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少年.何老师》5-7

2015-01-27 18:47 | 作者:唐景林 | 散文吧首发

5

安老师讲课很仔细,很有耐心。他每次批改作业,都把眼镜取下来,离得远远地看,我们问他为什么要拿这么远,他说那是远视镜,要远一点才看的清楚,我们也不知道远视镜是个什么镜。

他很少打我们,我有没有被打过,现在已记不清了。恍惚中他打人是很轻的,生怕把我们打重了痛,一边打还一边微笑。他与余老师不同,余老师打人很严肃,一点笑容都没有,让人不寒而栗,犯错误的同学往往还没着打,只往他面前一站,就会害怕的自己哭起来!安老师常常捉着我的小手写字,一笔一画地慢慢地划着,说一年级写字要慢点,要写好看。他教我们读课文也很有特点,先教我们读一遍,再用方言加形象的比喻解释给我们听,等我们理解了,便又开始一遍一遍地教。他有时候坐在讲台上,有时候在过道间走来走去,教得开心了,就开始唱教,我们大声地跟唱,声音一阵阵地,像风拂过水波,煞是好听。

学期结束了,安老师说谁能够背诵33课,谁就能考上二年级。其实,33课我早就会背了,剩下的几天时间,在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我都会问我们一起上学的几个同伴会不会背33课,他们都说那么长的课文谁会背,这个时候我就会一遍一遍背给他们听,一直背到家。每当有客人到我家来走访,我就会告诉他我会背33课,并得意地背给他听,我娘就在一旁朝我瞪眼睛,佯装责备道:“谁听你那些歪嘴话,来一个人就背,来一个人就背,又不怕笑,没出息。”本来不知道什么叫怕笑,经娘这么一说,果真觉得自己很羞,便不好意思地跑开了。

正如安老师所说,我顺利地考上了二年级,其它几个同伴便留在了一年级。

听人说余老师去教了毕业班六年级,安老师退休了,我们的二年级自然又是新教师。

何老师便是我们的新班主任兼授语文课,他爱笑,不论是上课还是下课,他总是面带微笑,对我们小孩子也不例外。

6

春来花解语,晴潋水含香,堂前逐飞燕,唧唧惹童忙。四季各映异彩,默声换移,如一幅美丽的墨卷,沾染了我白色的童年

我们学校坐落于人烟远处,环山之间,层层白云依着山峦,处处碧草恋着红晖。

这年春天,何老师看见操场边桃花满树,白杨抽芽,便告诉我们说这是春天来了,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春天,便问他,他指着旁边的指甲花说:“知道它是什么吗?”我们都说是指甲花。他说指甲花发芽,春燕衔泥,就是春天呢,春天是一年四季的第一个季节,她来了,万物复苏,我们也不用穿很多衣服啦!

第二天我们到学校,何老师说今天不用上课,要带我们出去郊游看春天,我不知道什么是郊游,同桌告诉我郊游就是去山上玩,到草地上打滚儿,爬到那些大石头上坐着听老师讲故事。我高兴得差点没发疯,那是我从一年级读到高中第一次出游,也是唯一一次。

何老师把我们带到学校后山上,要我们各自分散去找春天,还在附近的石头缝里藏些纸条,上面写题目,谁找到能对答者就奖糖吃,又把一大包糖果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

我与纹最要好,一起去找纸条,找来找去,没找到。后来纹找到一张,看上面的题目,是一长串纯拼音。纹拼不出来,要我拼,我拼了出来,是“春天来了,我们今天来郊游!”我俩拿着纸条去找老师兑奖。

纹说是他找到的,我说是我拼的,何老师笑笑抚摸着我们的头说:“好,每人奖一颗!”

我们心里既高兴又感激,便商量再去找几张来。附近的石缝找遍了,没有一纸,又到远一点的地方找。

我俩越走越远,路坡上的毛草长的像我们那么高,石头奇形怪状,小树抽着新芽,铺得长长的藤蔓上开着红紫相间的小花,小蝴蝶和蜜蜂在上穿来穿去。

我们已忘记了自己是来找纸条的,觉得在杂草间乱走才是我们最主要的目的。

纹比我大半岁,长得比我雄壮,很有力气,胆子也够大,他手里拿着一根从路边捡来的木棒,走在前面,一个劲地打那些荆棘杂草,他说是在开路。走着走着,我看见一笼野玫瑰下面长着一株小玫瑰,嫩嫩的,红红的,铅笔那么大,筷子那么长,我们叫它刺苔,取来剥皮就可以吃,味道清脆爽口。

我跑过去,手刚碰到杂草,突然,一个东西从野玫瑰下面窜出来,定眼一看,原来是一只野兔子,这一窜着实吓我一跳,我大喊起来:“纹,快看快看,野兔儿野兔儿!”

眨眼间,那兔子就不见了,人们常说谁谁跑得比兔子还快,这兔子跑起来还真是快呀!

我心里遗憾极了,要是能摸一下它的毛也好啊,一时间心里眼里装的全是那只兔子,就想拥有一只兔子。想着想着还没想完,纹说像是有什么声音在叫唤,我猛然抬头,看见天空中一只鹰正叼着一只野兔飞越前面的大峡谷,那小兔子的凄叫,声声断落谷底。

7

纹说他娘说的鹰要叼小孩,他怕自己被叼,在前面使劲地往回跑,我在后面紧跟着。路上荆棘杂草太多,他被藤蔓拌住了脚,摔了个狗吃屎,爬起来一边乱骂娘,一边用手使劲扯断藤藤,生气地顺便把它挂到我的脖子上又跑。我见这藤藤上开着漂亮的小花,突然想到我娘曾经教我编的戴在头上的花环,便不知不觉编了个花环戴在头上。

纹在前面跑着跑着,见我没出声,转过来看我,说:“我还以为你被鹰叼了呢!”又见我头上戴着个花环,他就想要,我不给他。他说藤是他的,不给花环就把藤还给他,我说:“你戴一会儿要还我不?”他说要还,我便给了他戴。

我突然觉得跑这么远,又这么晚回去要挨老师打,便与纹商量撒个什么谎好。纹说他爸说老虎很凶猛,会吃大人和小孩,就骗老师我们是被老虎追的迷了路。我始终觉得不妥,认为只说迷路就好了,不用说老虎。因我平时成绩比他好,他便听了我。

果然,我们回来被老师批评了。纹跑得快,站在老师的前面,我站在纹的后面。旁边的同学围着我们,幸灾乐祸地看戏。

“你们跑哪里去了,到处找不到,还以为被老虎吃了呢,这么晚才回来!”我听着老师的责备想到纹的主意,禁不住想笑,便用右手食指轻轻地戳了一下纹的背,他会意,“嗤”地一声,从鼻子里笑出声来,我也禁不住,跟着笑出了声。何老师手里拿着题目单,戳了一下纹的额头生气道:“你还笑,你还敢笑,要是你真被老虎吃了,你妈妈还不把眼睛胞儿哭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