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甲午的尾巴上

2014-12-25 22:15 | 作者:默梵 | 散文吧首发

* 等 待

这才是一场长久的等待,在征程上

人啊,越活越清楚自己要什么

栽入一个方向,身躯单薄迎向风

只是,那灯火阑珊处

是否也会有人亮着一盏蜡烛

轻轻说,默梵,我在这儿

我便笑脸盈盈朝着那闪烁的火花前去

以前总希望,有个人可以

耳鬓厮磨

软语温存

在坎坷面前,就那样握着我的手心

柔柔望着我的眼,一起走

或是一个伟岸的肩膀

每次疲惫不堪的时候

能让我以任何姿态尽情躺下

包容我的假矫情

和一切...

敢攀登山岳,傲视群雄

也甘愿为你,低入尘埃

我发誓

而我们,是否真的就能在风尘里

等到那个人呢?

如果可以,请容我站在风中

紧紧圈住那腰围,不再放他走了

也许我为这份迟来的

说一句我爱你 ,爱你

* 失 败

那若隐若现的纹路,一道道写在脸上

说起来也是自己选择的道路

他们说这黄金时段里

总有点儿什么值得你动真格

比如尽力赚钱

一次失败便哭得像个孤独患者

就在黑暗深处

明了,此世已无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往昔总能烟消云散

谁都可以东山再起

所以

任何安慰的话语都不会是一剂良药

竟学会了绝口不提

我感慨着亦茫然着

说几句不负责任孩子

我并不喜用太理智的活法来平度此生

若能

永远做个蹲着的思想者

若能

带一阵暖暖的风

去飘荡,飘荡

* 说 谎

她的眼中闪烁着泪花,就站在雨林里

我很好,我不敢说谎

只是我还脱不掉愤青的壳子

她知道的

缘分妙不可言

有些话我不用说

她总是会懂

我在她面前,是一个赤裸的孩子

我不敢说谎

要轻轻笑,轻轻地跳跃

她教会我的

不必害怕明天,怕只怕,昨日

她也说,会牵着我的手

在每一次蓦然回首的时刻

欣赏那山长水阔

* 不 哭

偶然看见便利贴里的一段话

妹妹写的

“青丝变银丝,等毕业后,发现父母褶皱的额头上,满是白发,这才意识到,父母老了,而我知道,两辈子要一起活。”

鼻子酸酸的

我一直把她当小孩看

那个喜欢穿着坎肩

奔走于田野

晒得脸蛋黑黑的

每次被揍

就爱钻进床底的孩子

是啊,她20岁了

而我,已走了三分之一的人生

而父母,只剩下三分之一的人生

轻轻远去了

我们说好的,不哭

* 洒 脱

我要用一种更加洒脱的姿态来度过余生

任裙角和长发一起飘扬

少点儿计较,少点儿忙碌

能在每个醒时分

低下头颅 静静写信

如此甚好

或者,我可以来一场深刻的反省

在这个假性命题里

下一个分道扬镳的人会是谁……

而我们似乎也未曾远离

呵,是什么动了我的心弦

你一笑,所有的生疏都瓦解

刹那,便绽放出无声的美丽

洒脱,如你,似我

后语:喜欢的话

(有许多诺言

许下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

我们无法实现它…… )

默梵QQ:405425818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