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无法安放的心

2015-01-12 08:28 | 作者:Elian | 散文吧首发

不知道具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内心总觉得空落落的,连灵魂都不安稳。

总在黑暗中重复着同一个噩,或者一个个不同的黑色梦魇纠缠在一起,梦里才会有真实感,疼是真实的,恐惧是真实的,甚至连歇斯底里的哭喊都显得格外真实,虽然黑暗中看不见应该惧怕的,也抓不住想要的,可依旧觉得真实,甚至不愿意醒来,怕无法面对空洞的心,陌生的空气。或许湖面太过平静并不是最好的结局,死水,没有生命,没有喜悲,不懂疼,不懂难过。当然也没有快乐,一粒粒水分子像血液中那些异常安静的因素一样,太过沉静了。

半空中飘飘洒洒的花,没有一片是认识的,甚至是熟悉的,就像这充满敌意的空气一样,努力想找寻一些熟悉的气息或者记忆。开始想念那扇大大的落地窗,总有内心充满无限意的人会擦得一尘不染,可是窗前也仅仅是一方小小的天地,不会有这样恣意的雪,不会有那样繁华的街,当然也不会有此时这样的心无所倚。略显萧索的街道上,想走得慢一点,再慢一点,是因为不怕冷?还是因为麻木了?

一者不喜欢在喧闹的街头或者说任何人多的地方原地等待,虽然在等与被等中大都是被等。幼时,祖母孱弱的身影在一片明黄的槐树下等待我的放学归来,可在幼小懵懂的心里依旧能成为我坚强依靠,甚至是后来任何人都不曾带来过的安稳可靠;童年,哥哥阳光的微笑,静立班级门外的身影,放学铃响声响起后,宠溺的接过我书包的大手,多次出现在成年后的梦中;少年,不明了的小朦胧,放暑假时校门外不舍的温柔目光,久久不愿离去的倔强身影,现在依旧是心里最美好的记忆;这些年一直不变的是,家门口那抹纤瘦的身影一直在等,经历了多少,多少风经年……以至于后来我像个被人遗弃的小孩在无人的街头不知所措,漫天的恐惧像黑暗中那个抓不住看不清的梦魇,哭得不能自已,可不被疼爱的孩子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不是么?其实这个道理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懂了,是谁一步步把我捧成了流出钻石眼泪的公主,有是谁在一夕间让我失去了所有的宠爱。自此,害怕喧闹,害怕等待。

稚嫩的心怎么都写不出生命的厚重,颤抖的手再努力也握不牢眼前的悲怆。漫无目的的走在这陌生的城市,因为一阵熟悉的街头旋律想起的那些过往,让迷茫的心找到了要去的方向,开始努力去寻早有你的足迹,去我们去过的餐厅,走我们一起走过的路,点一样的食物,知道会吃不完,可依旧会忽视那些诧异的目光,只是想制造出你还在的假象你要知道这种思念出现的寥寥无几,可是每次一出现就会让人遍体鳞伤,然后我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躲在自己的世界里疗伤。用力握紧了手机,翻出你的号码,可始终没有勇气拨出去。记得有个朋友问我。为什么留那么长的指甲,为什么掌心的指痕从来没消褪过,你说我该怎么回答她。其实,我所求的并不多,只是想听一听你在耳边的温柔呢喃,只要一句“囡囡”就好。就这样不断进行着自我伤害,即使知道没人会再心疼,可我依旧选择画地为牢。

结局一开始就是被人已经写好了的,人生从来不允许我们放纵的爱,肆意的痛。曾经我们太年轻,年轻到显得那么幼稚,年轻到我们以为那就是一切,失去了,我们就会死,也或许正是因为年轻,所以我们义无反顾,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似飞蛾,像烟花。时间会让一切归于平淡,可平淡过后却回不去原地,留下的是修复不了的伤痕累累,只有在黑暗中才敢一个人默默地舔舐满身的伤疤,麻木的等着身上的伤自己结痂。可也会别扭的在伤口快要好的时候一点一点的把外面一层褐色的皮剥离,眼睁睁的看着淡红色的血液慢慢溢出……有时候会想自己会不会再像吸血鬼一般伸出舌头舔上去。后来,年少的我们什么都没我们的后来留下,不对,至少那些见不得光的伤痛是真实的留在了心口,然后不定时的,没有预兆的再狠狠地给你补一刀,让你对那些年的伤刻骨铭心。可这伤痛却像江南的梅雨,绵绵不绝的下一阵子后一切还回归于平淡,甚至是艳阳满天。满心的期盼着心底的伤能像夏天暴雨一样,想千军万马滚滚而来,暂即能归于平静,也不愿痛的如此压抑。

一个“晚霞满天”,勾起了多少的牵牵念念,多少的似水流年。初遇那年夏天,江南青石板巷的小雨下个不停却抵挡不住一颗禁不住诱惑的心,一直到现在都很感谢那个年少的自己,那个心里有着叛逆因子的自己。忘不了是怎样的心情,在一片迷蒙江南小镇里我们的相遇连小雨滴都像钻石一般珍贵,因为我们在茫茫人海中遇见了。江南水乡朴素简美的小巷里,青石板,一簇簇的青苔,砖墙,白瓦,橘红色的月季,闪着光的水珠,白衣少年,黄棕色站着一层雾气的发丝,百合雨伞,草绿色的裙子,调皮的踩着水洼的轻快步伐,一切的一切,不期而遇,美得给人一种心痛的感觉,定格成心底一帧永远都无法忘怀的水墨画。

雨,还在继续,却总会给人一种已停的错觉,在空中,融入了海藻般的雾气中;在河上,也以一种诡异的速度与河水合为一体。多像我们无法掌控的心。

想念年少回家路上的一路花香,想念我们当时的无知与无畏。不知道当时我们埋头一路寻找四叶草的心理,究竟是虔诚的渴盼祝福多一点,还是因为害怕失去而自己骗自己的成分多一点,又或许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曾经深爱,我们曾经义无反顾,哪怕我们一无所有。晚霞似锦,像极了妈妈每次深在我做完噩梦给予的温柔抚摸,像极了纯纯的爱恋,缱绻缠绵。晚霞下拉长的身影恍恍惚惚间给人一种天长地久的错觉,可手中的栀子花第二天还是会凋谢,不论我怎样小心翼翼,不论我怎样虔诚祈求。只因我们那时年少,只因我们不够强大,没有实力,没有成熟的心,所有的守护都会死在现实这个刽子手的刀下。

只是怀念,别无所求,因为我们都已长大,我们不再是失去彼此就会死的无知少年,我们只会淡淡的想念着那个陪自己走过最美时光被彼此融入骨血的人,小心的呵护着那些糖果一样的曾经,哪怕那曾经会让我们反复体会撕裂的苦楚,就像毕业典礼那天你宠溺的目光下掩饰不去的苦涩,就像后来我的世界里超级维体和午后红茶再也没有同时出现过,就像我们那个四楼的秘密基地荒芜了整个春天一样。

会在冬天某个太阳很好的日子,一个人漫步在陌生的街头,想找到当年的那扇橱窗,想再看看当年的那对泰迪(未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