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乡

2015-01-06 15:15 | 作者:刘丽娟 | 散文吧首发

良 乡

刘丽娟

早听说“良乡”是个好地方。因为学习培训有幸来北京师范大学分校区---位于良乡的京疆学院,耳闻目睹了良乡的繁荣与美丽。

良乡镇位于北京西南20公里,是首都的西南门户。自秦朝建县以来,因“人物俱良”而得名,是“首都西南郊明珠”,自古就是商贾云集之地。

良乡底蕴厚重。良乡积淀了古老文化与现代文明的交融,形成了健康向上、和谐文明、淳朴热情的良乡精神。除了众多历史文物古迹,还新建了昊天广场、太平庄文化广场等现代化的文化体育场所,多彩的文化活动,传递着文明的火种,愉悦着群众的身心。

良乡风景优美。昊天塔(多宝佛塔):位于房山区良乡东北1公里燎石岗上。相传建于隋朝,现存塔是辽代建筑,为五层楼阁空心式,砖木结构。郊劳台:位于良乡大南关村,俗称接将台。是清乾隆皇帝郊迎犒赏出征凯旋将士举行盛典之所。1860年虽遭英法联军烧毁,仅存御碑亭的内外各八根汉白玉八棱石柱框架和御碑,仍巍然屹立了140多年。乐毅墓:与郊劳台隔京广铁路东西相望,是战国时代名将乐毅的墓地。三国时诸葛亮曾自比管仲、乐毅,因乐毅号望诸君,所以乐毅墓名望诸君墓。

良乡人淳朴善良。远离家乡,异地求知,尽管学习、生活条件不错,可心里总是酸溜溜、沉甸甸的。想家人、亲戚、朋友、同事。

周六同行者结伴出校游玩。我因来过北京看过几个景点故而没有同行。一人从图书馆出来,独自在宽阔的校园里散步,心里更是空落落的。

“妹子,是这次来学习的吧?”一位在校园打扫落叶的清洁工大姐笑呵呵地和我打招呼。

“是啊,来我帮你”。我走过去双手撑开硕大的鱼皮袋子,和她一起装起落叶。

“出门在外,一切都不方便。你们住5号楼吧,你看那是综合楼、那是艺术楼,那儿是科技楼,你们学习都在这三个地方......”大姐像个内行的校导,“餐厅在那,三楼是回族食堂。我今年54了,两个孩子打工挣钱,家就在附近的村里,你有空我带你去我家里玩玩......”大姐滔滔不绝足有六七分钟。

我被大姐的热情所打动,心里顿觉暖呼呼的。仔细打量,一双粗糙的双手,圆圆的脸盘,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岁月剥蚀,刻在脸上的道道褶子足以证明她是一个勤劳、能干之人。

周日上午,我又碰见她在树下扫叶子。不时用搭在脖子上的围巾擦着流淌的汗水,灰色的外衣仍在袋子旁边。我悄悄地走进餐厅,买了十几个热乎乎的包子递给她。

“妹子,这可使不得,你们发的钱是有数的......”她一个劲地推让。

“吃吧,大姐。”我硬是塞到她的手里。

“我吃过了,你们快吃吧,别凉了,肉馅的,是一个来学习的妹子买的”她提着包子跑到周围四个同伴面前,挑好的递给她们。那四个女人嚷嚷着、推让着,我静静站着,默默地看着她做人做事。

这时一个拉三轮车的老汉过来,她迎上去,把最后的三个包子连同塑料袋子放到车前的小袋子里,自己又去把装满树叶的袋子往三轮车上扛。

我分明看着她一嘴包子也没有偿。

我慢慢地走向住室,一路想着,叹着。

在餐厅,餐饮人员笑容可掬,耐心给带着方言的学员解释。饭后,忙着为一些忘记自送餐具的学员收拾碗筷.......

走出餐厅,我回味着、感叹着。

良乡,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一轮轮滚烫的太阳,为人们发着光和热。

良乡,我不会忘记。

良乡的人,我一直记得。

不是故乡的良乡,我一直一直都会记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