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的风彩

2015-01-26 22:30 | 作者:天乐 | 散文吧首发

落叶的风彩

天乐

秋来几番风,碧树枯黄浸染一季沧桑,几多落叶飘零,演绎尘世悲欢离合的凄凉,踽踽独行于落叶斑斓的道路上,倾听脚下嚓嚓的绝响,想起多少往事或是故人犹如落叶一般,随着生命中的秋风绝尘而去,心头掠过一缕淡淡的忧伤。蓦然回首萧瑟处,寂寞来袭,一片片金黄色的、青绿色的、火红色的落叶又在眼前飘荡……

——题记

秋风乍起,瓜果飘香,收获硕果的喜悦,终究掩不住秋日的萧瑟。道路旁边的树木悄然泛黄,呈现黄绿、红黄驳杂的色泽,失去了日的光彩,带着一点凄婉的色调,以及摇摇欲坠的预感。到了这一时节,青绿夾着枯黄,丰硕夾着萧瑟,希望夾着追忆,谁也抵挡不住秋风的魔力。生命的辉煌总不是永恒的,凋零是个难以逾越的过程,人类在神秘的大自然面前,这时总是显得力不从心。

随着秋意渐浓,阳光也不再燥热、奔放,一任秋风渲染,秋树越发枯黄起来了。视野里,最惹眼的当属古道边的老银杏树了,就像一位风烛残年、即将撒手人寰的老人,依然以慈的心肠留下养分,去滋润、呵护自己的果实,满树的叶子都黄透了,黄得那样熠熠生辉,好像把秋天基色的黄都集聚在那里了,金黄的艳色灿烂一片天地。如此非同寻常的金黄,气度庄重、安祥,既有华秋实的丰硕、富丽,也有生命之秋的成熟和睿智,真让人说不清,那是輝煌的炫耀,还是凋敝的凄怆?也许,没有这样的点缀,早秋就会索然无味了。

倏忽间,清风拂过银杏树冠,落叶纷纷,便会下起一阵金色的叶雨,美丽的蝶形叶片随风悠哉游哉地旋转着,依依不舍地告别延续生命的本体。听凭树枝悲痛地颤抖着,呼嚎着,落叶再也回不到枝头,只留下眷顾的一暼:那曾经萌绿于春风中的寒枝,历经狂风暴雨肆虐,酷暑烈日炙烤,虬枝己然峥嵘天穹,不怕霜侵欺,它放心了;那白白的、胖乎乎的杏果,把丰收的喜悦写到果农的脸上,即将登上千家万户的餐桌,它也高兴了。

它又深情地俯视着,那深扎于大地的树根,感激盘根错节的根系,源源不断地从土壤里汲取养分,充分满足繁枝茂叶的满要,才有了它遮天荫地的曾经……。感慨自己也不枉过这“草木一秋”,仰天无牵无挂,俯地无怨无憾,正视也无愧于良心,暂的辉煌戛然而止,生命的最终归宿就是叶落归根了。

天边的夕阳从地平线上,正一点一点往下坠,尽情燃烧自己,喷薄出血红的晚霞,把黄昏辉映得如同一般静,晨一般美。一片片落叶用尽最后的精力,盘旋环顾四周,向似曾相识的行人告别,带着亲情和友爱的眷恋,悄然飘落大地。也许,一片落叶就映出一段人生故事,或是一段美好情缘……。

秋风无情,落叶有情。一棵棵树木舞于秋风,姿态各异,色彩斑谰,美丽着行人视线里的秋色。长亭外的玉兰树,却与银杏树不同,似乎还留恋着昔日的繁茂,执拗地珍爱生命的青绿。那亭亭如盖的树荫,浓密油亮的绿叶,一直透着生机,透着活力,一片蓬蓬勃勃的气象;那青绿的枝叶,深藏着自然朴素的美艳,默默滋润着素洁清纯如玉、芬芳幽雅似兰、脉脉柔情婉约的花魂,曾于春末夏初粲然绽放,深受人们喜爱,被视为爱意的天使,常寓意忠贞不渝的爱情,或是友谊常青的象征。

一树常青一树诗,一朵花香一份情,正如古人诗云“多情不改年年色,千古芳心持赠君”。那一树绿叶,朝迎晨曦,暮送晚霞,见证了一对对红男绿女卿卿我我,花前月下的身影,多少春去秋来,里花开花落,世间谁人知晓……。

在熙熙攘攘的行人中,或许曾经无比惊慕于玉兰花的艳丽,或许也曾伫足于葱茏的树荫,殊不知,“昨夜西风凋碧树”、“潇潇暮雨洒江天” 的骤然加之,向玉兰树伸出无形的魔掌,不分青红皀白,就把些许叶片强行拽下枝头,一下子改变了绿叶同伴们的命运。昨日,它们还在连理枝头相依相偎,互相遮风挡雨,叶面亲密触摸,彼此嘘寒问暖,两情相依从来没有分开过;今天,却被生命之秋的厄运,折腾得飘零四方。枝头的叶子,无可奈何,心在滴血,落了的叶子,凄凉地躺在泥水中,翘望着生命的枝头,近在咫尺却阴阳两隔。

它想借助风力飘舞起来,飞上高枝,仿效梁祝化蝶的故事,比翼双飞徘徊云天。可是,船形的身体刚离开地面,又一次跌落在水汪汪的地面上,就像一只小船被雨水冲走了。虽说,它们的爱不如梁祝轰轰烈烈,但也爱得真诚,依然恋着往昔的缠绵,与同伴彼此相约“君心似我心,思也浓,心亦同”,翌年春风抚过枝头再续前缘……

“何处合成愁,离人心上秋”。迈着孤独的脚步,走在风雨飘摇中,偶尔有落叶从眼前飞过,仰起脸,便有幽灵般的落叶拂过额头,却似当年伊人耳鬓厮磨,风雨中共伞并肩而行,飘拂的秀发一般緾绵、温柔。转身回望,短暂的邂逅,只不过是一段过往梦幻而己。总觉得很多时候,人却没有叶子那样幸运,不论是枯黄的,还是青绿的叶子落了,逢春可以萌发新绿,可是人生无常,那个曾经牵手走过一程的伊人,心相知、情相爱、意相融,却难以如愿相守偕老,一旦逝去,知音难觅知己难求,也就谈不上纯真的情爱了。

更那堪从此天涯孤旅,形影相吊,谁与共余生?红尘路上,过客匆匆,一些人,擦肩而过,不摆手就走了;一些情,风一吹,就凉了;一些爱,雨一打,就散了,多少心酸向谁诉?只有伊人的情未了,却像一片青绿色的枝叶,多少心意还悬在枝头?尽管“黄昏风雨黑如磐”,但见路旁的玉兰树,仍然昂起高高的枝头,婀娜而又不失坚挺,堪与青松翠柏嫓美,一路目送行人淌过重重风雨,又见霜浓枫红,方才惊觉己是深秋。

踏着缤纷的落叶步入寒秋,背着空空的行囊前行,一路上听到的雁阵惊寒,声声令人心碎的呼叫己经渐渐远去,天空豁然开朗,一碧如洗,几朵白云悠悠飘荡,兀自云卷云舒;蓝天白云下,清瘦的树木终于见到了久违的秋阳,伸出萧疏的枝叶触摸着阳光,冷暖唯其自知,平静自然地把一切忧欢都藏在秋的苍凉里,各展丰彩于季节尽头。

路边霜枫,既遵循自然的规律,激发生命的潜能,又因凌寒傲霜愈发红艳,释放着最后的美丽,真可谓是枫光无限了。那红彤彤的一片天地,绚烂如花似霞,美得矜持,“霜叶红于二月花”;美得深沉,蕴涵着生命的积淀、信念的力量和执著地追求最终梦想的内在美; 也美得热烈,激情似火,燃烧在满目萧肃的枯黄里,红得象一团团火,一阵寒风吹过,熊熊烈焰跳动得愈加鲜艳夺目,让人们感到温暖和振奋,也把心中的激情点燃,踏着秋的韵律舞于秋风。

人在旅途,脚步匆匆,映入眼眸的无边落木,如幻大千,惊鸿一暼,闪韑着一抹流光溢彩,踩着层层叠叠的落叶一路走来,倾听脚下发出的嚓嚓绝响,似乎觉察落叶在蜕变,用它们的残骸铺出一条涅槃重生之路,将化作泣血凤凰飞越寒,让我们在前方路上,又会看到一树树新绿摇曳在春天的枝头。

(2015年1月26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