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天路之歌

2015-01-07 10:03 | 作者:老桥 | 散文吧首发

一部青藏高原联网工程全景实录的电力大书;一首见证电网建设者们的英雄史诗;一幅电力同行迢迢天路架彩虹的宏伟蓝图;一曲“踏破昆仑山阙”的壮丽凯歌。还有一种作风、一种境界、一种价值、一种信仰、一种执著、一种真诚,一种国家电网人的精神海拔,撼动着我走进了《域飞虹》中,徜徉于字里行间,畅想在雪域高原,沉浸在深深回味里……

长篇报告文学《雪域飞虹》的作者徐剑,是一位军旅作家,著有导弹文学作品《大国长剑》、《瞰地球》、《砺剑灞上》等,著有“电力三部曲”:第一部是为2008年国家电网公司抗冰救灾而创作的《冰冷雪热》,第二部是为国家电网公司创新型企业而创作的《国家负荷》,这第三部以《雪域飞虹》命名,是作者第11次踏上青藏高原而写成的,被作者称为“也许将成为我的西藏写实系列封笔之作。”

我与军旅作家徐剑虽不曾谋面,但同经历军旅生涯路,同耕耘电力文学田,每每捧读他的大作,彼此间心灵在沟通,就像跟作者深层次的对话,尤其使我感触最深的是,每读一遍《雪域飞虹》,就像一道雪域飞虹,拉近了彼此间的距离,无形中在彼此心间架起了一道亮丽的彩虹,既像是与作者在促膝谈心,就如同伴随着作者的思路飞跃了电力天路。

这部书在第一章的《艽野大》里,详写了如何把“最后一个孤立电网”联通,这是国家电网公司领导的“大手笔”,刘振亚总经理站到战略的高度,一双睿目投向了青藏高原,他要送西藏人民一份“大礼”、“厚礼”,实施青藏联网工程,彻底解决西藏民生和工业瓶颈的电网结构问题,这艘瞄准国际电力先进水平、向“特高压”、“智能电网”目标进军的“央企大航母”却驶向了西藏,用光明服务工程电亮西藏,让西藏人民过上幸福美好的新生活,热情讴歌了国家电网公司决策者的大战略、大思路、大决策,将成为西藏建设发展史上的一座丰碑,写下了电力创业发展史的光辉一页。

《雪域飞虹》记录着刘总置身于青藏高原上,发出了进军青藏高原的动员令:“要发扬老西藏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海拔高、斗志更高,缺氧不缺斗志,不缺智慧。”

书中的正极篇以“艽野大梦”、“柴达木远”、“昆仑汉子”、“格尔木人”、“楚玛尔风”、“母亲河缘”、“唐拉雅秀”、“羌塘万里”、“热振藏布”、“龙腾藏地”等为题,亦如青藏联网工程一样,把书中的文字结构“联网”,这一个个美丽的名字里蕴含着多少动人的故事

书中还有“高明蜗居局梦高楼”、“虎父无犬子”、“格尔木城之父慕生忠”、“一位老人与一座冷山”、“军中姊妹花,为圆一个温馨小家梦”等,都有着一段雪域高原奇缘,奇缘的背后,彰显着国家电网人血汗挥洒青藏高原的宏伟壮丽诗篇。

“谁立唐岭唱大风”、“一家人与一个青藏联网”、“格尔木最多的绿色是军人”等都在展示着一个个英雄群体形象,在青藏高原海拔5000多米放光辉,成为青藏高原上道道特殊的风景。

书中人物形象栩栩如生,呼之欲出,读书有身临其境之感,仿佛就在身边:“刘可剑、喻新强、范天印、魏鹏、高明、李庆军、李海峰、刘云永、全生明、杨记宁、杨明凯等,从他们身上折射出新时代国家电网人的高风亮节,他们经受住了冰天雪地、高原缺氧的严峻考验,是挑战极限的英雄。

读了《雪域飞虹》后,我感到受益匪浅,我思想深处受到了无比的震撼,仿佛受到了青藏高原风、青藏高原雪的洗礼,感受到了一种大美,壮美,就像享受到了青藏高原的一道精神大餐。《雪域飞虹》,成为我心中一道亮丽的彩虹!

乔显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