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回锅肉

2015-01-05 17:18 | 作者:春天的地铁 | 散文吧首发

一直以为会做饭的男人就是好男人,所以我固执的学会了做饭,经过十几年的挥铲如,厨艺依旧是不敢恭维,炊烟袅袅,青渐逝,在唇齿间的回忆里,只有那一手回锅肉让我有了几分自信

有人说有味道才会有情,印象中的四川男人个个都有一手回锅肉的绝技,厅堂之上,阡陌之间,一铲一铲的叮当声里,到处都是回锅肉的味道,用四川话来讲,那是很巴适的。

所谓回锅肉,网上众说纷纭,版本众多。。

其实往简单的来说,就是把一块煮熟的肥肉切成片,再往锅里烹制一回。

说来也奇怪,经过锅碗瓢盆的一番忙碌后,原本死气沉沉的肥肉,竟然在刹那间,化腐朽为神奇,不仅香气四溢,而且口感肥而不腻,一下鲜活起来了。

无论是深宅大院,还是茅舍农家,在四川,回锅肉就是一道谁都可以吃,谁都能够吃得起的菜。

翻开那些与回锅肉有关的文字,我更喜欢巫昌友在巜绛溪笔谈》里的说的那一句话,“生活就是一盘回锅肉,爱情就是一盘回锅肉”。

对于这样很“生活”的比喻,我是既懵懂又感觉新鲜的。

想一想, 如果生活是一潭死水了,我们只要学会了回锅,那又该是一幅生龙活虎的场景了。

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如春风吹皱了一池春水。

记得碧玉曾经日记里说过,初见刘老师,自己就被碗里的回锅肉打动了。

说实话,我是不怎么懂少女情怀的,人面桃花也好,杏腮带羞也罢,一个老男人仅靠一盆回锅肉就俘虏了少女的芳心,还是让我悄悄艳羡了二十余年。

艳羡归艳羡,不过我更想知道刘老师的那盆回锅肉究竟是什么样的味道?

究竟是蒜苗回锅还是青椒回锅,一直都是一个谜,刘老师没有说,碧玉也没有说。

在玉成乡下,相亲一般都是在玉成上完成,听河水叮咚,看黄角树滴翠,一对陌生的男女就在桥的两端,开始了

最初的相识。

如果彼此有意,女方就会接受男方的邀请,在桥头方老太婆的茶馆里喝茶。

喝茶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中午男主角要为未来的丈母娘做回锅肉才是真正的考验。

在老人们的谈笑中,不知道有多少俊男才子因为一顿回锅肉,而饮恨情场。

巫昌友曾经说过青春是不堪百度的,回头看看刘老师与碧玉二十年的爱情长跑,因为周老师的一盆回锅肉,这个故事温暖美丽了许多。

玉成桥不长,回锅肉却别有一番滋味。

玉成桥清浅,倒映的不过是青春年华。

看了太多一见钟情的电视桥段,叹了多少无端分手的现实,我对郎才女貌的肥皂剧早已深恶痛绝。

每天离婚的人那么多,每天的海誓山盟可笑得离谱,难道爱情只是一个童话般的传说?

直到我见证了碧玉与刘老师的爱情后,才相信拴住了女人的胃,也就拴住了女人的心。

光阴渐去,谁都会有自己的那一盘回锅肉。

记得刘老师曾经说过,爱情就是要不断的回锅。

我若有所悟,如果没有当初的那盆回锅肉,碧玉会等刘老师二十年吗? 这是一个不该有的假设,也许连碧玉本人都无法回答上来!

天渐冷,我似乎又闻到了回锅肉的味道

可能是受到刘老师与碧玉老少恋的鼓舞,我的厨艺竟然像蜗牛一般的在提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