矫情

2015-01-15 18:45 | 作者:倚窗听雨 | 散文吧首发

他说,会矫情的女人就像妖精。

我冷汗。因为他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我说的。

事实上我承认,有些时候我是矫情的,比如天去很远的郊外采回来一大把并不受人喜欢的小野花,或者把一本发黄的书册翻了再翻,居然还眼泪汪汪。

喜欢把屋子布置的温馨而浪漫,窗前一串蓝色风铃,随风摇曳,隐隐约约可以听到少女时候的朋友笑我,这是弱智,没有半点成熟的气息。我说她不懂得生活

有事没事的时候,微信上晒晒心情感想,包括办公室门前的玉兰花吐蕊,都会给自己一段诗意的记载,不写几句,当真对不起那花儿似的,美其名曰地说这叫有一颗诗心。

他闲了也划划手机屏幕,见我有字发表,又是一顿数落。

我说,这是写作。他讲,那你绣的鞋垫好了没?

我无语,因为我真的才绣了一个开头,结尾哪天完,还不知道?

他说,矫情的女人,就知道哄哄我。

听他说到矫情,有些不快。我心是真实的,只是琐事缠身,刺绣一事搁了再搁,没想到他还较起真来。

我倒觉得女人矫情,还是有几分可的。做一顿丰盛的晚餐,点上几根蜡烛,插一朵红玫瑰,放一曲轻音乐,刻意制造一种唯美而浪漫的气氛,给下晚班的男人一个惊喜。所以,矫情也是一种热爱生活的表现。

只是,有时候我们不喜欢矫情的虚伪。比如一日宴会,来了一位旧同窗,娇滴滴的有些扭捏。大家吃着说着,她总是用手绢捂着嘴,嫌弃男嘉宾喝酒的气味,或者抽烟的烟雾,弄得大家很是尴尬。末了,没有几个人愿意和她挨近着坐,怕呛着人家。

突然想起东施效颦,看见人家美女捂着心口,自己也模仿着,不但不美还成了千古笑柄。女人,矫情切不可虚伪,不然丑陋不堪。

我知道,矫情是要分场合和形式的。若矫情对了,就是情调,会让他人欣喜;若走了误区,就会贻笑大方。

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矫情的女子。下了,执意不打伞,走了小路赏雨景,回来就感冒发烧。但是,田野里的雨景却给了我无比美丽的文字灵感,让我沉迷。走十里路,风尘仆仆,只为赶上一场桃花,怕误了会是春殇。

他知道我矫情,所以常常也会宠着我这份矫情。很多时候,他只是哈哈大笑,并说声:你咋那么爱臭美呢?

那天,我说要给他绣个鞋垫。他说,好。

我知道那是在成全我的矫情,其实不见得我做的活,他一定会穿上。

我愿意把这份矫情的美好放在心里,一直这样,贯穿到平实的烟火中。一生很,何不美美地过下去?

当然,倘若男人也懂得你这份矫情的美好就更美了。陪着你看山看水,看花开,从日出看到日落……

做妖精就做妖精吧!不如就做他掌心里的一朵玫瑰精,把爱情开得更美满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