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容颜

2014-12-17 21:21 | 作者:鸢尾花 | 散文吧首发

一直觉得文字和人一样,是有容颜的。

有时,对着镜中的自己,再看我的文字,总想找到一处相通的地方。看着自己不断浸染了经历和岁月痕迹的张面孔纹,我就想:我的文字中是否也一样开始长出了那条新生的皱纹。有一段时间,我害怕镜子,害怕它照出的我的容颜。我偷偷的躲在镜子的一侧,看着生命的张扬和老去,却不敢直视和面对。尽管我比同龄人看上去要年轻好几岁,依旧被自己的容颜深深摄住了魂魄。

于是,我的文字,便也有了容颜。它们笑着、跳着、忧郁着、彷徨着、浸满了成长的痕迹。有时,是一张少女的面孔;有时,是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有时,却又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妇人。我在这些角色的不断转换中,不断变幻着容颜,也让我的文字刻满了生命的印迹。而我,则躲在一朵花的背后,看一朵朵文字的花,或盛开、或零落……

我记得有个朋友说:别再写那些忧伤的文字,它总是让我透过文字,看见一张愁容和一双忧郁的眼睛。我不信,后来,我看到了镜中的自己,诚然,那确实是一张很少有笑容的面孔,再加上那双含泪的眼睛。从那之后,我知道,文字的容颜就是自己的容颜。它也会随着不同的文字,折射出不同的面孔。后来,我学着去写一些哲理性的故事,并透过这些故事,长出一双睿智的眼睛。后来学着放下一些世俗的执念,放下那些不值得在乎的东西,我的文字里,竟然有了难得的安静,再看自己那张面孔,我也看到了久违的平静和美丽。于是,我知道文字的容颜,彰显了自己内心的容颜,在这之后,便是你的那张或忧郁、或愤怒、或计较、或安静平和的一张脸。

时候我就想,文字会不会也老去,就像天的花开,天的雁归。会不会,也像秋风扫落叶一样,透着秋天的况味。或许,这个世界上一些文字就如同人一样,经历着青春、成年、中年和暮年。也经历着含苞待放、倾城盛开、无奈的枯萎和不舍的零落成泥。譬如李清照的文字:从“争渡,争渡,误入藕花深处”,到“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再到“寻寻觅觅,凄凄惨惨戚戚”,一直无忧无虑、一路缠绵,一路清醒,也让我们从她的文字里,读到了一张日渐沧桑的容颜。

但是,有时文字没有容颜的变化,就像品读白落梅的文字。我一直看见的是一个淡泊宁静的女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是禅意。我想,她的眼神中应该是一滩平静的碧波,她的人,也应该静如一株兰花,清雅脱俗。再读小禅,我总觉得那是一个活的最真实的烟火女子,有时张扬、有时随性、有时淡泊、有时热热闹闹、有时安静如水。喜欢她的真实,更因为文字看到了她的睿智和不老的容颜。还有张玲,这个用一生去写倾城之恋的女子,尽管低成尘埃里的花,可与我,总是看见一张跳出文字之外的那张冷冷的面孔,和旁观者的冷眼。尽管精致无比,却总是有一股凉意。她的文字犀利和现实,却没有老去,没有老到沧桑和沟壑纵横。是的,这就是错觉。文字的错觉。

如果文字一直浸泡在烟火的红尘,文字的容颜就会有烟火的生机;如果文字一直泡在一杯绿茶里,文字的容颜就会有平静和淡泊;如果文字一直和蜂蜜水浸泡变软,那么,文字全是甜蜜的味;如果文字总是和老姜一块食用,文字容颜便有了辛辣的味道……而每一个写文的人,也因为这些不同的文字,便拥有了不同的容颜。

有时候,我们总是去揣测每一个写文者的容颜,也总想透过他们的文字读到他们的容颜。其实,你能读到的只是一个写作者内心的容颜,却很少读的到文字和面孔相差无几的容颜。事实上,他们都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有一颗一直因为写文字而不断年轻,不断平静,和不断睿智的面孔,这才是他们真实的容颜。我想,这就是文字给的容颜吧!

容颜总会老去,可是,文字的容颜也许一生都未曾衰老。就像台湾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出版情诗的诗集一样,它只是一种心情和智慧的载体,她是一个人思想的精髓,却也是我们可以用心去印证的美好!而我,希望自己的文字在忧郁之外,更多的是理性和平静,更多的是思考和睿智,那么我的文字容颜也就成熟和成长了。

所有的文字都隐约有着时间的刻度,也就是心里刻度。而这,都是文字的容颜。

2014、12、17

评论