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少年.平老师》8-9

2015-01-28 15:31 | 作者:唐景林 | 散文吧首发

8

纹头上戴的花环,被老师款到地上转了一个圈,之后滚到了我脚边!

“哟,长得挺帅的嘛,还戴花呢!”何老师脸上的表情,像是要笑。我看着心里有点高兴,捡起脚边的花环。

“谁让你捡的,我让你捡了吗?”

“这个花环是我编来送给老师你的,在路上,纹他想戴,我才给他戴的!”说着我把花环奉向何老师!

何老师把花环拿在手里看了看,像是满意。

“嗯,这个花环编的好!你们也去找点藤藤来,树丫丫也行,我教你们编!”何老师说着便把花环戴在自己头上,并问我们:“好看吗?”我们都拍手叫好看。

何老师一边教我们编花环,一边问我和纹去了哪里那么晚回来,我看老师不像是在责问,便如实告诉了他我们碰到鹰和兔子的事。同学们一个也不相信,还说我们是在撒谎。

没想到何老师却信了,他说这里乱物丛生、峻险峰奇,人烟稀少、沟壑林密,有鹰是正常的。他用手指着前方说道:“看到了吧,大峡谷对面那大山腰间,白白的不长草木的地方是悬崖峭壁,壁间有一洞,传说那鹰即栖于洞内。有一年,几个好事的年轻人,不畏艰险进到洞内,听到里面有河流之声,便向深处寻迹。可是不管你走多久就是只闻水声,而寻不见河流。他们举着火把,发现地上有堆堆白骨,疑是有猛兽,四下张望,惊恐地发现,深暗处似有茶杯般大的一对眼睛闪着幽光,他们心理害怕,仓皇而逃,刚至洞口,看见几只白的老鼠从脚下闪过,长得比猫还大。”

何老师继续讲着,坐在旁边的同学越围越拢,已忘记了编手中的花环,周围只听到风拂草的声响和看见老师唇动的样子。我时不时眺望深谷对面茫茫的峡山,仿佛看到那鹰正叼着兔子飞越峡谷进洞……

何老师把花环给我们一个个戴好,他也戴着,我们一起唱着《春天在哪里》簇拥着他,浩浩荡荡、风风光光地往学校开进。还没到操场,里面的同学早已被歌声摄引,都跑到白杨树下来欢看!

9

我们学校有1-6年级,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每个班二十五人左右。平老师是我们二年级的数学老师,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他好像没有特意找我说过话,但他常常和班长还有班长的同桌另有一个女生说话,所以我觉得他只喜欢他们三个,而不喜欢我和其它同学。

但有时候,我又发现平老师在趁我写作业的时候看我,一看就是好久,几次我写作业抬头间都发现他在看我。我心想,莫非我长大了有出息,因为我曾听人说平老师是个阴阳先生,会识人观面。

有一次他在黑板上给我们讲除法余数的问题,以10÷3为例。

他说:“你除吧,除吧,永远都除不尽,永远都是3.333333……”手一边在黑板上快速地写很多3,屁股随着手画3的弧度扭来扭去,我们都在下面逼着嘴唇笑,开心得要死,课也好听,也听懂了。他知道我们听懂了,便叫我们做练习,自己就和他三岁的小儿子在讲台上玩。

他的小儿子没有上学,有点调皮,常常跟着平老师来学校玩。我们逗他,他不好意思,就往平老师怀里钻,我们就笑。有时候他恼了,就斯我们的书,画我们的作业本,骂我们的妈妈

过了一会儿,他小儿子手里拿着的手表里面,有一只公鸡叫了,他也学着叫,我们都笑,知道是下课时间到了。这时,平老师面带笑容温柔地说:“白后来儿,去帮我打下课铃!”我激动的不得了,直喊道:“哇,平老师叫我帮他打铃,太荣幸了吧,还把我的名字喊个儿话音!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这种机会的,只有成绩好的和表现好的才有,平时都是叫班长还有学习委员之类的。看来我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太自信了。”我在心理不停在念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