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性的冬天

2015-01-16 14:28 | 作者:赵自鹏 | 散文吧首发

但凡是个晴朗的天气,当你徘徊在日的街头,是不是有种置身于天的惬意呢,而2014年的冬天就是这么的任性, 令北方没有一点冬天的感觉。

俗话说一九二九不伸手,三九四九冰上走,这曾经是儿时家乡冬天的景象。那时候的冬天特别冷。每每冬天到来的时候,母亲就早早给我们兄妹穿上厚厚的棉衣棉裤,生怕冬天的寒冷冻伤孩子们的手脚儿。尤其是大天气,我们上学母亲总嘱咐我们一人带上一根小木棍,说是路上探路使用,以防掉进平时不注意的雪窝子里。怎么会不注意呢,我们小伙伴们一大群天天步行往返于家和学校之间,即便是闭着眼睛也能知道哪里有沟沟坎坎,哪里有树林田地,竟将母亲的叮咛当做了耳旁风,全然顾及不到母亲时时刻刻的担心。

记忆最深的莫过于雪天给孩子们带来的快乐。他们在上学的路上可以滚出大大的雪球,他们在校园里可以堆积出一个高高的雪人,空闲里他们可以按照鲁迅在文章里叙述的方法支起竹筛子捕麻雀儿,抑或是扛着铁锨到田地里挖田鼠,甚至于跑到村庄外已经冰封的河面上玩冰球,真真佩服孩子们的聪明与智慧了,凡是能想到的乐子,孩子们都敢于尝试,从不畏惧冬天的寒冷。

记得去年也是这个季节的时候,我写过一篇描述北方雪景的文章,令南方的朋友羡慕不已。私下里朋友一再地相约,希望明年冬天的时候能来北方看雪。可现在大小寒时节都已经远远地去了,而室外仍然如沐春风一般地温暖,真有种季节穿越的感觉。如此地情形看来,我是不是令朋友失望了。

是啊,没有雪的冬天还叫冬天吗,雪是冬天的魂灵,北方的冬天就应该是一副银装素裹的唯美画卷。

近年来随着暖冬天气的日益频繁,北方的冬雪的确少了很多,即使纷纷扬扬地下上几场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前几天清晨醒来,突然见到窗外泛着一片白色,心中满是欣喜地跑出去查看的时候,却只见到一些零落过的细碎的雪花,想必只是一群过路客罢了,心中自然又是失落一场儿。

倒是南方,今年的雪势来得盛些。前几天新闻里就报道过云南的昆明,已经迎来今年入冬以来最大的一次降雪过程,想一个四季如春的城市一之间就陷入了一个如似幻如诗似画的世界里,绿的更加苍翠,白的更加鲜明,南方的朋友定会因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兴奋不已,哪还会顾及到我们北方的雪事呢。

也许因为等待一场雪久了,连自己都变得任性起来,竟怀疑起我的北方究竟还是我的北方吗,如今就连再重新描写一场记忆里的雪景都成了问题。

就因了这股任性劲儿,田野里的草儿都误以为春天已经早早地来了。你看它们从杂草丛生里悄悄探出头来,将嫩嫩的触角蜿蜒在身子周围,正默默倾听着小湖中那层薄冰慢慢融化的声音。于是,它们又看到天空飞翔的鸽子,它们依偎在这不断吹拂的微风里,在暖暖的阳光里打个盹便迎来春花四溢的季节,它们就又可以疯狂地游走在属于它们自己的季节里。

可这冬天只是任性点儿罢了。说不准哪一天挟风带雪地刮上几天,北方真正的冬天就又重回到身边,这些懵懵懂懂的精灵又该躲到哪里呢,是不是又将那一场风花趣事放置于一次次的无眠的寒冷的冬夜里呢。

作者:赵自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