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时

2015-02-04 18:21 | 作者:吉达 | 散文吧首发

一觉醒来,一是早晨6点多了。终于清静下来了,不用怕有人打搅这清晨舒适的早觉了。因为一连两天听不到在大田里吼叫的拖拉机声音了,这声音像是突然间消失般,自9月底开始到10月7日,几乎每个晚上都能听到或远或近,它粉碎玉米秸秆和旋地时发出的拉得长长的粗重的如耕牛般的哞哞声,开始还觉得呱燥,到现在没有了它陪伴的倒是有些让人不适应了,也是因为它的缘故,时常半夜被劳碌的农机手喊醒,拿这样或那样的机器配件,毕竟节令不等人,一年中农机手们也只有这样一个好时候不是。也是因为他的存在,公路上的农用车辆也骤然间多了起来,拉玉米秸秆的,拉玉米的,在公路上、乡间沙石路上来回穿梭着,秋收开始了。

这时的玉米田里便从早到晚不会断了人迹,因为有在厂子打工的乡亲往往便趁着起早或中午休息的当,到自家的地里赶紧干上几把活,为的是在不耽误工作的情况下早些将成熟的庄稼收回家中,这时每个家庭中常年在家闲着的老人们也不愿再清闲了,都尽其所能的帮助儿女们将收回的玉米棒子运到房上,或将带有玉米皮的玉米棒子的皮剥下下来,以方便晾晒储存,这时的农家大门口前、庭院里、村内的街道里,到处都是收回的玉米堆或运玉米的机动车,即使一是堵塞了道路,大家也大多相互一笑,各自在重寻去路,毕竟都是因为忙的缘故,相互理解这时在每一个人的心里已经是常态。

只两三天的功夫,即使没记得太清,最多也不会超过四天的光景,地里的玉米秸秆便看不到了,被粉碎后的玉米秸秆碎沫平平的、整齐的如一张张硕大的绿色的地毯平铺开去,在这地毯上,一辆辆新式的农用拖拉机,在农机手的操作下,拉着长长的声音奔跑着,后面便又裸露出大地那健壮肥硕的肌肤,尽情的让人们欣赏着,仔细打理着,任那一台台播种机在胸怀中忙碌着,奔跑着,绘绣出一幅幅充满着希望的工笔画。

又 七八天的功夫,无意间放眼望去,远处那裸露的肌肤上好像是有了些许绿意,再近前些,仔细观察,是的,确实是这样,嫩嫩的单单的小麦尖尖露出了地面,开始萌动了,种子开始发芽了,小麦开始行动了,农民那充满着憧憬的丰收的画面又开始描绘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