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

2015-01-29 14:50 | 作者:人鱼小姐 | 散文吧首发

“游戏结束了!”他紧绷着一张脸,露出令人无法预测的恐怖表情。这种表情,僵硬得如同冰块,她从未见过。

“你……”她孩子单纯眼神溢于言表,仿佛一缸水,也会溢出晶莹剔透水珠。

“你没听懂吗?你只是我的一颗棋子,一直以来,我跟你只是逢场作戏。”他的语气更加狠心起来,大庭广众之下,他只是不停地对她大吼大叫,全然不懂感同身受。

“不,这不是真的……”她捂住双耳。,飘然云朵突然唏哩哗啦下起豆大点。天空瞬间幕降临。

记忆犹新的恍如隔世。她温柔枕靠在他胸前,问:“你真的会一辈子对我好吗?”他用左手拂过他的纤纤卷红发丝,说:“我发誓,你是我最后一个女人,也将是我今生惟一最。”爱情是盲目的,她的双眼被蒙蔽,因而,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信。情人眼里出西施,或许,他在她心中,真的不可替代。

张小娴说:“女人这一生在床上流过的泪比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多。”

这一次,他却抛弃了她。无情决绝。

不知不觉,三年过去,物是人非,情随事迁。

她再次在老地方碰到了他。

“谢谢你,还记得这里。”他的声音有些旁敲侧击的小心翼翼,生怕惊醒了对方的记忆。她望向窗外,轻轻冷笑了一声。忽地啪啦一声,她顺势捡起落地随身包,他的腿向自个儿桌椅挪动几步,她缓缓起身,却意外邂逅他深不见底的沉默。

“喝什么?”

“随便。”

“服务员,两杯卡布奇诺。”她拿起圆桌上的一包中华烟,想去口袋寻找打火机,空洞无物。他娴熟地为她燃起一支烟,露出冒花火苗。

他也惯性地燃起一支烟。“最近还好吗?”

“好,你指哪方面?”

“各方面。”

“挺好。”可他分明看到她眼角挤出的浑浊泪滴,此时此刻,却仿佛只有他能看到。

“抽烟对女人不好。”他好言相劝。

“我知道。”她淡然无比。

“对不起。”他艰涩吐出这几个字。

“你我早已没有任何关系了。为何还要说这些?”她变得前所未有的理智。

他只是沉默不语。

“要走了,我送你。”他说。

“不用了。”她平静如水。这个年纪的女人已洞悉尘世,可以巧妙把生活过成一汪湖水,波澜不惊。

两条道,相反方向。她先走了,他想起还有些话忘了对她说。她的背影早已暮入夕阳。被距离间隔,渐行渐远,不留痕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