梭在镇子的集会上,贪婪的盯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布料,等待着母亲从中给我挑选出一块扯下来,然后兴高采烈的跟着母亲把它送往裁缝铺,接下来便是漫长的期待,一边掰着手指算计着新年的日子,一边畅想着自己穿上新衣的样子。

年前半个月左右的时候,村子里家家户户都会把屋子里的锅碗瓢盆统统搬到院子里,然后女人绑一根长长的扫把,男人把头蒙起来,留两只眼睛探路,开始清扫屋上屋下,角角落落的灰尘。每每这个时候,孩子们都会乐此不疲的往返屋里屋外,帮大人们搬东西。

年前母亲总会在院子里支两个大盆,把家里所有的门帘、窗帘、床单、被罩全部拆下来,统统扔进水盆里,卷着袖子洗上整整一天,这个时候我会帮母亲把清洗干净的衣物晾晒在太阳底下。

印象中年前的每一天都在忙碌着,却从来不觉得累。

最难忘要数年三十的晚上,我会早早的把做好的新衣服套在母亲给我缝制的棉衣棉裤上,晚上睡在被窝里把他们盖在被子上,总是兴奋的久久睡不着觉。迷迷糊糊睡过去之后,期间常常会醒来几次,每次都会忍不住摸摸被子上的新衣服,看看窗子外漆黑的空,总觉得那夜好长好长。

记得那个时候的我总是天不大亮就起了床,而那个时候巷子里已有大大小小的孩子穿了新衣服跑来跑去,队伍越来越大。那会我们没有可以玩的东西,就是一群孩子在巷子里跑着,而笑声却从不间断,直到大人们喊回家吃饭。

接下来的日子,开始不厌其烦的走亲戚拜年。因为每天都可以吃到白的馒头和肉,每一天都洋溢在无尽的满足幸福中。那时鲜有压岁钱。

这样的日子总是感觉过得太快,一眨眼就到了正月十五,常常是在母亲的呵斥下才肯脱掉穿了半个月的新衣服给她换洗。

刚刚我告诉九岁的儿子过几天就是新年了,他坐在电脑旁一边玩QQ赛车,一边低着头对我说“哦”。也是童年,也是新年,不同的是对于年的感觉。

新年虽然少了期盼,但在心里依然是最重的节日。

如今留给新年更多的我想大概就是祈愿和祝福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