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春的早晨

2015-01-26 14:45 | 作者:健走偏锋 | 散文吧首发

这是一个初的早晨。忙完了所有的事,已是凌晨5点,却没有一点睡意,索性翻开一本书看了起来。不知多久,抬头一看,窗外的天空已经泛白,天快亮了。不一会儿,东方既白,日渐出,雾未散,推开窗,向远处望。

顿时,一阵凉风袭了进来,不觉得冷,反倒更加精神了,似有神清气爽之感。薄薄的晨雾笼罩着一切,远处或清晰或模糊。然而,楼下的几棵梨树却分外醒目,让人一惊。一树的梨花寂静地盛开着,白如,在薄雾的笼罩下颇有朦胧之美。古人以“忽如一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来形容白雪,但此时也只有用白雪来形容梨花了。是的,如雪梨花,如雪洁白。

远观不足以细致地欣赏,我不由地想跑下楼去。怕脚步太重,吵醒熟睡的邻居,又怕脚步太慢,好像梨花就看不到了。小区里已有三三两两的老人在晨练,他们神情专注,并不在乎与晨练无关的东西,更别提美丽的梨花了。

还未到树下,我放慢了急切的脚步,缓缓地走过去。走的越近,看的越清,觉得越美。花朵不大,小的可,五个花瓣围绕着花心。因为早晨的雾气,所以花瓣上沾有水珠,润而不艳,更加娇媚。你不会觉得这是艳,浓妆才是艳,而它们是淡抹。仔细地看,才发现梨花也是有叶子的,只是一朵朵梨花簇拥在一起,叶子不显眼,但正是这“万花丛中一点绿”配上这似锦繁花,挂满了老干新枝,才彰显出初春的生机和活力。

它们就这么美丽地盛开着,也就这么寂静地盛开着,不娇不傲,如同一个貌美而又朴实的姑娘,淡雅芬芳。虽然能绽放美丽,但在绽放之前绝无喧嚣,如果非要闹出半点动静以引人注意,那就不是梨花了。默默着自己的美丽,何必在意是否被在意?

它们是什么时候开的?开了多久?怎么没人告诉我?或许根本是我无心留意。罗丹说:“世界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光”,就像这一树的梨花,一直这么美丽,而我一直没有发现。也许我已错过许多这样的美丽,只是不自知罢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