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

2014-12-27 10:49 | 作者:天街小雨 | 散文吧首发

文/天街小

想,沿海岸线奔跑,一钩罗袜触及海天相吻的弧痕。然,疲于奔命、持之以恒后,那预期的依然在远方,似乎原地踏步未变。弧痕,依然魅惑在远方,可望不可即地炫耀着难以走近的精彩;

想,携两朵北国的花,镶嵌在江南的门楣上。然,还未走出掌心的经纬,这洁白便融化为两滴蕴含故事的清水。它不愿逃离自己的归宿,只有冰寒才可以让它恣肆着那份圣洁的妖娆。江南太远,聪明的两朵雪,宁愿将泪洒在北国的怀抱里……

远方,究竟有多远?我不知道,就像难解的人生方程,未知数无法宿求。于我而言,远方是一个,一个摒弃掉现实的泥淖而以清新存在的梦。期许远方,期许一个梦的力量。如若,前行的力量才得以贮蓄,人生的航船才有归港的目标。

远与近,本是矛盾的。而有时,情感的舵将撑出不一样的结果。世间之事,去繁就简,岂不是快哉?生活本就烦忧,人为自扰,无形再增加于一种重荷,那是对生命的糟蹋与不珍自己的表现。一眼可以看透,却要千万次回眸才知晓;一步可以踏入,却要跋山涉水才到达;一句可以承诺,却要无数遍重复才相信……明明简单,却因了心思的辗转而浪费过多的经历。近在咫尺就可得到的美好却要人为推向远方,千回百转后发现,一切都在身边,一切都在眼前,一切都在心间。那远方,是梦,但梦的载体,原来就是近在咫尺的人与事。

远方,究竟有多远?我不知道,也许它带有离别的愁味。

某天,儿子突然说:“妈妈,上大学,我就去远方了……”随口的一句话,于儿子毫无别的意思,而对我,却莫名有了愁味,同时夹杂一份伤感。想想,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从幼稚童年到懵懂青,从简单的小男孩到有主意的帅小伙。快乐悲伤无奈、生气、茫然无措、欣喜若狂……林林总总,一个母亲付出了多少眼泪和心血。母亲是儿子一生里第一个接触的女人,却是一个永恒的将爱释放的女人。不背叛,不逃离,无论多少艰辛磨难都不会动摇。将最好的都给了儿子,将最美的都给予儿子。这个女人是爱儿子最真最纯最无私的,哪怕儿子不理解不懂事,她都相信玉终究会琢成器。想,某天,当儿子真的去了远方,那份孤独是我不敢想象的:偶尔的电话联系,假期归来,离开,归来,归来,离开…… 其实我是个不敢设想太多遥远之事的人,一旦触及,总会滋生些许感慨,心境,自然就差了。但我看着书桌上高高的复习资料,看着灯下儿子学习的背影,我更知晓,远方,也是儿子的一个梦,而梦的载体目前就是我。我会辅助他,鼓励他,纠正他,点播他 ,向远方而冲刺!他不可能永远在我的身边,小鹰总要有展翅独立飞翔于蓝天的时刻!远方,等着儿子,当他的梦开花的时候,我最大的享受,就是盈一身幸福欣慰的香气。

如此,远方的愁味里,有了成功的味道,那是艰苦付出后的回馈。

远方,究竟有多远?我不知道,也许它含有思念的苦味。

那天,在听《最远的你是我最近的爱》,不知道多少年了,依然能听出不同的感觉。爱在远方,这世间有多少真爱总是隔山断水的。也许恰恰因为一份艰难于期间,才更显珍贵。“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伟大的感情态度并非任何人都可以尝试。物欲横流,金钱至上,这个社会里,“情”多少有了贬值。人生苦,及时行乐,无数人以此种心态存在于生命每天,值得理解。然,红尘一世,当两鬓斑白时,是否有充实欣慰的满足?当满脸皱纹时,是否有无愧己心的自喜?是否有一段情缘在生命的轨迹上展示过?情,于心,情义无价,总可以冲破山水阻隔……你在天之涯,我在地之角,然,天涯亦可咫尺,心是相依的纽带;同床异梦,虚无形式,近在咫尺却也是远在天边。心若是没了爱的分量,又怎能托起厚重的一生一世的永恒?那天你说不能常陪在我的左右,但是心却都给了我……我笑一笑,因为我知道这不是谎言的美丽。能够站在远方的渡口望穿天涯等爱的女人,是钟情于一场风花绝恋的,不求结果,不求同行,只求在最美的年华与你倾心遇见;能在远方的犷野伸开双臂等爱的男人,是懂得一生守候之道的,只求惦念,只求安好,只求在人生的风雨里看到所爱女人的晴天……

如此,远方的苦味里,有了爱的味道。那是融入责任后的相思。

其实,我也喜欢眼前喜欢触手可及的快乐。似乎这更是一种稳定与安宁,是一种最真的生活常态。可我发现,世间美好,往往都是努力争取后或者山重水复之后的豁然开朗,这种幸福快乐要远远大于唾手可及的事物。也许,这恰恰是生命过程里的某种感悟:经历过,才是最美;争取过,才是最真;千回百转过,才是珍惜。

那天,我登上学校东面的城墙,这座历史古城早就换了新颜。放眼望去,突然觉得开阔了很多,从前的那片树林不知道何时被砍伐得精光。我看到远天的白云丝丝缕缕任游在空中,那浅白,要投影到远方的地面。我看到远方的田地是秋割后的空旷,任凭风过了无痕。我看到了我的视野所及的尽头……但我知道,纵双眸决眦,远方还在远方,没有尽头……

也许人活着,生命历程里有无数未知的“远方”,召唤着你,等待着你,诱惑着你……你的生命,才有了奔头,才有了意义。

青春年少时,我总想背起行囊,去远方。看山看水,听风听雨。总想吸一口江南的气息,感受历史名城的魅力。秦淮河畔的浪漫,小流水的温雅,听丝竹从古巷韵流,摸一摸二十四桥的温度,看花折伞下女子的步态轻盈,找一找陆游和唐婉的影子,从此更知晓“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这《钗头凤》的相思与无奈……也总想双足踏入沙漠,觅不到古堡的影子却可以触摸到黄沙的温度,找寻三毛的足迹嗅到情爱的味道,也幻想遇到西域番邦的人来一场穿越的机缘……那时,远方是一个青春的信号,放荡不羁,冲动惩罚,我行我素于天地间的放肆。不过,那也是一种美,一种敢爱敢恨敢说敢做的直白。

而今,远方,我依然期许。只不过,不再孤独前行,希望有你相随。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闲敲棋子谈古论今,一起奔跑于犷野,一起纵横于人生四海……也许,远方的梦仅仅是我一个人的憧憬,无奈的束缚将你桎梏于红尘琐事。然,无论你我谁去了远方,都带着另一颗心同往。心在,眼在;心在,耳在;心在,感受在。一起看山水之美,一起听风声雨声,一起感受四季的曼妙。从此,自然万物属于两个人的故事。

远方,究竟有多远?我不知道。只晓得:心在,就不远了。

那天你问我,何时来远方?我说,大约在季。如今,雪花飘飘,冬开始了一半的上演,而我的远方之行却依旧没有付诸。我想,快了快了,真的快了,因为据说,今冬很漫长……

更何况,你知道吗?其实我早就去了远方……一颗火热的心,一直在你身边。

远方,究竟有多远?我想我知道了。有一天,它会在我眼前,将我融入其中,好近。

那时,我的梦开花,香,盈你我。

原创QQ112373536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