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

2015-01-29 12:22 | 作者:天街小雨 | 散文吧首发

文/天街小

,还是;暖,还是冷,我不知晓。恰逢春寒料峭吧,也许。

心底冰封了城堡,流光打造的门楣,黯然风化,苍白。

——————题记

古老的故事终究写上尾声,不过,章章阙阙,还是要交付于记忆。逗号还是句号,流年仍在喘息。岁月静好,孤舟一叶,光阴彼岸,却没了渡口。高傲还是卑微,热情还是冷漠。撑篙,奋力划,故事的尾声写上了还是不清晰。纵消逝于生命的波涛,仍不顾及我心的盘问,无从知晓。

于是,明了。烟火人生,我的气息,无法呵护真诚相守。落寞与尴尬,是心间滋生的杂草。生命纵不愿接受荒芜,然若草萋萋,自由行走的花没了落脚。是相守于红尘还是相忘于江湖,原来,只是一朵生命之花的绽放抑或紧锁,简单。

也许,淡然是骨子里的高贵。可那些在意,又岂能逃避。徘徊过往,温习曾经感动。原来,念,都在。多少故事,上演了,还要落幕;落幕了,却不能重演。总在山重水复里流连,为一朵花哭泣,不消魂。风起时笑看落花,可落花,决不看你。多少人在身边擦肩,多少容颜在生命里老去。回首,屈指可数。厚重的,收藏;浅薄的,一笑而过。苍白还是惊艳,心懂。散发弄扁舟,举杯愁更愁。冬长空无飞雁,怎酣高楼?慰藉自己的,是捡拾过往。朦胧里一笑,心,惟愿安恬。岁月的天窗些许着枯藤枝蔓,也许春来,会蔓延更多的牵绊。

折柳拈花,风说,那是曾经春之。而,却是我眼前无奈的苍白,如心。遇到的人,是对是错,谙熟还是陌生,都归于心底。眼泪,微笑;慌张,镇静。诠释过一段情缘,就是最美时光。有些触动,总是难以消磨,像烙印,道道条条深刻。安于现状,把玩曾经,也许,满足于既有,才是现世于我的固有所在。

那天,我追求了;那天,我释放了。做个降落人间的天使,悲欢着生命多彩的本色。我知,也许是飞蛾;我知,也许是流星一朵。然有些微妙就那么自然,像指尖的流水,随性不羁。落叶是疲倦的蝴蝶,美就一刹。固有的命运,不会让冬在蝴蝶的艳翅上闪光。我想挽留那最初的风光,倾城的美能否紧握掌心?生命的等待千年万载,却仅一个过往,就乱的无影?原来,聚散,也是一种风景,只是我成了独赏者。让泪化作相思雨,他年,在哪?

一缕素白,落于肩,曾经的脸颊,风情万种。来来去去,红尘奈何,去去千里烟波,涛声依旧。 只不过,少了等待的船家。情最贵,也最薄凉,风中的残雪,最好的印证。你我他,天地物。该来的必来,该走的一定。落花有意,流水若无情,那就,默默看一眼来时路,从此,不再回眸……

曾经,如青梅,酸加甜。那味儿,你懂。而今,咀嚼故事,在断章里品味,却是,倒了牙。我的坚强,华丽的转身,沾湿衣角的,咸咸。那终于到来的卑微,感谢你的恩赐。像簌簌雪花般飞扬,那仅剩的高傲,淹没于苍白。做一个梦,于春日里聆听誓言的温暖。你说要好好呵护,你说要认真珍藏,你说你是最后的守护神。梦里花落,醒来一地薄凉,游走在浪漫黑夜的是殇。伴着春枝头仅剩的一朵花,继续向冬走来。最后,凋落无声……

罢了罢了,还为何幻想?还为何执念?安然于生命的一角,苍白于生命的给予。从此,孤灯黄卷。也许,只有在自己的故事里流连与顾盼,才对。年华渐瘦,骨感的窒息,而丰满的是一路曾经。对你的念,曾经会飞越大洋彼岸。而今,珍藏在心隅。从此,一个人的夜,不是黑,而是苍白。燃着的,是那念想;焚烧的,是无言的落寞。还有,我不知晓的太多答案。装帧岁月的合集,翻开,还是你我主角。曾经的纯美,沉淀积聚的 ,是你给的暖。纵抽离,却还在……

你曾温润我的眼睛,滴下的不是泪,而是幸福。我跋涉的脚步在你的心头做过休憩的驿站,而转身,不得不重新上路,而我,前方迷茫。又见炊烟袅袅,前行,烟火人家却是天涯孤远。爱一个人,卑微到尘埃里,开出花来。噢不,尘埃里,岂会有芬芳?只有,枯枝渐败……尊重是肥沃的土壤,盈盈的,总是情花之香。

不负如来不负卿,红尘里,平静最好。些许的含情,脉脉于心间,花好月圆的故事,太少。风中有朵雨做的云,而冬,只有雪。不敢回眸,我怕落泪;不敢多想,我怕心碎。游弋情海里的,原来是利剑,千疮百孔,鲜血淋漓。心,还有个出口,望去,是记忆最初的那朵微笑。

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心事婉约,红尘搁浅的,是你我眉间心上的感动。流年无恙,苍白留守的,是你我年华渐老的遗憾。心涟漪,泪光闪闪,苍白的冬,有我无声的点缀。

红酥手,黄藤酒。我不是唐婉,你不是陆游。多少情缘难忘,五百次回眸岂够?前世的错过,风烟里我张望,翘首几何?在一个冬夜既合,回想,原来那夜无月。我的温柔还未来得及释放,你嗅到的,不是我的气息。为你涂好的胭脂花了妆容,黑发拽不住白发的手,悄然苍白。如冬。

于春,我没了渴望。那些绿,太扎眼。也许苍白,是我的颜色。站在一地惨淡中,一个人收场。有一个人,我为你流泪,而咸味,是我一个人品;有一个人,我为你微笑,那幸福,是我一个人藏;有一个人,我为你写诗,平平仄仄里,是我一个人倾诉;有一个人,我为你付出,终日等待的,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那些欢喜,那些哀愁,风化于故事里,成冢。有些干枯的发丝,在风中飘荡,擦过脸,好痛。穿越我的发丝,本该是你的手,而我,却还没来得及触摸你双手的温度……

不想回头,却还是回头。因为,苍白的世界里,一个声音犹如天籁。从远方清晰的响起,谙熟……来吧,来吧,来我的怀抱……你大声说。我听见了,我流泪了。我心间那朵白莲瞬间闭合了。

可这苍白,你又如何渲染?……

原创QQ112373536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