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路东西路

2014-12-24 07:51 | 作者: | 散文吧首发

南北路

我撑着洁白色的花伞独自等在这白纷飞的南北路,

已经等了五百年了。

大雪纷纷扬扬地下在南北路,

我全身的血液冻得凝固。

可我还必须得等待

在南北路。

东西路

我拿着南针仔细地寻觅在这荒无一人的东西路,

以期找到通往南北路的缺口。

没有源头没有尽头的东西路,

与南北路只有一条通道。

我必须仔细,因为在东西路,

一旦错过,不可回头。

南北路

时空表显示,已经到499年364天23时55分了,

我的心脏开始咚咚地跳。

只要雪还在下,就还要坚持。

只要雪还未化,就还有希望。

我开始疯狂地奔跑在南北路,

从南到北,从北到南。

尽管我知道,

在南北路,可以回头,却永远找不到通向东西路的缺口。

东西路

时间快到了,我必须加快脚步,

走了五百年的鞋子早就磨没了鞋底。

突然,我感觉大地一颤,而后旋转,

手中的南针奇迹般地从东西路指向南北路。

我欣喜地向南北路加速,

又加速。

南北路

白色的伞被丢在了一边,

白色的高跟鞋跑丢了,

双脚深深地陷进雪里,没到我的膝盖。

我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

因为泪水一旦碰到雪,就会加速预言的到来。

23时59分40秒!

23时59分50秒!

23时59分55秒!

我再也坚持不住,

焦急的泪水划过脸庞,落到雪地上!

顿时,下了五百年的雪融化为一片汪洋大海,

水,渐渐淹没了我的双脚、膝盖,

水位继续涨高。

东西路

飞快的速度使我像风一样,

时间不够了,我还得加速!

然而,就在我不经意间的一转头,

我看到了那双我寻找了五百年的眼睛淹没在一片汪洋里。

那双眼睛也看到了我,欣喜又凄楚。

飞快的速度使我无法收住脚步,

我竟无法回头,只能向前走。

原来我走的仍是东西路,不是南北路。

南北路与东西路

每隔五百年,地球就会逆转90°,

于是,东西路变成了南北路,南北路变成了东西路。

五百年前的预言,他们只知道一半,

五百年内,若找不到她,她将被五百年的大雪所淹没,

那另一半是,

地球逆转的时刻正是他与她到五百年约期的时刻。

五百年的等待,等到他的只有那一秒。

五百年的寻觅,看到她的只有那一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